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漫画之无翼德漫画内番

      “嗯,乖孩子,此事再不可对任何人提起,不然连我们也保不了你。”说着苏茹才慢慢走回座位,对张小凡道:“你学了大梵般若之后呢?”

      张小凡道:“之后普智就把我打晕了,再醒来的事你们也都知道了。”

      苏茹点点头,见他面露哀色,转移话题问道:“那幽谷的事呢?”

      “有了珠子帮忙抵抗那股恶心之感,我就救出了那猴子,谁知这时那珠子突然青光大放,我顿时有种血液逆流的感觉,七窍出血,不得已就拼尽全力把它扔了出去,谁料当时头晕眼花,竟然把珠子扔向了潭中央的短棒,那短棒此事也黑气大盛,两者一青一蓝,竟然自己打了起来,不过珠子上的青气却有些被短棒的黑气压制。”

      苏茹拿起那短棒,再次仔细端详起来那棒身和深紫色珠子,突然脑海灵光一闪,看向田不易,“那晚黑衣人意图从普智手中夺走噬血珠,而普智给小凡的珠子又如此邪气,相必它就是那凶名赫赫的噬血珠了。”

      田不易点点头,“我也这么认为。倒是不知这黑色短棒又是什么绝世凶物,竟然可以胜过噬血珠。”

      张小凡见他看向自己,连忙又道:“后来青气被黑气压的节节后退,那珠子就开始吸噬我的精血,然后青光再次反击,两者缠斗在一起,我被夹在中央,血液源源不断的流向珠子,最后那珠子和短棒竟然慢慢融合在了一起。”

      田不易再次查看了一下短棒,果然见那珠子深嵌在短棒之上,面色凝重道:“我有些明白了,这短棒和珠子融合,而你我又无法驾驭它,八层是无意间成了血炼之物,认了老七为主。”

      “哦?这倒奇了,”苏茹闻言沉思道:“传闻魔教妖人血炼之术凶险异常,又极为神秘,鲜少有人习会,难道机缘巧合被小凡无意间炼成了,只是这两件大凶之物长期待在小凡身边,只怕会影响小凡心志,不易,不如就让小凡把它留下吧。”

      张小凡心中一惊,他当然知道苏茹是一片好心为自己,但噬魂棒是他冒死才得到的法宝,威力逆天,关系到他未来的一切,岂能留下?他嘴角勉强扯出一丝笑容,正色道:“师娘好意弟子心领了,只是既然此物能以我之血为媒融合,认我为主,定是与我有缘,弟子就想用它当法宝,还望师娘应允。”

      田不易皱眉道:“不行,此物乃魔教之物,邪气太盛,会影响你心志,将来时日久了,必会让你走火入魔,沉沦杀戮魔道。何况你既然是我青云门之人,怎么能用这魔教法宝?”

      张小凡深吸口气,继续争取道:“师父,人心有善恶,但宝物却无正邪之分,便是正道法宝,仙家灵剑,落到魔教之人手中,也可成为杀人利器,助纣为虐。同样的,若这法宝落入我手中,我以之斩妖除魔,那它便是为民除害,匡扶正道的宝物。”

      田不易眉头又皱了起来,脸上怒色再起,立马就要发作,只是他刚刚要起身再去教训这个强词夺理的小弟子,旁边的苏茹又护了起来,拉住他的手道:“好了,你怎么总是这样暴躁易怒,就不能好好说话吗?看你把他伤成什么样了?还不够吗?”

      所谓一物降一物,田不易对这个美艳漂亮又英气十足的妻子是真的一点办法没有,他深吸一口气,不耐烦道:“好了好了,你自己看着办吧,我连教训自己徒弟都不能了,真是岂有此理。”说着就站起身,有些置气似得回了后堂。苏茹有些好笑的看着他的背影,笑道:“你的师父啊,就这个脾气,小凡,我觉得你说的也挺有道理的,那这短棒你就留下吧,只是万不可粗心大意,被这邪物影响了心志。”

      “师娘放心,弟子一定时刻小心。”张小凡心中松了口气,忙快步走到苏茹身后,讨好似的轻轻为她按摩肩膀。苏茹嘴角弯起一抹笑意,舒服的闭上眼享受着他的按摩,似不经意的说道:“灵儿这孩子似乎喜欢你的紧呢。”

      张小凡手中动作一顿,略有些尴尬道:“师姐的确对我很好,总是护着我,像师娘一样,都是我的亲人。”

      苏茹嘴角轻扬笑道:“只是亲人吗?”随即转过头看着他,顿了顿,噗哧一声笑了出来,“也对,从那方面讲,确实是亲人呢。好了,师娘我还没老,用不着你伺候,快回去吧。”

      张小凡道:“师娘待我恩重如山,何时伺候您都是应该的。”

      苏茹轻嗔了他一眼,美眸中却流转出一种淡淡的愁绪,温柔如水的轻声道:“老七啊,时间飞逝,你来大竹峰也有两年了吧。”

      “是的师娘。”

      小轩窗,月如霜,清风吹过堂外的竹林,沙沙作响,月光下竹影摇曳,好像女子的曼舞。

      苏茹看着门外的一切,也看着透过大门射进来的白月光,她的情绪有些低落,良久才似喃喃自语般道:“岁月不饶人啊,百十年弹指而过,人生如过往云烟,到了了,都终将离去,回首曾经,终究万事随风去,往事如烟渐渐模糊消散,说不定什么时候大限也就到了。”

      痴求长生乃是修真炼道的初心,也是人对于死亡的恐惧。然而岁月悠悠,纵然你生前如何辉煌,终究抵不住时间的长刀。人生终有一死,普通人生老病死,人生不过区区数十年,短短三万天。

      而修仙者寿命有长有短,修为高深者甚至可以有三五百年寿命,尽管如此,大多没有看破红尘生死的修仙者反而更怕死,人啊,都是有贪欲的,得到的越多,就想得到更多,就越怕失去。

      而张小凡面前的苏茹此刻就是如此,或许将来某一天她可以看破生死,也或许为了天下正道苍生,为了挚爱的人,她可以义无反顾的去牺牲自我,但此时此刻的她却是怕死的,或者说是怕失去现在所拥有的一切。

      张小凡突然又想到自己,他不明白为什么自己死后会来到这里,但却异常感激命运的安排,作为一名消防员,他可以为了救人而不顾一切,哪怕献出自己生命,但同样的,他也是怕死的。

      死亡,简单的两个字,却代表着消逝和湮灭,那种烟消云散,彻底消失的感觉真的让人思之恐惧。

      但恐惧又能如何呢?痴求长生近百年的普智不还是照样死了,古往今来任你天资绝世,修为通天,或者权倾天下,绝色倾城,苍天饶过谁呢,不一样死的不能再死吗?时间飞逝,多少年后,终归什么都没有留下。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