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米影视破解版

      张兵在电梯门口等着自己,周涛倒是非常的意外。

      看到周涛从电梯门口走出来,张兵连忙上前打招呼:“涛哥,我找你找的好辛苦,可算等到你了!”

      “呵呵,是吗?找我做什么?”

      周涛苦涩的笑了笑,自从同学会那件事之后,他对张兵的态度已经没有以前那般的好了。

      之前两人算是所有大学同学里面联系最为密切的了,最主要还是在读书那会儿就是上下铺关系,兄弟情比较浓,在毕业之后,两人又都回到了清江市工作,见面的时间就更多了。

      不然,周涛也不会将李帆介绍给张兵认识。

      只可惜,周涛也没有想到,他会跟唐继风混,他更没有想到的是,唐继风居然如此的记仇。

      “上周就想跟你说了,我被调到恒源建材来上班了,当时本来想问你在哪个部门的,结果因为太赶,所以才没有来得及开口。今天好不容易忙完,我就想来碰碰运气,看看能不能遇到你,现在想来,运气还算不错。”

      张兵笑的很开心,好像捡到了钱一样。

      或许他是真的想要跟周涛做兄弟做朋友,他之前做什么也不过是因为在唐继风手上做事,才有种被逼无奈的感觉。

      不过事情也算过去了,而且当天晚上发生的事情也没有什么延续,因此他认为周涛是一个大度的人,断然不会因为这种事情而记恨自己,所以才特地跑到电梯口等周涛的。

      周涛摇了摇头,笑着说道:“你不会就打算跟我站在电梯门口一直说话,饭都不吃吧?”

      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

      更何况,现在去了推广部,是一个比较耗费脑力的部门,这个午饭就更要吃了,不然饿的快的很。

      “对对对,涛哥说的是,走嘛,今天我请你!”

      “你请我?你小子,无事不登三宝殿,一定别有用心啊!”

      周涛半开玩笑的说道。

      其实在周涛心里,也压根没有生过张兵的气,他也知道同学会那天根本也是唐继风的安排,张兵甚至都不知情。

      没办法,为了生活,有时候真的是身不由己。

      而且以周涛对张兵的了解,他这个人没什么心机,为人比较热忱,做事认真,交朋友也交心,自然也不会因为那天晚上的事情而对他不满。

      唯一让周涛觉得遗憾的是,张兵好像铁了心的要跟着唐继风混一样,也不知道是唐继风给了他多少好处,还是说有什么特殊的原因。

      张兵倒是单纯的很,听到周涛这么一说之后,立即笑的更灿烂了。

      “走嘛!你我兄弟还说那些干嘛!一边吃饭一边说!”

      说着,一把就拽着周涛往餐厅方向走去。

      而在路过保安科门口的时候,周涛下意识的瞟了一眼监控室,却并没有发现李春梅,周涛心中居然有一种莫名的失落。

      说来也奇怪,今天是这周的第一天上班,到现在,他都没有看到李春梅的身影,也没有接到李春梅的电话微信之类的。

      加上周末两天时间也没有与李春梅联系,这算下来,整整三天了,也不知道李春梅在干什么。

      不过周涛也没有想太多,先吃饭要紧,说不定一会儿在餐厅能遇到呢。

      时间其实还算早,还没有到十二点,因此,餐厅的人并没有那么多。

      公司各个部门的用餐时间其实还是有差别的,最主要还是因为怕人太多,造成餐厅过于拥挤,吃饭的时候没有位子。

      当然,随着外卖的盛行,现在在公司工作的员工有很多都不愿意下楼去吃饭,转而喊外卖,所以也使得休息的时间变得更加的多了些。

      来到餐厅,本来张兵打算上二楼请周涛的,可惜周涛拒绝了,反正一顿午饭,用不着那么隆重,也就随便点了三个小菜,找了一个比较人少的区域坐了下来。

      “说吧,你怎么来这里上班了?你不是跟唐继风在恒丰酒店上班的吗?”

      周涛率先开口问道,这也是他心中一直的疑惑。

      “哎,这件事,得从那天晚上说起。”

      “那天晚上?同学会?”

      周涛一愣,难道当时自己走了之后,还发生了什么?

      张兵点了点头,有些无奈的说道:“嗯,就是那天。”

      “哦?发生了什么?这算是被流放了吗?”

      周涛打趣的问道,倒是对这件事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周涛从来都不是一个喜欢落井下石的人,可是唐继风之前那样针对自己,自己也想听听到底发生了什么,以至于他这样的皇亲国戚也能被流放边疆。

      毕竟,在整个恒丰集团来说,恒源建材是相对来说,最受集团内部员工嫌弃的。

      说到底,还是因为恒源建材是收购的,而且还是搞建筑材料生产销售的这一块,其实就是属于搞实业,对于整个集团来说,盈利绝对比不过酒店,餐饮,娱乐这些方面。

      有句话怎么说的,搞实业的,都是赔钱的,大部分都是靠着政府的低息和补贴来维持的。

      这话确实不假,真正搞实业,搞生产的,往往都是被其他餐饮娱乐消费行业所鄙视瞧不起的。

      因此,作为恒源建材的董事长温华良,在温家几个兄弟姐妹的眼中,其实也是一个被父亲温国楠投闲置散的存在。

      甚至很多皇亲国戚都已经明白了,将来恒丰集团这个帝国的继承人绝对不会是温华良。

      连董事长都是如此的不被看好,可想而知,其他的员工自然就更不被其他集团旗下的公司所看好了,来到恒源建材,那无疑就是被流放边疆。

      张兵先是喝了一口汤,然后叹息一声,淡淡的说道:“那天发生的事情谁都没有想到。后来在你们走了之后,唐继风才雷霆震怒,将包间里面的桌子都给掀了,那顿价值八万八的饭也没吃上一口。”

      “这人以前读书就很脾气暴躁,只是没想到,现在他好像更加的变本加厉了!其实我从来都没有想过,他居然还是恒丰集团的皇亲国戚,按道理,这样的一个人,身上不应该有那么的戾气才对!”

      周涛表示对这个唐继风还是不太了解,好像并没有看懂这个人。

      张兵再次开口道:“其实读书那会儿还行,只是经过那一次登山事件之后,他确实像是完全变了个人一样。”

      “什么意思?完全变了个人?难道他有双重人格?”

      周涛一听,不禁联系到自己也是自从那件事之后出现了所谓的第二人格,他就下意识的认为唐继风也有。

      张兵见周涛反应如此强烈,倒是愣了一下,随即又道:“双重人格?这倒是没有发现。不过我感觉他确实像是变了个人一样,而且他一直都在怪你,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会如此的针对你,实际上,当年那件事,你也是无心的,而且你也是受害者。”

      “说实话,当年的事情,我只记得一部分,我晕了之后发生的事情,完全不清楚。”

      周涛也是一脸无奈,如果他能够清楚知道这件事的话,可能唐继风不会如此的憎恨自己吧。

      听到周涛这么说,张兵突然眼中闪过一丝光芒,道:“对了,当年你是和唐继风一起追出去的,会不会是在追那个黄牛的时候,你们发生过什么,所以导致唐继风会针对你?”

      “这个有可能,但我真记不得,你可以问问唐继风试试。”

      “问他?算了,其实当时他也受了伤,只不过他没有说出来而已,到现在,他也不愿意提当年的事情,反而一门心思的说是你造成的!”

      张兵也是很无奈,这件事恐怕是解决不好了。

      “我造成的?”

      周涛无语,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