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app下载地址在线观看

      “不吃葡萄倒吐葡萄皮。”随着黑绒绒声音的响起,声控门嘎吱嘎吱的开了。在两米的大门后,竟是一个灯火通明的大厅。相比于外面村庄的破败衰落,门后的大厅仿佛是另一个世界。

      苟活一边观察大厅一边走了进去。入眼的首先是大厅中央是一张硕大的圆桌,圆桌旁放着13把椅子。

      大厅十分的明亮,可是苟活看了半天也没有发现光源在哪。看向穿山甲,问道:“小黑啊,你们这里为什么这么亮啊。”

      穿山甲又突然兴奋了起来:“您发现了啊,我们这里的照明完全是靠石壁内的矿物质自身所散发的自然光。无公害,无污染。我们将墙壁磨至光亮可以透出,这样就能保持大厅的明亮度。

      这种新能源,已经维持了这个大厅近40年的照明。这绝对是一种跨时代的产物。我们管这种矿石叫做稀朢(wàng)。救世主大人,您要来点嘛。一块一立方米的矿石不要99998,不要9998,只要998。只要998,永久光源带回家。”

      “所以你兴奋的点真的好奇怪啊,在做介绍的时候就会突然兴奋,请问你的能力是什么奇奇怪怪的推销之魂嘛?我不打算在你们这里投资实业啊,我也没有998啊。你兴奋个什么劲啊。所以光源是矿石,那你们有没有研究研究这个矿石?它除了照明有没有其他作用了。”苟活问道。

      “研究人员似乎在研究,好像现在有了一点成果。不过具体的我也不太清楚。”穿山甲回答道。

      苟活也就没再追问。看向大厅的墙壁。

      木门正对着的墙面上挂着一幅画,画中是一根悬挂在天上的青藤。青藤上挂着七个活灵活现的葫芦,分别呈赤橙黄绿青蓝紫七种颜色,十分的逼真。

      如果不是看到了周围的画框,苟活还以为这是什么监视投影,看到了外面的景色一样。

      苟活认真的观察着这幅画,第一时间就有了一种感觉,这一定是葫芦兄弟之前生长的那根青藤。

      苟活十分的疑惑,如果没错的话,葫芦兄弟应该算是‘精怪联盟’的生死大敌,为什么在‘精怪联盟’的议事厅会出现葫芦兄弟的产前彩照(无误)呢?

      他看向穿山甲,问道:“你们的领导层是不是哪里不太对劲,为什么会把生死大敌挂在大厅里啊。每天看着墙激励自己么?还是每天对着墙发泄一下不满的情绪?精神胜利法?”

      穿山甲尴尬地说:“我也不是领导层啊,我就是个天真无邪的带路党。我唯一的任务就是把您带到这儿。我们进来以后大人们应该很快就知道了,马上就会来的。”

      穿山甲话还没说完,身后的声控门开了。这时苟活才发现,在这个超过200平米的大厅里,竟然只有他们进入的那唯一一道门。

      走进来的,是一个十分美丽的女“人”。她有着一头美丽的长发,仔细看去头发似乎在微微晃动。肤白貌美,只是有点儿网红脸的感觉。

      继续观察,青色的长裙外,一袭淡绿色的轻纱包裹着凹凸有致的身材,可谓是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不错不错。

      再往下看,哎哟,这大长腿。诶?不对,这里是精怪联盟啊。怎么会混进来个人啊。

      还没等苟活问话,这个美女已经走了过来,向他伸出了手,说道:“你好,我是精怪联盟的创始人。青贞素,你可以叫我小青。也可以叫我蛇女士。看你的着装,你应该就是救世主吧。十分欢迎你的到来。”

      “所以我就说,靠穿衣来判断是不是救世主到底是谁教你们的啊。这也太不严谨了吧,这随便一个人穿点儿不一样的衣服就是救世主了?哦,所以你是一个蛇精?一只?一条?一根?可为什么穿山甲就还是穿山甲,你看起来就好像一个正常人一样啊。”苟活觉得自己的三观需要重建。这个世界的一切好像都不太正常。

      “我是这个世界第一个开启灵智的精怪,如果不算葫芦兄弟的话。所以我修炼的时间比较久。我的传说也流传很多年,那首脍炙人口的青城山下白...”

      “停,串台了。所以你是修炼到人形了?还是你可以变成人了?你们是都可以修到人形的是嘛?只要没被炖汤啊什么的。那你修炼多久了啊?”苟活看着蛇精问道。

      “到现在,已经66年了。大约在40年前的一天我突然就变为了人形。而且无法再变回原形。可是其他精怪好像无论怎么修炼都无法修成人形。”青贞素回答道。

      “所以是和修炼时间没什么关系的啊,那你说你修炼的时间比较久是什么意思啊。炫耀么?你这属于基因突变知道么。这要是放到我们那儿是要切片研究的。”

      可能是受到觉醒能力的影响,苟活越来越控制不了自己的吐槽行为。也有可能憋了太久了,需要发泄一下。

      他们聊着聊着,身后的门里又出来了几个精怪。这次没有像人的,都是实打实的妖怪。

      一只身高一米,耳朵也有一米长的兔子。

      一只身高三米,身宽大概也有三米,胸口有一个白色星星的黑熊。

      一个尾巴动来动去,两个大钳子不停挥舞。像一台小汽车一样的蝎子。

      以及蝎子背上的乘客,一只带着眼镜的乌龟。

      “这倒是有点精怪联盟的味道了。可是你们的议事厅为什么只有这一个门啊。这样被围住的话不是跑都跑不掉?而且刚才从地面到这里也没感觉走多久啊。你们平时就都在附近么?”

      苟活小小的脑袋里充斥着大大的问号。

      “是这样的,我们一开始进入的那扇门其实相当于一个传送装置。进入时的暗号都是相同的,而出门时的暗号各个地区的各有不同。而第二扇门则是可以通往组织内不同的房间。

      当然,也都是由暗号控制的。是不是特别神奇,这可是我们跨时代的发明。救世主大人要不要来一套,实在是居家旅行,杀人越货的良品啊。”兴奋地穿山甲又出现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