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海螺直播app

      冉璎出来,刚好听到这句话。脚步顿了一下,然后直接将手中的茶盘在茶几上放好,手脚利落的为两人各倒了一杯茶。倒完了先将茶递给了冉池,然后才是商衍之。

      这个举动多少让冉池面上好看一些了,不过那也只是对着冉璎而已。对上商衍之,他的眼神依然充满了审视。

      “叔叔。对我来说,阿璎是最重要的。我希望她可以开心,快乐。如果她呆在大石村才会快乐,那我愿意陪着她呆在大石村,这并没有什么不能接受的。”

      省城修了高速公路到琴县,开车过来也就四个小时左右。来回很方便,见面也不难,对商衍之来说,这些都不是问题。

      “说得好听。”冉池就是看商衍之不顺眼:“到时候你多跑几趟,怕就不是这样的想法了。”

      “叔叔,你也说我说得好听。我现在说再多,你也不会相信。不如把一切交给时间,看我表现,如何?”

      冉池一噎,一时竟然无言以对。冉璎笑了,在冉池看不到的地方,给商衍之比了一个大拇指。商衍之笑咪咪的看她,给了她一记眼神。

      两个人这般当着冉池的面就这样眉来眼去,把冉池气得够呛。

      “阿璎,你去帮你妈的忙。”

      “哦。”冉璎站了起来,看了眼商衍之:“你陪我爸坐会。我去帮我妈做饭。”

      “要我帮忙吗?”

      “不用,农村的灶估计你也用不惯,你就陪我我爸聊会天好了。”

      “我跟他有什么好聊的?”冉池气呼呼的看着女儿:“再说了,什么事谁天生就会?他不会不可以学吗?”

      “爸——”

      “叔叔说得对。”商衍之站了起来:“既然是这样,我也去厨房帮忙好了。”

      冉璎有些意外的看了他一眼:“真的啊?那来吧。”

      “走。”

      眼看两个人要手牵手的进厨房,冉池又受不了了。

      “等会。”现在的情况是他一口气哽在喉咙口,上也不是下也不是:“你去帮忙就行了,让他留下来。”

      “爸?真不用他帮忙?”

      “不用,你把我象棋拿出来,让他陪我下棋。”

      “哦。”

      冉璎点头,看了商衍之一眼:“你会下棋吧?”

      “会一点。”商衍之说得谦虚,冉璎眨了眨眼睛:“那就陪我爸下两局吧。”

      冉璎找出了棋盘,把象棋放在二人面前的茶几上。有些担心的看了商衍之一眼,冉池下棋还是很厉害的,村里没找到对手。

      “你去吧,我陪叔叔下棋。”

      “输了不要紧。”冉璎决定给他提个醒:“我爸在村里下棋还没有对手。”

      冉池因为女儿的夸奖,脸色多少好看一些了:“你要是怕输,也可以不用下。”

      商衍之笑了:“没关系,叔叔棋艺好,那我更要向叔叔讨教了。”

      两人开始摆棋盘,冉璎松了口气,转身进了厨房去给许若兰帮忙了。

      许若兰看到她进来,把手上的菜递到她手里:“你来得正好,把这些菜洗了。”

      “好。”

      许若兰看了眼外面,刚才好像听到些动静:“你爸和衍之没事吧?”

      冉璎看了她一眼,她妈这句衍之叫得真顺口啊。

      “没事,能有什么事?现在在下棋呢。”

      “下棋?”许若兰脸色不太好,乡下没个别的消遣。冉池没事就喜欢找人下象棋,那棋艺她也不知道算不算好,只知道村长都下不过他。

      “这不摆明欺负人衍之啊。这衍之要是输太多,面子上多过不去啊。”

      “不会的。”冉璎摆了摆手,不以为意的开口:“商衍之不是那么小气的人。”

      “你这个孩子怎么说话的?怎么就是小气了?人家第一次上门,总要——”

      “行啦妈。我们就别管了。做饭吧。商衍之晚点还要开车回省城,让他早点吃完饭早点走人。”

      “他要回省城?这大晚上开车的多不方便啊?让他在家住一晚,就睡你弟屋好了。”

      “再说吧。”

      成功转移了话题的冉璎,还真有几分不确定。只希望商衍之不要输太惨,不然面子上确实不太好看。

      一个小时后,把饭做好了的许若兰母女将饭菜端了出去。

      发现外面的棋局已经收了,而冉池的脸色有些怪,商衍之的神情倒是很平静,看不出输赢。

      “爸,商衍之,吃饭了。”冉璎把碗筷摆好,目光落在商衍之脸上,无声的询问他棋局结果。

      商衍之冲着她笑了笑,站了起身:“辛苦了。要帮忙吗?”

      “不用,你去洗手吃饭吧。”

      “好。”

      商衍之去洗手了,许若兰把最后一个汤端了出来,瞪了冉池一眼:“你欺负人家了?人家怎么说也是客,你不要太让人家下不来台了。”

      她不说这话还好,她一说,冉池的脸色更难看了。

      冉璎心里闪过一个想法,她不太确定的看向冉池:“爸,你不会是输了吧?”

      “哼。”冉池哼了一声,看也不看母女二人:“我去洗手。”

      “你真的输啦?”许若兰不敢相信,她可是觉得自家老伴下棋还是蛮厉害的。

      许若兰跟冉璎对视一眼,冉璎突然就笑了:“妈,你就给爸留点面子,不要再说了。”

      走出客厅的冉池,差点没被自己的脚给绊倒。他就说商衍之不是好的,刚才还说会一点,那是会一点?

      臭小子,一点也不实诚。他绝对不要让女儿跟这样的人在一起。哼。

      饭桌上的气氛有点诡异,冉池冷着张脸一心吃饭,许若兰则笑咪咪的跟商衍之说话,时不时的给他夹菜。

      “衍之啊,没什么菜,不要嫌弃啊。”

      “不会。”商衍之说得十分诚恳:“这么菜呢。阿姨辛苦了。”

      “不辛苦,不辛苦,你要是喜欢啊,下次常来。”

      “好的,我会经常来叨扰的。”

      “哼。”冉池心气不顺,输了棋,没面子。看到许若兰对商衍之太过热情,他更不高兴。

      尤其是在吃过饭,许若兰说要让商衍之住下来的时候,他的不高兴到了顶点。

      “人家开车来的,要回省城就让他回呗,住什么住?家里地方小,住不开。”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