柚木铃

      嘭!!

      墨竹手中倏的出现一根细长的竹子,朝着邪魂师的胸口刺去。

      扦插之术!

      邪魂师见状,脚下突然发力,轰隆一声,地面四分五裂。

      墨竹重心不稳,眼看就要倒下,趁此时机,一条血色的手臂从上方袭来,撕裂空气,迎面劈下。

      嗖!

      见闻色霸气全开,预知到危险墨竹连忙开启“破障之锋”进入灵体状态。

      邪魂师的攻击当场穿过墨竹的身体,落在地上,当场出现一条深邃的沟壑。

      墨竹咽了口吐沫,心中骇然,这就是魂帝的力量吗?

      “错玉切!”

      墨竹一剑刺出,银白的竹剑上缠绕激烈的旋风,直击黑袍人胸口。

      当即,旋风上的力量在黑袍人胸口上摊开,磅礴的力量将其击飞数米,并将黑袍撕裂,露出藏在黑袍下的面容,以及……手臂上的黑色莲花。

      黑袍人长着一张刚毅的脸庞,五官端正,从断裂的黑袍下隐隐看出他很强壮,黝黑的皮肤下蕴含强横的力量,不容小觑。

      强攻系魂师吗?

      墨竹解除破障之锋,回到本体中,精神高度集中,攥紧手中的刀剑,不敢大意。

      “墨哥,怎么办?”

      唐三等人来到墨竹身边,摆好架势,看着是一副即将召唤武魂开打的状态,实则暗中早已经握住了诸葛神弩的手柄。

      他们知道自己和眼前邪魂师的实力差距,所以第一时间开启武魂倒不如换成偷袭,没准能让对方翻个跟头。

      墨竹冰冷的黄金瞳注视着邪魂师,一声不吭。

      对面的邪魂师撕掉自己的黑袍,冷静的看着对面带着诡异面具的墨竹,问道:“你是怎么知道我是邪魂师的?”

      邪魂师?!

      除了唐三外,众人很迷茫,邪魂师,是什么魂师?

      唐三见众人不懂,解释道:“邪魂师,武魂是邪恶武魂的魂师或者吞噬他人气血或者灵魂之类的东西,来增强自身实力的魂师。邪魂师的定义很广泛,现在还没有一个确定的概念。”

      对面的黑袍人惊讶的说,“这位小哥很懂嘛,看来和武魂殿的关系不简单啊。”

      虽然现在有邪魂师,但大陆上的邪魂师基本上都是由武魂殿解决,一般大宗门和帝国都不管这件事。

      所以,魂师界的家族里几乎很少有人知道邪魂师。

      唐三正想说什么,墨竹闷闷的声音传来,“我们武魂殿可是有专门消灭你们这群祸害而建立的部门,我们早就盯上你了,最好乖乖投降,能给你留个全尸。”

      “哈哈哈,留全尸?就凭你们?”邪魂师不屑一顾。

      “当然不是凭我们,你真以为我们就这几个人吗?”墨竹倨傲的抬起头,黄金瞳中满是轻蔑之色。

      邪魂师眉头一皱,沉默片刻后,转身就要逃跑。

      在他动的一瞬间,墨竹突然消失,眨眼间就出现在邪魂师眼前。

      嗡——

      剑鸣声响起,明镜般的剑身剧烈颤抖,裹挟锋利的疾风剑意的长剑自上而下,迎面挥出。

      邪魂师身上六个魂环闪烁,一颗巨大的牛头出现在身后。

      哞——

      沉重的牛叫声响起。

      顿时,以邪魂师为中心,一股肉眼可见的气浪扩散而出,狠狠地撞在了墨竹身上。

      邪魂师抓住空挡,连忙远遁而去。

      可突然间,一抹金色的光芒出现在他眼前,闪烁着金色龙鳞般光辉的人影立在身前,狠狠地冲向他。

      邪魂师以为是武魂殿的人,然而定睛一看,这人竟是墨竹。

      嘭——

      沉闷的一声响起,墨竹直接将其撞飞出去数米,旋即扬起亚扎卡纳之剑,迎面砍去。

      “凛神斩!”

      “第三魂技:不动如山!”

      邪魂师周身升起一层血色的屏障,笼罩住他的全身。

      呲啦一声,墨竹的亚扎卡纳之剑宛若击在铁石上一样,竟迸射出激烈的火花。

      “第一魂技:冲撞!”

      邪魂师俯下腰,肩膀冲着墨竹,一个血色牛头在身前凝聚出,全身魂力源源不断的往脚下汇聚。

      只听卡崩一声,邪魂师脚下的地面再次破碎,随之猛地冲了出去,撞在墨竹的胸口上。

      墨竹见状,连忙将自己的龙之铠甲开到最大,霎时金光璀璨,史莱克众人情不自禁的闭上眼睛,只有朱竹清,她眼中闪烁着同样的光辉,这才看清一切。

      这就是墨哥的实力吗?

      轰——

      两股磅礴的能量相撞,空气先是沉寂一秒,后轰然爆发,卷起一层强大的冲击波。

      邪魂师见状,眼眸中竟升起了嫉妒之色,能以魂宗的实力硬抗魂帝的一击,此子非池中之物。

      就在他想加大魂力的输出,将墨竹撞飞出去时,隐隐间有一头巨龙翻腾而出,在墨竹周身翻腾,替他挡住自己的攻击。

      很有意思的力量,若是我获得了,在黑莲教定能讨到一个分殿殿主的位置。

      一时间邪魂师眼中燃起了贪婪的火焰。

      但他并没有因此失去理智,他来索托城,只不过是探查一下为什么在索托城的线人失踪。

      现在看来应该是被武魂殿发现,当场斩杀了。

      此地不宜久留。

      轰——

      墨竹当场被震飞出去数十米,镶嵌在墙壁中。

      邪魂师也倒飞出去五六米,利用魂力强行压下颤动的五脏六腑,心有余悸的看了墨竹一眼后,快速离开离开此地。

      凭借这股实力,此子定是武魂殿天才,身边不可能没有保镖或护卫,要赶紧离开才行。

      唯一没有被金光干扰视线的朱竹清忙朝着墨竹跑去,将他从墙壁中拉出来。

      “噗!”

      出来后,墨竹喉咙一甜,一口鲜血喷洒在地上,脸色当场苍白几分。

      “你没事吧,墨哥。”

      朱竹清神态焦急,她还是第一次见墨竹受伤,下意识的把背后叫墨竹的称呼说了出来。

      墨竹抹了抹嘴边的血,冷笑一声,“没什么大碍。”

      “你还笑的出来,刚才他都要走了,你为什么还上!”朱竹清神色忧虑,斥责道。

      墨竹愣了数秒,死死的盯着朱竹清,眼中透着不可思议。

      朱竹清意识到自己失态了,连忙转过身,背对墨竹,语气恢复往常的清冷和淡然。

      “我没……没其他意思,就是…就是你想啊,你死了谁帮我训练啊。”

      傲娇了啊,小野猫。

      墨竹发自内心的笑了一声,然后在小野猫发怒前连忙收回笑容,扬起自己的左手。

      “看,这才是我的目的。”

      朱竹清看去,是一个普通的黄色羊皮袋子。

      “这有什么用?”

      “我对他们的组织一点也不了解,所以我需要信息。”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