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品道高清一区二区-百度

      ‘一甲第一名张文……’

      按例,状元之名是要被唱三次的,而且声音拖得非常长,这是给予状元最高的荣耀。

      ‘一甲第一名张文……’

      名字被传唱三遍之后,张文还未反应过来,身边的侍女书童早已高兴的欢呼起来,侍女小梅更是紧紧抓着张文的衣袖,狂喜道:“状元!少爷你中状元了!……”

      看着身边高兴到语无伦次的四人,张文也不由得勾起了嘴角,穿越重生二十年,虽然早已融入到这个时代,但却怎么也理解不了他们这种为主家奉献一切的感情!

      止住还在癫狂的四人,赶回客栈,四人又瞎忙了起来,好一会,铜锣声传来,伴随着还有一声声高喝“恭喜张文老爷高中状元!”。

      衙役来到客栈,等候的不耐烦的四人连忙拥着张文迎了出去,为首的衙役笑脸问到:“可是张文老爷”,张文微微一笑,拱手道:“正是”。

      于是衙役从旁边人手中拿起皇榜,再次高喝一声“恭喜张文老爷高中状元!”然后将皇榜递给张文,张文接过皇榜,回道:

      “多谢差爷,几位差爷辛苦,不如去里面喝口茶水!”

      “谢过状元郎,公务在身,我等还要赶着去其他地方报喜!”衙役摆摆手

      “既然如此,公务要紧”张文先是应了一声,然后扭头示意侍女小梅打赏。

      小梅表现得欢天喜地,然后从怀里掏出二十两银子递给衙役,一向吝啬的小梅一次掏出这么多钱,可见确实是高兴坏了。

      “几位差爷既然公务繁忙,那请务必收下这点茶水钱。”

      衙役接过银子,拱手一礼道:“谢状元公赏!那我们就不打扰状元公了!”

      张文亦是拱手一礼,道一声“请”,目送衙役离开,此而时见到张文中了状元,不管认不认识皆是上前来向张文拱手祝贺。

      翌日,天色未明,所有举人齐聚东华门,张文是状元位列队首,左右是榜眼和探花,二三甲进士依成绩排列在三鼎甲之后,时辰到,在礼赞官的引领下,众人从东华门进入皇宫,穿过层层宫禁,来到金銮殿下列队。

      悠扬的乐声中,新科进士们一起向皇帝行参拜大礼。礼毕,乐声止。皇帝身边的太监站出来,高声唱曰:“有旨,赐进士袍、笏。”

      众进士行礼拜谢。

      之后又进行了一系列活动,赐锦囊,文房四宝,以及银钱。尽管每隔几年都要经历一次,但是看着台下朝气蓬勃的年轻人,皇帝依旧十分高兴,况且今年还有一个深受自己重视的人。

      诸事毕,正当众举人准备告退时,皇帝开口:“众爱卿皆是人中龙凤,学识过人,朕今年元旦之时偶得一上联,但至今亦未曾想到下联,正巧今日众爱卿在此,若是有人能对出,朕不吝赏赐!不知哪位爱卿先来试试?”

      张文身边的榜眼名叫李丰,自小便有神童之名,但却一直排在张文之下,两人自小明争暗斗,虽相隔千里,但隔空斗法不知凡几,只是张文挂开的太大,李丰屡战屡败,此次本想在科举考试之中一雪前耻,却还是无奈落败,不曾想柳暗花明又一村,让李丰再次看见获胜的机会。

      于是李丰想也未想,向前一步行礼道:“臣愿一试”。紧跟其后,亦有十几位擅长对联的举人出列表示愿意一试。皇帝扫了一眼张文,见他老神在在,也不管他,道:“既然如此,那爱卿们听好了!”

      元旦那日,适逢天降大雪,朕欲体察民情,在一处庄园外偶然看见一只猎犬追逐野鸡从桥上跑过,留下一片足印。因此,朕的上联是“鸡犬过霜桥,一路梅花竹叶”。

      皇帝说完上联,不再多言,看着底下众人冥思苦想。而随着时间流逝,李丰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作为天才,他是骄傲的,在站出来之前他也从未想过自己会答不出来,但事情就是这么突然,,打脸来的太快。

      很快半柱香的时间过去,皇帝看了看底下抓耳挠腮的众人,道:“可有爱卿对出下联来?”又等了一会,见还是没有人站出来。

      皇帝扭头看向张文道:“张爱卿乃是今科状元,朕亦曾听闻爱卿尤其擅长对联,方才其他爱卿冥思苦想之际,唯有状元郎胸有成竹,朕观爱卿早有腹稿,不如说出来大家一起品鉴一番。”

      张文无奈,本不想出这个风头,奈何自己太过优秀,只得上前一步行礼“臣确有一下联,请陛下品读。陛下的上联是鸡犬过霜桥,一路梅花竹叶,臣的下联便对‘燕莺穿绣幕,半扇玉剪金梭”。

      “鸡犬过霜桥,一路梅花竹叶

      燕莺穿绣幕,半扇玉剪金梭”

      皇帝低声诵读几句,“好,好,好!不愧为今科状元!”显然张文的下联十分对皇帝胃口。

      “爱卿既然答出下联,朕自然不能不赏,爱卿有何要求。”

      “佳句本天成,妙手偶得之,臣不敢居功。

      “哈哈,好一个佳句本天成,妙手偶得之,爱卿果然才华横溢!”

      张文没有开口要什么,皇帝也就象征性的赏赐了一些,便开口让众仕子回去了。

      半路上,一位公公突然靠近张文,“状元公,陛下有请!”

      张文有些懵逼,不是才见过吗?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还是跟着公公去了!

      这次的见面地点是尚书房,张文行了跪拜大礼后便低头研究脚尖,而皇帝则是不住的瞅着张文,但由于张文低着头,只能看到半边脸,于是道:“爱卿为何总是低着头,抬起头来让朕看看。”

      张文一阵腹诽“屁事真多”,但还是赶紧抬起头,让皇帝看个清楚。

      张文抬起头,皇帝凝视良久,神情亦是有些异样,好一会才开口道:“没想到状元郎不但才学过人相貌也是如此英俊。”

      而当皇帝仔细端详张文相貌时,张文也终于见到了皇帝的庐山真面目。发觉皇帝的异样时,张文内心咯噔一下,深感不妙!因为他已经不是第一次察觉到皇帝对自己与众不同的关注,之前只是以为皇帝看中人才,现在看皇帝表现,分明是老父亲见到多年未见儿子的表现!

      仔细瞅了瞅皇帝的相貌,张文绝望的发现两人竟然是同样的剑眉星目,同样高挺的鼻梁,微抿的嘴唇,细细看来两人眉宇间竟是走着三分相似。而不同的是两人一个身材挺拔,英武非凡,一个则是典型的书生通病——弱不禁风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