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图录

      雄城高耸,强兵悍将,据守而望。

      城墙下,百姓哀嚎,痛哭流血,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城上汉军毫不手软,凡敢近城者,皆毫不犹豫的射杀。

      时间轮转,每时每刻,都有人负伤倒地,贼首不为所动,典韦身如铁塔冷眼如锋,这头人间凶兽,自从兄弟石头战死后便沉默寡言。

      老狐狸贾诩眯眸假寐,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小机灵逢纪则低眉垂首缩在大统领阴影处,韩浩等人则目露戚戚。

      “大哥!”

      心有不忍的李和,开口求情:“大哥....”

      “不必多言!”

      面色冷冽,李戝不用回头,也知道对方想说什么:“战争,哪能不死人...”

      “大哥,在这样去,我等与汉军何异!”

      “闭嘴!”

      “大哥!”

      李和目光悲痛,不知从何时起,那个有些热血青年不在了。

      他变得陌生与冷血,变得不择手段,变得残暴不仁,如今更是。

      刀兵无情,眼见城墙下妇孺老弱哀嚎求饶,李和胸腔中那颗善良的心终究没泯,热血也未曾凉透。

      “大哥!”

      他面色惨然,上前苦求道:“大哥,青壮有勇,但是老弱妇孺何力?”

      “如果我等连最后一丝做人的底线,也丢弃了,那我等还配为人吗......”

      “大哥....停手吧.....现在还来得及......”

      听着一声声嘶语,贼首面色如铁,始终无动于衷,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了,他便会贯彻到底。

      若此时退缩,他如何统帅一众如狼似虎的戝兵,如何压服心思各异的新营将士。

      “砰咚!”

      眼见大哥无动于衷,李和这名高大的汉子,猛然跪地,嘶声道:“大哥,他们只是一群手无缚鸡之力的,贫苦百姓啊。”

      “与曾经的我们,何其相似.....”

      “相似?”李唐面色平静,冷声反问道:“乱世中,何人不相似?”

      “你告诉我,谁人能善了?”

      他气极而笑,充满善意的的眸子扫过身边众将,而后一指战场上的老弱青壮:“他,他还有他们,哪个不染血,哪个不是被逼如此?”

      “他们不死,难道要让豫州的老兄弟去死吗?”

      “啊,回答我,你想让谁去死........”

      “大哥,他们是不幸的,百姓更不想死,他们只是想苟活......”

      闻此言,李唐心中本就烦躁,本就有火压抑,此刻被当场顶撞,更是动了真怒,眸光也愈发和蔼,死死的盯着跪伏在地的兄弟:“你只是一个贼,是天下人眼中的反贼,是百姓眼中的恶匪!”

      “百姓是想死还是想活,你有问过他们的意见吗?”

      “你有问过朝廷的想法吗?”

      “你李和能代表的了谁?”,

      “又能代表的了谁?“

      “他,他们,还是他们?”

      “啊你有问过谁?”

      “你是能代表朝廷?”

      “还是能代表百姓?”

      “你他酿的脑袋长哪去了.....”

      万物即非我属,吾为何要强加,贼兵代表不了百姓,所以他们便不会去强求,因为他们现在只会强取。

      青壮百姓既然意识不到乱世改变,不愿意主动投军做那人上人,那便没人去逼他们,因为最底层需要有人去体验生活,若世界都是狼,那怎得受。

      相比于贼军的狠辣,李子民可谓是仁慈到了极点,他会给这些人悔过自新的机会,会让人在军中设立投军点。

      只要青壮主动投军,愿意改变,就会给予这些人优待,让他们脱离炮灰营,到后方吃香喝辣。

      然而真正的情况如何:我欲将心照明月,奈何明月不理我。

      李戝想救他们,想让他们脱离苦海,想让他们改变,想让他们不在流血。

      但正如自己所说,非我所属,我代表不了他们,因为他们宁愿死在炮灰营,宁愿死在汉军的箭矢下,宁愿死在督战队的屠刀下,也不愿意投军,不愿主动去改变,甚至看不起他这个戝。

      给了机会,你们却被往日封建思想束缚,哪怕死亡来临,哪怕妻女被督战队的无赖奸吟糟蹋,也不改变,这能怨的了谁。

      百姓苦难这个锅,李贼不背,也不愿背,更不想背,谁爱背谁背去吧。

      “大哥!

      戝首不想背锅,奈何李和想背,甚至主动往身上揽,他不管不顾,不停磕头求情:“大哥,停手吧....停手吧.....”

      “朝廷可恨....但百姓是....无辜的...”

      “无辜!”李唐好似被刺激到了,他眸光愈发和蔼,语气更显温和:“乱世人命如草芥,何人不悲惨,何人不无辜!”

      “若论无辜,老子才是这世道中最无辜的那一个....”

      若论无辜,李唐可以说,是比起这里所有人,都要无辜都要悲惨。

      本是新时代大好男儿,还没来得及孝顺父母,就莫名其妙来到混乱不堪的地界,他心中凄苦有谁知。

      这乱世整日提心吊胆,吃不饱穿不暖也就算了,如今更是顶着一个反贼的名头混世。

      朝不保夕,随时都有可能脑袋搬家身死他乡,做个他乡孤鬼,老子心中何想有谁知,这根本不是自己该受的罪,不是自己该来的地方,更不是人活的世道。

      乱世没有最惨,只有更惨,狼可以心怀仁慈,但要做好饿肚子的准备。

      李贼自认是不是恶人的,所以会严格的束缚狼,不会让他们吃饱了没事干,整日里祸祸羊群,整日里去剥削压迫百姓。

      但朝廷,非要逼着羊群出现黑羊,非要逼着他们把魔鬼放出来,这能怪的了谁,要怪就怪朝廷吧。

      “呼呼!”

      热风微弗,望着洛城前步履蹒跚,挣扎求饶的老弱妇孺,李唐面色如铁,只有眼底处,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苦涩。

      若能欺负肥的流油的世家大族,贼军何至于去祸害连饭都吃不饱的贫苦百姓,何至于去征召底层青壮,何至于变成如此模样,这只能怪世道如此。

      世家豪族,学识渊博见多知广,乌堡深院物资丰厚,家奴无数刀兵齐全,最重要的是他们懂得变。

      老实巴交的贫苦百姓,吃不饱穿不暖烂命一条,整日里哀嚎泣血,有可能还会揭竿而起。

      两者相较,谁更好征召,谁更好愚弄,谁更好欺负,仁者不一定见智。

      这个世道,还是穷人更多一点,愚民多一点,底层的百姓多一点,可能有的地方富人多一点,但李唐没见过。

      值此黑暗乱世,更不在其列。

      这,怎滴一个,乱字了得。

      其实若有对比,生在乱世,也算是幸运的,相对于啃土的末世,百姓无疑更幸福。

      这,只是人命如草芥的,乱世而已。

      百姓苦难,要怨就恨这乱世吧,此时死了也算脱离苦海了。

      后面军阀混战三方争霸,战争打的会更加惨烈,弄不好还会被人当两脚羊剥了皮,制成任人脯干充作军粮食用。

      与其在苦海中艰难挣扎,不如早死超生。

      下辈子,投个好胎,做个随便的人,到底当好人还是当坏人,只能看造化了,宁惹他人厌,莫劝他人善。

      这个苦海世道,良善大多只有狼才配拥有,羊也可以拥有,但前者只是饿肚子,后者就不好说了。

      现在的李戝还只是在羊与狼之间,顶多算是一头长了利角的黑羊,根本没有良善的资格,所以在这个大争的乱世,他很少劝人良善,因为他知道这个世道为何。

      相较于朝廷的愚弄,自己应该是好人吧,勉强为自己的善行找了个借口,在心中用歪理安慰一番后,李唐那颗良善的心好了不少。

      重抬首,他目光柔柔,眺望煌煌洛都,冷声道:“我宁愿现在原凉他们的愚昧,也不愿有有一天他们反过来原谅我!”

      “没有命令任何人不得上前!”

      “违令者,斩!”

      “后退者,斩!”

      下方,一众老贼严阵怒喝,他们紧握刀兵,眸光重煞,震慑异动者。

      有道是强者向更强者挥刀,弱者向更弱者龇牙,但贼军却将欺软怕硬的本色显露出来。

      贼军奈何不得城内汉军,那就去欺负贫苦百姓,小人本色显露,方为真小人,为假英雄矣!

      他们称不上英雄,亦如李贼所言,他们只是一群戝,一群匪,一群乱臣子贼,不当英雄,甚至连假雄都算不上。

      “俺跟你们拼了....”

      后退下来观战的青壮有人愤慨,向着老贼挥矛,然而迎接他们的是无情屠戮,区别只是亡于何人之手。

      “滚回去!”

      有头目发现不对,遂抽出手中钢刀,出言呵斥!

      但这一次,青壮不再忍耐:“你们这群魔鬼,老子今日就是死,也要拉你下地狱!”

      “老子要与你同归于尽”

      “噗嗤嗤!”

      不堪忍耐的青壮瞬间暴动,他们不约而同的挥动木矛,将昔日的头目戳死。

      “与他们拼了!”

      一队队士兵怒喝,他们高举长矛,加入了哗变中。

      青壮营的头目是狠辣的,这些人平日里或许能压住底下的士兵,但此时面对群情激奋,齐刷刷暴动的青壮,却力有不逮。

      一直带队督战的臧霸,也意识到不妙,他眸光深沉:“快,将他们压回去!”

      “将他们压回去!”

      “噗嗤嗤!”

      马靴踏前,刀锋下尸体横陈,要将一众新军逼了回去。

      “与这群魔鬼拼了,老子就是死,也不让他们好过!”

      “杀,今日有死而已!”

      随着一声声怒吼,这群刚刚经历过攻城血战,且疲惫不堪的青壮暴动了。

      群情激奋,无数人皆高举短枪木矛,向身后的督战冲了上去。

      新营青壮迫于淫威,被贼军裹挟攻城,这已经是他们忍耐的极限了。

      但是如今又压迫老弱妇孺上阵流血,可以说,又激起了一批人的反抗。

      百姓的忍耐是一个弹性过程,有的人你当他面唾口沫,他可能会与你拼命。

      也有的人,你站在他头上撒尿,他可能会流面自干,暂且忍耐。

      所以每个人的底线,有可能一样,也有可能是不一样的。

      贼军裹挟青壮的时候,已经触怒了一批人,也杀了一批不甘被裹挟者。

      如今又压迫老弱妇孺攻城,这可以说又触及了一些人底线,而且这还是大多人忍耐的极限,其中情况可向而知。

      青壮暴动,数万人同时挥矛反戈,要与贼军拼命!

      “噗嗤嗤!”

      刀剑无眼,面对如狼似虎武装到牙齿的的豫州老贼,刚刚退下来的青壮疲兵,瞬间喋血当场。

      他们先前经过一场大战,还未来得及喘息,如今又与养精蓄锐的督战队厮杀,一时间无数人被肆意屠戮。

      饶是如此,青壮们依然强冲:“与他们拼了!”

      “今日就算是死,也要让这群狗酿养的付出代价!”

      哪怕鲜血横流,死伤惨重,这一部青壮也没有丝毫退缩,他红着双眼,跟随着人潮,努力冲击着督战队的防线。

      他们大多都有父母老幼,贼军拉他们上战场也就算了,如今又将魔抓伸向后方的父老乡亲,这让他们如何能忍。

      汉承秦制,虽说其中有所变动,但百姓们平时该服的兵役却不能少,州郡的徭役同样也要继续。

      百姓们平日被征调惯了,遇到贼军裹挟,可能还会隐忍,会随波逐流,但此时却发疯了般的向贼军挥矛。

      “操,这群人酿的疯了吗!”

      后方,一队队由青皮组成的督战队横列成排,他们刀盾整齐,严守着防线,抵挡着青壮的进攻:“杀人者是城内汉军,这些人不去找官兵报仇,反而与我们龇牙!”

      “难道是我等看着好欺负,还是我等屠刀不利太过仁慈...

      局势演变出乎众人预料,督战队这群青皮无赖,本以为只要在后方吃香喝辣,然后在压着炮灰攻城,便完事了,此时似乎有点过头。

      面对前方汹涌的人潮,以及那一双双血红的眸子,青皮组成的督战队死伤惨重,一时间竟然陷入颓势,防线摇摇欲坠。

      督战队在贼军中也是高危职业,虽然不用像普通炮灰那样攻城拼命,但是关键时刻,还是要流血的。

      这些青皮无赖也算狠辣,他们谨守防线,挥刀砍杀不手软,虽然摇坠,但是倒也为后方的兄弟争取了时间。

      “狼骑兵,给我把他们压回去!”

      关键时刻,臧霸猛然怒吼:“伊礼,派人去通知昌豨,让他带人冲阵!”

      “所有暴动者,一个不留!”

      “老子今日要让这群贱民知道,谁的屠刀更利,让他们知道,什么是铁与血....”

      “轰隆隆!”

      马蹄雷动,战场后方,一直游曳巡弋的狼骑兵,瞬间转向抽刀。

      裹着滚滚尘烟,向城外暴动的青壮,碾杀过去。

      狼骑兵甲犀利,横刀森严,这些由豫州老贼为骨干组成的骑兵队伍,绝对是狠茬子。

      他们组织严密,作战经验丰富,为首者是一名脸色狰狞的猛将,他手中长刀高扬,直接从暴兵的薄弱处冲阵。

      “噗嗤嗤!”

      刀剑染血,铁蹄践踏肉泥,一时间暴动的青壮士兵被杀得人头滚滚尸横遍野。

      贼军组织严密,阵型整齐刀盾精良,砍杀一群毫无组织的青壮,几乎毫无压力。

      洛城,汉军将士,也注意到了城外之景。

      当下有人向主将禀报:“大将军,贼军内部暴动了!”

      “这正是破贼的大好时机!”

      “是啊,大将军,如果我军趁势杀出,必能大胜!”

      各部将领不愿放弃战机,主战派夏牟等人纷纷请战:“大将军,下令吧!”

      “不要多,只需一万人马,必破敌军....”

      敌军营啸,内部生乱,这便是战机,便是破贼之机。

      汉军将士蠢蠢欲动,大将军踌躇一阵,却摇了摇头道:“不可妄动!”

      “帝都乃是大汉命脉所在,不容许有丝毫差错!”

      “可是...”

      “没有可是,这是军令!”

      冷喝一声,何进猛然转首,目光坚定:“帝都内有陛下,有未央宫,有文武百官!”

      “他们需要我等守护,若有一丝差池,我等便是大汉的罪人!”

      “此战,无需退敌,只需守好都城,待朱将军大军到来,敌军自退.....”

      城外贼军暴动,城上汉军无动于衷,坚守城池不动摇。

      从这一点来说,何进还是很有能力的,因为有时候,坚持一件事并不是那么容易的。

      其间有各种诱惑,各种矛盾,各种突发事件,无时无刻不再干扰你。

      所以何进坚持守城,哪怕破敌之机就在眼前,他也不动,是需要大毅力与大气魄的。

      只是汉军不动,在城墙上观戏,可就苦了城下暴动的贼军了。

      可怜这些青壮,不但战场上被洛城士兵射杀,退下来还要面临更凶残的魔鬼。

      而这惨烈的一幕被贼军高层看在眼里,但是大都默不作声,不敢触李屠夫的霉头。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