亲子入浴交尾中文字幕高清完整视频亲子入浴交尾中文字幕

      韩栗不顾形象,直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在刚刚那时候,他感受到了死亡的来袭,那种恐惧感伴随着肾上腺素的到来,令他至今心脏还在不停的快速跳动。

      不过,他脑子却没跟随着紧张感一同跳动,反倒是开始思考起来。

      ‘救救我····’这句话他绝对没有听错,那个声音在最后说了这么一句,所以,那到底是什么意思?

      总不可能是要让自己去救她吗?可是这都阴阳俩隔了,莫非要让自己进行通灵什么的?可这咱也不会啊。

      “你,你在想什么?”

      黎安和他一样,颓然的坐在地上,只不过貌似是因为有帅哥的加持,哪怕他和韩栗的坐姿一样,却也显得他更加帅气一点。

      “你在最后,听到了最后那句话吗?”韩栗抬起头,用询问的眼神看着他。

      “救救我···对吗”

      “对”韩栗点了点头,“你想一下,在什么情况下,才会让一个看起来像是高中生女孩说出‘救救我’这种话”

      黎安脸上露出沉思的表情,在片刻后,他缓缓说道:

      “是遭遇了什么无法反抗的事件?比如说,欺凌?又或者是家庭关系什么的?”

      只能说,黎安不愧为韩栗最铁的兄弟,就连脑回路都这么惊奇,在别人还在后怕并且疑惑女孩为什么会消失的时候,这俩人已经开始讨论起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了,只能说拥有这份心理素质的,可能只有疯子了吧。

      毕竟,只有疯子才没有后怕这种情绪。

      “都有可能,还有这个,她胸口处的伤痕以及手上握住的尖刀,肯定是代表她的死法,她是被刺死的,一刀直接捅入胸口,然后在里面旋转了一圈拔出来后,才能制造出这么大的伤口。”

      “所以凶手,一定是成年男性”

      “等等··等等!”黎安一口气说了俩个等,他皱起眉头,不解的问道,“怎么就变成成年男性了?只是胸口被刺入一刀换做是谁都有可能做到的吧”

      “的确,被刺入一刀谁都可以做到”韩栗站起身,边说边朝黎安走了过来。

      “喂喂,你这家伙想干嘛,冷静点啊!”黎安看着步步紧逼的韩栗,不禁向后挪了俩步,脸上不自觉的带上了恐惧。

      这不能怪他胆小,在上次韩栗对他露出这种笑容后,他就体验了一次从三楼飞跃而下的快感,而哪次快感,让他在医院里整整躺了三个月,而韩栗还活着的标准,就已经证明了二人的关系有多铁了。

      不然他家老头子早就将韩栗五花大绑扔进粪坑了。

      “别吵”韩栗蹲下身,手放在他的胸口上,“你自己想想,如果是你,将刺刀插入这块骨头中,会有什么感觉”

      说着,他按了按黎安的胸口。

      “这块骨头,你是说,凶手在用尖刀插入胸口后,还用蛮力向侧边旋转了一遍?那的确是成年男性,毕竟其他人没这种力量”黎安皱着眉头说道,“可这样子很困难吧,如果是突然袭击,在有人的·····”

      黎安说到这里就停了,他的双眼中浮现出思索,“所以,凶手行凶的地方,没有人看见?”

      “对,这样子就可以排除掉在意外杀害,因为那个凶手,肯定是抱有目的以及强烈的恨意”

      “他因为怨恨这个女孩子,才会费劲心思制定了这么一个周全的计划,在没人看到的地方,将女孩诱骗至此,然后一刀刺入,旋转后并逃离了现场。”

      “可令我疑惑的始终只有一点,为什么,会有人因为怨恨,而去杀害这样一个高中生呢?”

      韩栗皱起眉头,他感觉到事情有一丝不对劲,按理说,杀人手法与动机都得到了一个大致的结果,剩下的只要找出这个女孩是谁,然后配合之前的推理就一定能得到结果。

      只是···心中的这一丝违和感是怎么回事?

      “有没有这样一种可能,女孩在夜间出了门,然后一个人走到了偏僻的道路上,被一个杀人魔给看见,然后一刀捅死?这样不也符合意外杀害了吗?”

      黎安饶有兴趣的说道,看得出,他很享受思考并推理的过程,只可惜,全是错的。

      韩栗摇了摇头:“女孩子一个人为什么会夜间出门而且还偏偏走到了偏僻的道路上又能遇见一个杀人魔?你不觉得这一串的事件小到可怜吗?如果彩票和这个相比,我倒觉得彩票的可能性更大一点”

      韩栗一连串的发言堵着黎安说不出话来,他只能尴尬的摆了摆手,谄笑道:“可能,只是可能”

      “不排除这种可能,不过我们现在还是将注意力放在可能性大的身上吧”韩栗摇了摇头,“先回去吧,我大概知道那女孩想要做什么了”

      “做什么?”黎安站起身好奇的问道

      “怕是伸冤一类的”韩栗看了他一眼,“或许这就是获得道具的原因?每日任务的奖励其实就是给我们一件带有冤魂的器物?让我们去摆平他们之后就能获得奖励或者信任之类的东西?”

      “总之,既然你已经触发了这个任务,就先帮你完成吧,还有,下次像这么危险的任务不要随便作死啊!”

      说着,韩栗摇着头朝着远处走去。

      “喂,我那不叫作死吧!那叫···叫意外”

      黎安涨红了脸,嘴里满是‘接任务怎么能算作死呢,任务者的任务怎么能叫作呢’随后就是满口难懂的话,什么‘三次元的家伙太差劲’‘果然还是二次元什么的最棒了’之类生涩拗口的话语。

      一段时间后

      透过车窗看着布加拉迪后座的那本红色书本后,黎安突然诞生出了立刻逃离的想法,但思考了片刻后,发现自己逃也逃不到哪里去,于是便欣然接受了这一切。

      “查到了吗?”刚坐上副驾驶的韩栗立刻问了句不明觉厉的话。

      “还没有”黎安有气无力的说了句,“你以为我是什么?二娃吗?随随便便就能获得第一手资料?话说就算二娃也没这本事吧”

      “那怎么办,就在这里干等吗?你为什么不会见闻色啊!这样不就可以预知未来了吗”韩栗靠在椅子上,一脸不满的说道。

      “我他妈····”

      黎安握紧了拳头,随后又松开,并缓缓吐了口气,他明白,自己吵是吵不过这家伙的,额,打也可能打不过,这件事他在精神病院就试着做过了,毕竟那里打人不犯法。

      然后,他就被胖揍了一顿。

      “你还在写小说吗?”黎安重重地靠在椅背上,刻意找了个话题问道。

      “不然呢,我只喜欢这个了,你让我去公司当一个零零七的社畜,那我会把那公司一把火全给烧了的”

      韩栗双手交叉,放在后脑勺,就差没在嘴里叼根草了,毕竟那样子会显得更加帅气。

      “这的确是你会做出来的事情”黎安苦笑了一下,随后看着已经躺倒的韩栗说道,“我总感觉你这家伙,根本不像是正常人,一点害怕的情绪都没有”

      “你好意思说我,还有,谁说我没有的”韩栗立刻反驳道,“我也是人,但是我对于鬼怪的认识和普通人不同”

      “不同?”

      “在我的印象中,他们曾经也是人,只要是人,就代表着是我整天看到的东西,那我为什么会害怕他们呢,我会害怕的,只有隐藏在黑暗中的未知,因为那是种我的确不知道的东西,就像”

      “这个软件一样”

      黎安呆愣了几秒,点了点头,怔怔道:

      “确实,这种东西到底真的挺令人害怕的,出现的太奇怪了,甚至不知道这个世界上,到底有多少人拥有这款软件”

      “毕竟内测玩家这个字,太显眼了啊····这其实就是款游戏啊,以人的性命来做的真实游戏,啧,按理说,我应该还蛮开心的”

      韩栗露出一丝有些癫狂的笑容,也只有在这种时候,他才会像一个真正的精神病人。

      他是不被人理解的家伙,是隐藏着黑暗深处的游荡者,因为现实的框架而将他这种人彻底的束缚住了,可一旦这个框架没了,那他这种人,就会彻底自由。

      而彻底自由所换取来的,就是无穷的冒险精神,对于这些诡异案件产生出的冒险与好奇心态,对于他来说

      可真的是超棒啊!

      【铃铃铃】

      “信息来了”黎安看了一眼他,平淡的说道

      ——————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