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哥干

      “卧槽,这女的就是梁教授的女儿?”

      宁羽整个懵了。

      他对这姑娘的印象还是挺深刻的,因为他很少有被别人气到的时候,可那天宁羽是属实被这女的气的不轻。

      明明是那大爷碰瓷讹人,可这女的不分青红皂白的帮助骗子,现在想起来他都还有些不爽。

      “爸,这家伙怎么会在咱家啊?”

      梁丽指着宁羽没好气的问道。

      梁教授也是一脸懵圈∶“怎么,你认识宁医生?”

      “爸,您忘了之前我跟您说过的那个开车撞人还想肇事逃逸的司机么,就是这家伙啊!”梁丽解释道。

      那天的事发生后,梁丽自以为做了件好事,回来后就把自己见义勇为的行为跟她爸说过,梁教授这才反应过来原来宁羽就是闺女嘴里说的那个不负责任的司机。

      “丽丽,这中间一定有什么误会,宁医生就是治好我病的救命恩人,他不仅医术了得,为人也是随和大度,怎么会做那种肇事逃逸的事了,一定是你误会他了!”

      明白是怎么回事后梁教授立马替宁羽说起话来。

      这倒是让宁羽有点受宠若惊,毕竟这女的是梁教授的亲闺女,梁教授首先没有怀疑宁羽的行为,而是立马替他说话说这其中有误会,宁羽还是挺感动。

      毕竟那天的事真是个误会,他属实是被冤枉了!

      “听到没有?没事多跟你爸学习学习,这么大的人了连一点辨别是非的能力都没有,我早就说过那天那大爷是碰瓷的,你还非不信,真是有够笨的!”

      见梁教授是站在自己这边的宁羽底气都足了些,一脸得意道。

      “你……”

      见宁羽如此得意梁丽莫名来气,指着宁羽道∶“爸,你看看这家伙的小人嘴脸,他哪像什么好人啊!”

      “胡闹!宁医生怎么说也是爸爸的救命恩人,你怎么能这么无礼呢?快给他道歉!”

      看的出来梁教授平时对闺女的家教还是挺严厉的,见女儿用词不当立马板着脸呵斥起来。

      “要我给他道歉,我才不呢!爸,您是病人,他是医生,他救你那是他分内的事,您住院看病又不是没花钱,根本犯不着谢他!”

      梁丽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

      “你……”

      听到这里梁教授越加生气了,只见他抬起胳膊一巴掌扇在梁丽脸上。

      啪!

      这一巴掌清脆响亮,梁丽脸上瞬间泛起五根手指印。

      宁羽直接看懵了,他也没想到梁教授居然这么严厉,为了维护他不惜动手打自己亲闺女了,这倒搞的他有些不好意思了。

      “快给宁医生道歉!”梁教授喝道。

      梁丽没有说话,只是扭头狠狠的瞪了宁羽一眼,随后抓起桌上的包直接夺门而出。

      “你给我回来!”

      梁教授在门口喝止着,不过梁丽并没有理会他,坐上电梯就走了。

      “鬼丫头,这么多年书都白念了,一点教养都没有!”

      梁教授站在门口气愤的嘀咕着。

      此刻宁羽觉得巨尴尬,虽然他是挺不待见梁丽可还不至于到恨的地步,梁教授为了维护他居然动手打了梁丽,这是宁羽万万没想到的,搞的宁羽突然有些罪恶感了。

      “梁教授,对不起,我……”

      “宁医生你不用道歉,这事根本不是你的错,都是那丫头出言不逊,打她一次让她长个教训也好,省的这么没大没小的出去也会被别人打!”

      宁羽本来还想道个歉,可梁教授却抬手打断了他,他这么一说宁羽越觉得尴尬了。

      “要不你还是出去看看吧,到底是个姑娘家的,万一出什么事就不好了。”宁羽道。

      “没事,不用管她,这丫头性子的我比谁都清楚,等她气消了自然就会回来了,别管她,咱们吃咱们的!”

      梁教授说罢直接把门关上拉着宁羽回屋里去。

      梁教授亲自下厨准备了一桌子丰盛的饭菜,甚至还把自己珍藏的好酒好烟都拿出来招呼宁羽,热情的宁羽都有点不好意思了。

      “宁医生,来来来,快尝尝我的手艺!”

      “还有这酒,你可也得尝尝,这是我一个老朋友送我的。”

      梁教授各种热情,好像丝毫没有为刚才的事心烦。

      不过宁羽又不傻,他哪会不知道梁教授这是装呢,做父母的有谁不担心儿女的?

      梁教授出于人情和礼貌才会打梁丽的,不代表他不心疼自己闺女,相反宁羽也能猜到,梁教授这会儿说不定已经在后悔了。

      “梁教授,我……”

      宁羽正想说些什么,他刚抬起头突然注意到对面书架的一张字帖。

      严格来说真正吸引到宁羽注意的是字帖上面写的东西,这是一种奇怪的符号,好像有什么规律似的,可又很神秘看不太懂。

      最重要的是这种符文宁羽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这跟他从苏州古墓中得到的那块黑色石头上的符文貌似挺像!

      “宁医生,你怎么了?”

      见宁羽愣住梁教授好奇的询问道。

      宁羽放下碗筷,起身走到对面的书架上将那张字帖拿了起来,他仔细对比发现这上面的符文跟那块黑色石头的真是越看越像。

      “梁教授,这画的是什么东西?”

      宁羽指着字帖上的奇怪符文问道。

      “宁医生你视力可真好,隔着这么远都能看到。”

      梁教授先是惊叹了下宁羽异于常人的视力,随后解释道∶“这是一种古文字,具体源自哪个年代我也不太清楚,总之在很多年代的文物中都有出现过!”

      “古文字?”

      宁羽听的一惊。

      难怪他觉得黑色石头上的符文排列有序像是有什么特殊的含义,原来这是一种文字!

      见宁羽这恍然大悟的模样梁教授也不禁好奇起来∶“宁医生你问这些干嘛?难道你对这些古文字也有所研究?”

      “我曾在户外捡到过一块奇怪的石头,上面有刻着类似的符文,所以好奇问下!”

      宁羽解释道。

      一听这话梁教授立马来兴趣了∶“哦,是么,那块石头现在在哪儿,能不能借我看看?”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