闺蜜叫我艹他

      在陈亦根的帮助下,陈夏又悄悄在村子里收购到了3万多斤稻谷。

      一边收购一边加工,最后得到了26000斤左右的大米。

      13吨大米其实真心不多,现在这生意只有陈夏敢做,要是其他人,谁敢载着13吨大米去临安高价销售?

      那就是老寿星上吊,活得不耐烦了。

      这要被抓住,完全就是上纲上线了,可不是开玩笑的事情,人民专政的铁拳分分钟教你怎么做人。

      这次陈夏不准备去小区卖粮食,他想试着能不能通过钱进和方哲的关系,将这批粮食卖给临钢厂。

      临钢厂可是有近万人的庞大职工队伍,钱进、方哲这些厂领导家都缺粮,其他职工肯定也缺。

      于是陈夏在送了一条生产牌香烟给陈国林后,将陈秋陈冬托他们照顾几天,一个人又匆匆去了一趟临安。

      到了临安后,陈夏拿着上次钱进他们给的地址找上门去。

      也恰巧,钱进和方哲正无聊地在小区里闲逛,一看陈夏来了,马上快速跑了过来。

      “陈夏,你还没回去呀,哈哈,上次可亏了你的大米,我爸妈还夸奖我缓解了家里的粮食问题。”钱进一边把手搭在陈夏的肩膀上,一边得意洋洋的炫耀着。

      “嗨,你们爸妈满意就行,走,哥哥我带你们去工人文化宫玩,再去搓一顿。”陈夏就像引诱两只小绵羊的狼外婆,准备用糖衣炮弹将两人打倒。

      有得吃又有得玩,还能打发无聊暑假,钱进和方哲觉得他们能交上陈夏这个朋友实在太爽了,于是三个人又揪肩搭背搂在一起,开开心心往文化宫走去。

      晚饭还是陈夏请客,在吃饭的时候,陈夏说道:

      “也不瞒你们两位,自从我上次卖掉那批大米后,可是大大缓解了我们村的经济条件,这不,我们大队长托我能不能再卖一批大米。”

      “能,怎么不能,现在谁家不缺粮?而且你们的大米还不要粮票,我爸他们厂的工人就特别需要。”钱进一边快速往嘴里塞着菜,一边含糊不清地说道。

      陈夏假装很不好意思地说道:“那,那你们能不能和你们爸妈说说,就说我们村有两万多斤大米想出售,每斤4角钱,不要粮票,看临钢厂的职工能不能吃得下?”

      钱进和方哲毫不在意的挥挥手,“成,这事情我回去问老头子,我觉得应该问题不大。”

      “另外,那些票证你们能不能再帮我搞到一批?我可拿粮食来换,反正100斤大米,换你们上次那样的票证,怎么样?”

      方哲这时候说道:“这个简单,我们回去就跟我们楼的小伙伴们说一下,这些厂领导家里别的没有,票证一大堆,能拿出来换粮食他们绝对愿意。”

      陈夏一脸笑意,举起一瓶汽水道:“来来来,我替我们村一千多个乡亲父老感谢你们两位的仗意相助啊,我们干杯。”

      “干杯!”

      当天晚上,陈夏又去了之江医学院上次那个宿舍过夜,里面有一个陈春的男同学,陈夏给了他两个肉包,让他不要告诉自己大姐,那男同学当然毫不犹豫地答应了。

      钱进和方哲回家后,把陈夏的事情跟爸妈说了,然后又把陈夏他们村的情况说得相当悲惨,什么老人没钱看不起病,小孩没钱不能去上学什么的。

      钱进的老爸就是临钢厂的工会主席,大手一挥,两万多斤大米全要了,就按4角钱一斤的价格成交,就当是支援农村兄弟了。

      这年头厂子就像独立王国一样,像临钢厂这样的大型企业,有自己的学校医院澡堂等等,收购一批粮食根本不是问题,别说才两万多斤,就算二十多万斤都没问题。

      正好,他们食堂还在发愁粮食不够吃呢,也不用让职工买了,食堂就全包了。

      不过有一个条件,他们临钢厂的汽车不能去越州,最远只能到之江边去载粮食。

      这对陈夏来说更是小意思,他在之江边找了一个废弃的小码头,双方通过钱进约定了时间,一辆解放牌大卡车,就将13吨大米拉走了。

      陈夏在码头接过厚厚几踏人民币,10400元钱,陈首富正式进价为“万元户”了,绝对是越州地区第一个明面上的万元户。

      这次除去成本尽赚8000元,什么叫暴利,也只有改革开放初期才有这样的机会。

      不过陈夏的生意也只能做到这里了,因为村子里多余的粮食都被他给卖了,而他是不敢去其他村子里收购粮食的,这个风险实在太大了,人民专政可不是跟你闹着玩的。

      在自己村里收粮食,由陈亦根帮忙撑腰,一般村民不敢说啥,何况还多给了他们2分钱。但如果去其他村子收粮食,铁定会有人去公社举报。

      这个是赖不掉的,到时一查,收购了几万斤粮食,好家伙,你要干嘛?你说去卖那就是投机倒把,劳改。

      你要说收了不卖,那更可疑,你不会是特务吧?粮食收了去通国?坐牢没商量。

      毕竟才1980年,虽然已经开始开放了,可是政策在未来几年内一直反反复复,一切都是摸着石头过河,现在仅仅是刚把脚伸到河里。

      两次卖粮食收入一万多元,陈夏相当满足了,这已经能支撑陈家四兄妹能过上富足的生活了。

      真正发财的机会,不是靠倒卖粮食,而是他空间医院里的那些药物。

      这些药物都是超时代的,都是经过国内外无数厂家投入无数人力物力财力研究出来的,结合了几十年的科技结晶。

      等以后慢慢有机会一个个放出来,绝对能推动整个国家的医疗卫生事业发展。

      关键是,陈夏本人也能获得无数丰厚的回报,前世那些药厂,哪个不是赚得盆满钵满的?

      陈夏在江边交易完粮食,又屁颠屁颠跑回了市区,钱进和方哲已经帮他联系了一大群厂领导子弟,现在大家都等在一个偏僻无人的地方。

      每个人手里都有一大堆票证,什么样的都有,这些领导家的小孩子从小都是温室里的花朵,一听家里的票证可以换粮食,还能得到父母的表扬,个个翻箱倒柜把家里的票证都拿了出来。

      陈夏也没有清点,反正他是肯定赚,巨赚还是多赚的问题,都不可能是少赚。

      一个个来,一手交粮,一手交票,大家都欢天喜地把大米绑在自行车上回家去邀功了。

      至于他们回家,是得到表扬,还是一顿挨打,就看他们自己的造化了。

      “陈·万元户·夏”已经带着两个好兄弟下馆子去了。

      钱进和方哲简直太开心了,既能帮助兄弟,又能天天下馆子,这是什么样的神仙生活呀。

      “来,为我们友谊干杯。”

      三个人大吃大喝一顿,开始了在西湖边闲逛,在一个公园的角落,陈夏每人给了他们100元钱,这把钱进和方哲都吓了一大跳。

      哪怕他们平时在家再得宠,也从来没有得到100元的零花钱过,这可是他们老爹两个月的工资啊。

      陈夏看他们两个傻愣着,一把塞到他们口袋里,“拿着,这是我们村大队长特意交待的,为了感谢你们的帮助,你们可是我们村的大恩人呐。”

      钱进和方哲涨红了脸,不知道是兴奋的还是吓的:“可,可这也太多了,要不给我们十元吧……”

      “让你们拿着就拿着,大丈夫怎么可以口袋里没钱呢,这钱呀你们可别被父母发现了,不过事先说好,你们不能拿钱去做不好的事情,我们是兄弟,以后有机会还想你们帮忙推销粮食。”

      两人也不多说,心虚地把钱藏进口袋里,一只手还死死捏着不肯拿出来,连逛公园的心思也没有了。

      陈夏一看就想笑,“行了,你们赶紧回家吧,带这么多钱万一被人堵路上就麻烦了。”

      “好兄弟,记得经常来信啊,明年要卖粮食包在我们身上,走了哈。”说完两人又跑又跳回家去了,路上还兴奋地吼了几下。

      当天夜里陈夏又回到了之江医科大学的男宿舍里借住,还是给了那个男同学两个肉包子,换来他对陈春的保密。

      晚上趟在床上,陈夏进入了空间医院里,看着满满一袋子的票证他也没有细数数量,只是按类别分别放好。

      现在市面上的票证通通都有了,他要买什么都不缺。

      接下来他要开始去四院上班了,一个月28元的工资,对陈首富来说真不够看的。

      但没办法,他需要这份工作,这年头没有单位的青年都被人当作“盲流子”,是被人看不起的。

      而且没有单位的人,做任何事情都容易被人误解,哪怕你再有钱,你没单位介绍信,去外地连个宾馆都没得住。

      还好,去四院还是做自己前世的老本行,可惜自己前世是外科医生,这一世估计先要在传染科待一段时间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