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欲电影

      时间转眼到了1934年7月,付可乐的父亲付洗砚作为著名中医受国民政府邀请,赴南京参与协商制定中医条例。中医条例将确定中医的考核办法以及立案手续,从而推动中医的规范有序发展。也算是当时中医界的一件盛事,而且付洗砚还能顺便和一些老朋友聚聚。

      付洗砚这次出行预计要两周的时间。除非是毫无办法,他不愿仁心中医诊所每周二、四上午的义诊中断。于是他就要求儿子替代他义诊。

      付可乐愉快地答应了父亲。到了义诊的时间他就提前请假。他的上司王智祥也是医生,自然不会阻止他义诊。

      又到了一个周二的上午,这是付可乐第三次代替父亲义诊。前两次的效果很不错,就诊的病人满意度很高。其实这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付可乐是中西医兼修,并且中西医的水平都很高。

      和那次王天树来就诊一样,今天队尾又排了一个不知道医生上午只看十个义诊病人的人。那是一个三十多岁的男子,个子中等,身形瘦削,五官端正,精神却有些萎靡不振,看着就像一只白天的懒猫,总是睡不醒的样子。

      付可乐看完上午的第十个病人,正准备结束今日的义诊,就看到一个人突然就蹿到自己面前。此人正是那排在队尾的男子,他从口袋里掏出一小摞银洋放在诊桌上,说道;“大夫,我不需要你义诊。我出钱你帮我看病。”

      付可乐认真看着对方,说道:“别着急,我给你看病。你先坐下。”

      男子咧嘴笑了,坐到诊椅上,就听到付可乐问他:“你身体哪里不舒服。”

      男子有些郁闷地答道:“我的力气大不如从前,动不动就想睡,睡醒了还是昏沉沉的。”

      付可乐问道;“你什么时候开始抽大烟的?一天抽几次?”

      男子略感奇怪,说道:“你怎么能看出来我抽大烟?我抽了快有一年了。开头几个月两三天抽一次,现在一天一次,有时候一天两次。”

      付可乐给他做了一些身体检查,告诉他:“你没有什么病。不过你再这样抽大烟,大概活不过两年了。”

      男子大为惊讶,道:“这么贵的大烟,能把人抽死?”

      付可乐哭笑不得,说道:“当然能!你真的不知道大烟害人吗?”

      男子急道:“真的不知道啊!从来没人和我讲过大烟会抽死人。就是开头有人告诉我,抽了就能有神仙一般的感觉。最开始确实有很舒服的时候,抽一点就有。但是后来就越来越难,抽很多也只能感到一点点舒服。若是不抽,那就各种各样的不舒服了。”

      付可乐道:“你要继续这么抽下去,准活不过两年。”

      男子怒道:“王八蛋才继续抽。我原来是不知道抽这个会害死自己。回头我就去把那个哄我抽的家伙给做了。”

      付可乐道:“你打算戒了大烟吗?这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哦。”

      男子答道:“当然要戒。大夫,你能帮我戒吗?这东西,没得抽的时候,还真是有些难受的。”

      付可乐略有犹豫,戒毒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帮人戒毒同样不轻松。

      那男子见他犹豫,掏出两根小黄鱼放到诊桌上,说道:“大夫,你帮我戒了大烟,这两根小黄鱼就归你。”

      付可乐看他确实是不知道鸦片的危害才被骗上瘾的,而且戒毒的自身意愿也很强烈,就有心帮他一把。于是他伸手在那摞银洋里拿了三块,说道:“好。我帮你戒大烟。不过我不需要收你那么多钱,就拿这3块银洋,给你补充营养。我估计,要戒这大烟,至少要十来天。”

      那男子大喜道:“多谢大夫出手相救。我李锦华一切听从大夫你的安排。”

      付可乐将这李锦华安排在自家的一间空卧房内。自他母亲去德国之后,他家就只留两个老妈子帮佣了。一个负责做饭,一个负责其他家务。空余的房间是有好几个的。

      付可乐告诉李锦华自己要将他锁在房里。李锦华闻言有些自傲道:“这世上,哪里都锁不住我。不过,大夫你放心。不戒掉这大烟,我决不踏出房门半步。”

      然后付可乐又对他讲了一些毒瘾发作时会出现的症状,帮他做一些心理准备,又在房内准备了清水等物。李锦华就正式开始戒毒了。

      鸦片对于人体的毒害,一方面是神经方面的大脑损伤;另外一方面主要是影响人的精神状态,让人食欲不振,运动不足,这就很容易让人体营养不足。缺乏营养导致免疫力不足,缺乏营养还会造成消化吸收功能下降的恶性循环。另外,吸毒还会造成饮水不足,睡眠质量低下,这两点会使营养不足的情况更加恶化。而瘾君子但凡有点钱,都会送进烟馆,哪里会去补充什么营养。所以如若长年累月下来,没有几个能活。

      戒毒的头几天最为难熬,最为重要。付可乐干脆请了三天假,王智祥听说他请假原因之后,也跟了过来。王智祥这种会拿自己身体试药的医生,要他不对这个戒毒病例感兴趣,太难了!臣妾做不到!

      李锦华戒毒的第一天,他的反应还不算强烈。哈欠连天,坐卧不安,心烦意乱。不过毕竟李锦华不是普通人,竟然不动声色熬过去了。而且还听从付可乐的指导,打起精神吃了一日三餐,喝了许多清水。

      李锦华戒毒的第二天,就有些不好受了。各种症状都出来了。流泪、流鼻涕、流汗、哈欠不断、连续打喷嚏、身体发抖、呕吐、厌食……李锦华熬过去了。

      李锦华戒毒的第三天,这是最难的一天,在昨天的诸多症状外,还增加了头疼、各种骨头疼、腹痛、抽筋等。李锦华艰难地熬过去了。

      这两天时间内,李锦华展现了强大的意志力。付可乐有一种感觉,如果换成自己,在这种情况下,也就能做到差不多的程度。这已经是很高的评价了。

      从第四天开始,情况就明显不断好转了。各种可口的食物,适量的清水,还有付可乐煎的中药进一步加快了良好的发展态势。

      李锦华戒毒第十天,他已经觉得自己像换了一个人一般。这种身体比之前健康的多的感觉几乎是无法描述的,懂就是懂,不懂就是不懂。

      李锦华踏出房门,径直走到付可乐跟前,扑通一下就跪了下来。

      付可乐连忙侧身避开他的跪礼,走到他身边,费了好大劲才把李锦华拉起来。

      李锦华眼中隐隐有泪光,郑重道:“付大夫对我有再造之恩,我燕子李三日后愿为你效犬马之劳。”

      付可乐吃惊道:“你竟是大名鼎鼎的燕子李三?”

      李锦华不无骄傲地道:“正是。”

      民间皆知,“燕子李三”常年在平津活动,曾经成功偷窃过许多高官显贵,北洋政府首脑段奇瑞、国务总理泮虎等。而且李三在偷窃得手之后,还会在现场留下一只白色的纸燕子,以示自己是“明人不做暗事。”

      付可乐笑道:“你可知若是跟着我做事,可能死的更早。”

      李锦华讶异道:“你不是大夫吗?”

      付可乐答道:“我确实是医生,但是我平日里一般不行医。前些天在诊所义诊是临时代替我父亲。我现在的身份是复兴社特务处天津站情报组的组长,我的工作主要是和日本人斗争。”

      李锦华兴奋道:“原来如此!那我更想跟着你干了。日本人太坏了,我早就想教训他们了。我从前找不到路子,最多也就偶尔偷一些他们的东西。”

      付可乐道:“那你可得想好了,跟着我干事,就是为国民政府做事。你可就不能想偷什么就偷什么,想偷谁就偷谁了。”

      李锦华道:“这个我能听你的。我并不差钱,以前偷的钱我也送了不少给穷人们,再说我现在也不用花钱买大烟抽了。“

      付可乐想了想,觉得这“燕子李三”是个特殊类型的人才,使用得当的话,可以起很好的作用,于是就答应下来:“既然你已经想清楚了,我可以收下你。你暂时先住在我家,明天我带你到我们天津站。我们站长你见过的,就是前些天你戒大烟的时候来过好几回的那人。”

      次日,付可乐将李锦华带到王智祥面前,告诉他李锦华就是“燕子李三”,现在愿意加入复兴社特务处,为国民政府效力,为抗日出力。

      王智祥当场拍板收下李锦华,并且按照特殊人才的待遇规定授予李锦华少尉军衔,加入天津站情报组,归情报组组长付可乐指挥。

      若是那天没有遇上付可乐,李锦华本来正要前往北平,继续不断偷窃,不停抽大烟,抽到死为止了。“燕子李三”的命运转了一个方向,人生的际遇就是如此奇妙。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