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田彩也香所有作品

      本来这个庆功宴全家都不想让老妈参加,她现在挺着大肚子实在不方便,可这么露脸的事老妈哪能放弃,不管不顾的非要参加,看实在是劝不动也只好由着她,好在有张向东和老爸两人一直护着,也没出什么差错。

      这次各家的家长都赶来了,祁姚瑶的父母自然也不会缺席,祁姚瑶的母亲简直就是成熟版的祁姚瑶,更添了一股熟妇的风韵,虽然穿着打扮并非多么华贵,但在这群家长中还是显得光彩照人顾盼生姿,张向东已经注意到老爸偷着看了一眼,两眼,三眼,好吧,被老妈发现了,他今天肯定会过得很愉快。

      祁姚瑶的老爸看起来倒是普普通通,穿着打扮都是很平常的模样,一身衣着只能说让人看起来干净舒服,一副老实巴交的模样。

      双方父母都在场,张向东和祁姚瑶也只能趁各自家长不注意时,互相挤眉弄眼一番,倒也另有一种刺激的感觉。

      看着老爸老妈高兴的样子,张向东觉得总算弥补了一些遗憾,前世自己做过什么让老爸老妈感到骄傲的事吗?

      当他们期待着自己考入大学鱼跃龙门时,自己却逐渐成绩下滑,更是因为打架只能选择参军入伍;当他们期待自己在部队立功受奖考入军校时,却接到了自己受伤住院不适合再留在部队的消息;当他们期待自己早日结婚开枝散叶,在地方上成就一番事业时,自己却因为饱受打击自暴自弃,每天守着那一亩三分地,变成了一条咸鱼…

      每当父母想要跟自己好好谈谈时,自己总是一言不发开车躲出去,还美其名曰跟父母有代沟,他们是老旧思想……

      前世,自己可真的是混蛋啊!

      张向东想着想着,泪水就涌进了眼眶,今生自己要让父母家人们感到骄傲,学业上要有所成就,事业上不说成为首富,起码也要富甲一方,开枝散叶更是小意思,再给自己几年时光,祁姚瑶、赵然、赵丹、李娜……

      想着想着,开始时把自己感动的一塌糊涂,慢慢的就开始跑偏了……

      ……

      在家中度过了开学前的最后几天,张向东在家也没闲着,除了跟祁姚瑶偷偷相会之外,往北京也跑了几趟,打一枪换一个地方,又出手了20根金条,换回了190多万的资金,这笔资金他准备先留着,等有机会时换成股票。他虽然对股票不了解,但他目标明确,盯着腾讯、茅台、淘宝买,不说能翻个几倍,总不至于亏了吧……

      ……

      终于到了高中开学这天,各家凑钱包了一辆中巴车,直接从村里开到县一中。

      张向东站在车里觉得自己失算了,本来他是觉得老爸需要照顾老妈,自己一个人就可以去报道,反正只要带了录取通知书和被褥就行,其他的都可以到学校再买,而且大家包车一起去也很方便。

      结果他发现忽略了其他的家长,各家堪称是全家齐上阵,甚至像赵思洋一样爷爷奶奶都跟来的都有好几家,本来这中巴车上座位就不太多,一下子上来这么多人还带着大包小包的东西,更是挤得像沙丁鱼罐头一样。

      一番努力总算都上了车,每人只有脚下那么一点点立足之地,那公交司机的脸都快绿了,这要是进了市里,肯定被交警逮住罚款,劝了半天这才把几个老人劝下车,司机师傅看其他人都没有下车的意思,只好上车启动出发。

      这一路,车厢里简直可以用密不透风暗无天日来形容,放眼看去,看到的都是举起来的手臂,好在张向东现在已经是1米8的大高个了,倒是免了闻别人“胳肢窝”的尴尬,不过这车厢里味道简直一言难尽,不知是谁有狐臭,那味道真的是钻鼻子,不时有人小声咒骂,谁TM味儿这么大还不自觉啊,引来一片哄笑……

      这严重超载的中巴车一路颠簸,终于到了县一中,车上的人争先恐后的逃下车,不少人拄着路边的树在那干呕,这一路可把大伙儿都给折腾坏了……

      刚好校门口就有交警,他们在那指挥送学生的车辆,这下把这司机逮了个正着,不过看在是送学生的份上交警也没有难为他,只是把他给训了一顿,警告他以后不许再这么超载,车上这么多人,万一出了事可了不得……

      张向东喘匀了气,到车上拿了自己的东西便赶紧去办手续,先到教学楼找到自己的班级。

      他这回被分到了到了高一1班,看还没几个人便排队交钱签字,领了宿舍房间号,又带着被褥赶到宿舍,宿舍是六人间,房间摆设很简单,只有三张上下铺的床,床下是两个放私人物品的柜子,靠窗的位置还摆了一套桌椅。

      先选了个靠窗的下铺把被褥铺好,见宿舍里还没人来便走出了门,一路打听来到学校里的小超市,买了一堆东西,牙缸、牙刷、牙膏、洗发水、沐浴露、毛巾、卫生纸、热水壶、脸盆、锁之类的都买齐了,拖着一堆东西返回了宿舍。

      等他到了宿舍,里面已经有了4个人和他们的家长,都在那整理自己的东西。

      都是刚来的新生,彼此都不熟悉,张向东便直接拿着东西到了自己的铺位,把刚买的东西一一都放进去。

      这时一个女家长可能看张向东就一个人,没有家长跟着又占了靠窗的下铺,便过来对张卫东道:

      “同学,麻烦你把这个下铺让出来一下行吗?我们家李辰身体不好,住上铺不方便。”

      张向东抬头看了看她口中身体不好的李辰,看起来比自己还壮,便拒绝道:

      “阿姨,实在不好意思,我从小身体也不好,您跟其他人商量一下吧。”

      那家长还不放弃,继续道:

      “同学,你就将就一下吧,我们家李辰成绩好,将来让他给你多讲讲题,好不好?”

      张向东被她逗笑了,他想起了这个李辰是谁,是跟他并列第一的那个家伙,当下道:

      “阿姨,真没必要,你们家李辰学习好,可我也不差啊,我这次考试也是第一。”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