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苹果手机丝瓜视频

      蓝衣人还是没有醒,丹椒慢慢尊下身,就这么盯着蓝衣人看,自救他到现在丹椒还没有仔仔细细地看清中毒人长什么模样。双眸瞧着中毒人,模样长的倒是仪表堂堂,极是俊。比丹椒见过的人里都好看,就像十五里的明月一样照进她的心里。

      丹椒这么一看竟然看呆了,一时间忘了给蓝衣人解毒,十分不好意思,笑说:“唐突,唐突……”她知道蓝衣人是听不见的,所以暗自窃喜。

      丹椒撕下衣角去清潭边洗干净,找了块石头,不大不小手刚好能握住,将药草掰碎,放在布上面包好,又拿石头砸碎,拧出药汁来喂给蓝衣人。

      她看蓝衣人禁闭双目,竟然给忘了他是昏死过去的,怎么能自己张嘴吃药,便对他道了一句:“得罪!”轻捏着蓝衣人的下巴,令他张了嘴,另一只手握紧药包,药汁一点一点的滴落他嘴里,又将蓝衣人下巴合上,她也不知道蓝衣人咽下药汁没有,为他擦了擦嘴角。

      “嗯,很好。”

      她用止血止痛的草药为他包扎了所有伤口,然后像个没事人一样走去田间地头那颗老槐树底下找樊妖,同他一起回家。

      腾空而落一个人,差点没有摔着丹椒。她确实也被吓到了,生气叫道:“樊妖哥哥……”

      樊妖向她嘻嘻笑:“咱们回去吧。”方才他就注意到丹椒衣裳角已经破烂不堪,并没有去追问原由。

      丹椒悠悠闲闲地前头走,樊妖后头跟。他似乎十分喜欢跟在丹椒后面,这样的氛围令他有某一种错觉,就好像以前的主人在前面走着。

      丹椒没有和樊妖说自己方才去做了什么,樊妖也没有问,因为知道她的脾性,丹椒要是想说的时候自己就会告诉你,她要不想说,你问她她也只字不向你提。

      樊妖心中已是满心地好奇,十分想问一问,却又不能问,只能装作若无其事一般同她向家走去。

      一天,两天,三天,四天,五天,六天……

      丹椒每天清晨起来做的第一件事就是钻进碧湖对岸丛林里寻找黄药子和消炎消肿的药草,只为给蓝衣人解毒。如此这般细心照顾着,伺候人可真算的上麻烦了。但,她还是存着耐心,照顾蓝衣人。

      蓝衣人身上的毒还没有完全清除,伤也没有完全愈合,丹椒不厌其烦,小心翼翼,怕伤着宝贝似地为蓝衣人擦洗伤口,换药,喂汤。

      到了第九天,蓝衣人的脸色回复正常,嘴唇也变正常了,丹椒高兴,知道蓝衣人中的剧毒差不多解决了,就是不知道他的内伤好没好呢!

      丹椒与依在岩壁边的他说话:“蓝衣人你觉得如何?有没有哪里不舒服的?若是哪里不舒服你跟我说……”话说到这里,不紧觉的十分好笑,倘若蓝衣人真的哪里不舒服了,自己又不是大夫,也医不了。就解毒来说,还是婆婆平常告诉自己什么草药能解百毒,什么草药能消炎止痛。

      丹椒作认真地态度,伸着脖子看蓝衣人,等他回答。

      蓝衣人警惕神色,不说话,也不看她。

      丹椒想着他可能误以为自己是个坏人,对他有什么企图,就先对他表明:“你别害怕,我不会对你做什么,更不会伤害你。我对你并没有什么企图。你放心住在这里,没知道。”却只觉自己十分好笑,连个法力都没有,杀个鸡都不敢,更何况杀人了。

      蓝衣人这才将清澈地眼目转向丹椒,平平地回应:“嗯……?”

      丹椒立即收敛笑容,正儿八经地对他说:“我没有法力,也不会功夫,连杀只鸡都不敢,对你更没有伤害,你应该也饿了吧,我去找些能填饱肚子的野果来给你充饥。”

      蓝衣人望着丹椒走去岩石洞外,他不是不告诉她自己的名字,而是忘记自己叫什么了,可能在被追杀时滚落山谷,脑袋撞击到石头,也可能中毒太过深了,一时失忆也是有可能的。

      届时,头隐隐作痛,蓝衣人抬手摸了摸后脑勺,奇怪自己为什么会受伤,为什么会中毒,到底是什么人对自己下如此毒手,他很想立刻马上想起什么来,可是脑子偏是不争气,就是想不起来,令他头疼不已。

      他想,既然都已经这样了,不如既来之则安之,先安心住下来,养好伤在说。盘腿坐起,运功调息内伤,突觉心口一阵巨痛,传遍全身,一口黑血从嘴里喷出。体内剧毒还未清除干净,内伤严重无比,根本不适宜动用内气调息。蓝衣人用手抹掉嘴边的血渍,慢慢的将身依在岩石壁上,深吸一口气,让体内紊乱的气息逐渐平静下来,也只能等剧毒完全清除在调息内伤了。

      丹椒进了深林,寻到了一颗野果树,但野果树太高,虽然小时候贪玩调皮,也爬过树,但爬的都是些小树,并不像这颗树,又高,又粗壮。自己没有法力,自然就爬不上那么高去摘果子,抬头望着这么高大的果子树,用独创暗语将猴子召来。

      猴子以敏捷的动作荡着枝条,从远处飞速而来,落在丹椒身前,一双乌黑溜溜的眼珠子左右上下乱转:“丹,”

      丹椒笑看向猴子:“百,去那颗树上摘些果子给我。”

      百很听话,得到丹椒命令后,快速窜上那颗又高又粗壮的果子树,一会儿功夫就摘了好多野果交来给丹椒。“还有什么需要么丹?”

      “不用了。”丹椒满意的摸摸百的脑袋,从怀里掏出一只簪花,那是她闲来无事做着玩儿的。将这只精致且好看地簪花给了百,并对它说:“回去送你媳妇儿。”

      百收下簪花,“丹,走了。”

      “嗯,去吧。”

      猴子游游荡荡在密集树林,窜出去老远后消失不见。

      丹椒用外衣裹着百摘的果子往回走,回去的道上碰到了两个提剑的黑衣人,戴着黑色斗笠。

      那个个子高一些的男子对另一个稍微胖一些的男子说:“找了这么些天都没有找到,兴许死了。”

      稍微胖一些的男子接来说:“剧毒已经深入他五脏六腑,应该是死了。让鹰带信儿回去给主子,说人已经死了。”

      那两个黑衣人从丹椒身旁走过,见她外衣裹着野果,也许是饿,礼貌地问她要了几个果子充饥。

      “姑娘你这果子可分些给我们兄弟二人解渴?”

      “可以。”丹椒笑着分给他们二人一半野果子。

      “谢姑娘。”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