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菜奈央2019在线

      第四章不打不相识

      男人凑到她的耳边压低了声音:“除了跟我走,你似乎别无选择!”

      方菲抬眸愕然的看着男人!

      雾草,这家伙到底什么来头?

      竟然会武功?

      而且还不是简单的防身之术!

      回国第一天就遇到了对手,还败的这么干脆,看来故事里的男二很强悍啊!

      这戏份加的着实太过意外!

      方菲抿了抿唇,如果现在动起手来,她虽然没有胜算,但是趁机溜走还是有可能的!

      可转念又想到一书成神这小子,也不知托了多少关系才让她混进来的,万一动静太大连累了朋友,那可就不仗义了!

      此时即便方菲再怎么不甘心,也只能气得暗自磨牙,好汉不吃眼前亏,先跟着他出去,出了会所再说!

      看在一旁的众人眼中,这只不过是,金主与姑娘交易过程中的一场打情骂俏,没人能看出几个简单的动作下来两人已经经过了一场高手之间的对决!

      目送二人离开,秦慕白才回过神来:“就这么走了?禁欲也不禁了?”

      秦慕白摇头无奈一笑!

      饮食男女,人之大欲存焉,即生而为人,便无一例外!

      他扫了一眼还站在包厢待命的安然和几个姑娘,对安然道:“让她们都出去吧,你留下!”

      会所门外,黑色路虎车里,副驾驶上的程峰探索般的打量着驾驶位上顾浪那张带着墨镜的脸,忍不住调侃:“我说浪,眼睛小又不是你的错,大半夜的能不能把你那天生的墨镜摘了?哥们儿看着都难受!”

      从顾浪这小子跟着大哥那天开始,就一直带着墨镜,除了墨镜下遮盖了一双奇丑无比的让人过目不忘的眼睛,程峰再想不出任何原因,能让一个人睡觉时也带着墨镜的!

      驾驶位上的顾浪看着车窗外,置若未闻,又被墨镜遮着半张脸,也看不出什么表情,似是早已对这类调侃司空见惯,又仿佛独自沉思,根本没听他说什么!

      半晌才冰冷的吐出几个字:“看不惯可以下车!”

      只是顾浪越是这样,就越能勾起程峰的好奇心!

      他是真的很好奇,顾浪这墨镜下那张让他脑补过无数次的真容,究竟是丑的如何惊天动地!

      如此强迫症般的癖好,似是从十年前他第一次见到这小子开始就一直存在,并且十年都未曾变过!当然,也十年都未曾得逞过!

      多年前,甚至还因为试图去摘下他的墨镜,而被揍的连爹妈都不认得!

      程峰笑了笑,对顾浪的漠视并不以为意,也不挫败!

      他把顾浪这样寡言少语的性子都归根于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弟兄们跟着老大时间最久的不是顾浪,但接触老大最多的却是他!

      说他是老大的贴身保镖也不为过,因为除了睡觉和特殊情况,其他时间顾浪基本都跟老大在一起!

      别的本事学没学会他不清楚,但是老大的孤冷气质这小子是学的入木三分!

      这么多年,他的好奇心不减的同时忍耐力也增加,他就不信了,这墨镜他还真的能戴一辈子!

      他随手从衣兜里摸出一盒烟,磕出一根偏头刚要点燃,却被会所门前出现的一男一女惊了一瞬,他使劲揉了揉眼睛!

      擦,他看到了什么?

      大哥竟然搂个漂亮妞出来的?

      他跟着老大十年,老大身边可是连一直母苍蝇都没有!

      要不是有过三年前传说中的那个女人,他都认为老大这是要修炼成仙了,突然这么接地气,他何止是不习惯,他甚至怀疑老大是不是被人下了降头!

      程峰定了定神,还不忘调侃一旁的顾浪:“要不你去整整容吧?开个眼角,这眼睛小是真特么耽误事儿!”又用下巴指了指会所门前的凌寒:“天寒地冻的,大哥受得住,人家姑娘衣身单薄可别冻出个好歹!”

      闻言,顾浪顺着视线望去,当看见凌寒怀中的女人时,先是愣了几秒,随后便发动引擎,将车停至会所旋转门前!

      车厢里,凌寒安静的坐在后座上面容冷峻,没人知道他在想什么。

      顾浪专注驾驶,不说话。

      程峰一双灰溜溜的眼睛透过倒车镜几度察言观色,也几度偷瞄后座上的姑娘,更是不敢多言。

      气氛迫人的诡异!

      方菲两道好看的眉毛拧作一团,心不甘情不愿的被迫上了贼船,怎么都有一种被绑架,并且即将撕票奔赴刑场的赶脚呢?

      又看了看男人一直攥着她的大手,她磨了磨牙,真是忍无可忍!

      抬头对上男人幽深的眸子,语气中早已没有了会所里的曲迎奉承:“能不能把你的爪子拿开?我人都在车上了,就算跑,现在也不是最佳时机!”

      闻言,副驾驶的程峰抽了抽嘴角,大气都不敢喘!

      这姑娘不是自愿的?

      老大这是有多急不可耐?

      男人,呵!此刻他只想静静的做个吃瓜群众!

      凌寒静静地看着方菲,幽冷目光被一寸寸的温柔占据,伸手便将女人揽入怀中,语气宠溺纵容而又微微颤抖:“乖,天冷!”

      方菲机械般的侧耳附在男人的胸膛,一股清冽的气息瞬间充斥她的鼻息,脸上的灼热感也在不停升温。

      她瞪大眼睛,摸了摸自己滚烫的脸,这男人几个意思?

      硬的不行来软的?

      色诱她吗?

      关键是她现在这心跳加速的状态是中招了吗?

      方菲猛的抬起头来,一双大眼睛愤愤的瞪着男人:“收起你那点歪心思,长得好看了不起啊?色诱这招,我早都免疫了,劝你还是别白费心机了!”

      说完狠狠推了男人一把,保持安全距离,这男人简直太妖孽了!

      看着后视镜里凌寒无措又无奈的表情,程峰憋着笑!

      没想到弟兄们心中不近女色杀伐决断的老大,竟能因为一个姑娘如此用尽手段,关键人家姑娘还不稀罕,我擦,色诱?打脸啊!

      “下个路口停车,我要下车!”方菲双臂环胸,不是商量,而是通知!车窗外的建筑越来越稀疏,等车子开出了城区,她就真的不好脱身了!

      凌寒叹了口气,盯着后视镜里尾随的黑色轿车,那双深不见底的眸子微眯,顷刻间寒光四射,语气却是温柔不减:“外面危险!”

      方菲饶有兴致的看了男人一会儿,竟噗嗤一声气笑了:“外面危险?比你还危险吗?啧啧,你挺爱演啊,也对,这逆天颜值不当演员真是可惜了,可这不是演戏,逢场作戏也已经结束了,我想我有必要提醒你一句,放我下车,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