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秀直播申请主播

      怂不怂是杨肃的选择,但是想从詹闶手里过关,可么那么简单。詹大掌教要是冒起坏水来,放屁都有毒。

      想要活下来可以,但是要看看你有没有活着的价值。先从自己的身份说起,在那些污蔑詹闶和行道教的团伙中是什么角色,又知道哪些消息。

      另外还有,今后你就是名教的叛徒了,要在规定时间把那些人说了什么,做了什么,有哪些计划,统统进行汇报。

      杨肃也不是扭扭捏捏的人,既然选择了背叛,配合起来也十分给力。竹筒倒豆子般说了有快一炷香时间,把知道的每一个字都交代了。

      可惜他地位不高,在那个府学生的团伙中,也就是个跑腿的角色。否则也不至于别人都住进客栈了,他还得跑出来另找地方。

      不过没关系,只要有了一个突破口,整座大坝的坍塌就剩下时间和技术这两个问题。而詹闶最不缺的就是技术,拿技术换时间完全没问题。

      掏出一颗维生素片让杨肃嗑了,再扔给他七颗蓝色的钙片,这七颗是暂时化解毒药的,维生素是压制毒药发作的。

      七颗蓝色药丸每天一颗,七天之后尿液就会复正常了。然后每隔七天汇报一次消息,换取一颗维生素压制毒性,有重要消息也可以随时汇报。

      另外还得在七天之内做到另一件事,送一个人头过来。不是让他杀人,就是选取一个同伙,比他地位高的,送过来让詹闶下药。

      所有程序结束,都快过三更天了。詹闶也不想再跑出去撞运气,万一碰上巡夜的也是麻烦,这种事蛛丝马迹越少越好。

      大手一挥,地上出现两只竹板的行军床,区别是一张有铺盖一张没有。就这里对付一晚上吧,杨肃怎么说也是手下的临时低级马仔了,给张床睡睡不算过分。

      也正是这一手,让杨肃彻底死心塌地了。给手段高明的人当狗也是活着,总强过为技艺稀松的去死,而且谁正谁反还不一定呢。

      都说子不语怪力乱神,可孔老二也没说啥是怪力乱神啊,反倒污蔑詹闶和行道教有些下三滥,认了吧。

      收服了杨肃,在那帮预谋着搞事情的生员中埋下钉子,詹闶心里也就有谱了。如果能继续如法炮制,再拿下两个比较核心的,应该就能保证万无一失。

      盘外招要用,正面的火力也得释放出去,被动挨打可不是詹闶的风格。不但要释放,还得是大张旗鼓的释放。

      三月初八,因为意外而拖延了十来天的书馆,正式开门迎客了。鼓楼斜街靠积水潭的一侧,行乐书馆一大早就开始张灯结彩,还请来了专门的锣鼓和舞狮班子,恨不能把门对面刚解冻的积水潭也搅起风波。

      大肆庆祝,自然得广邀宾朋。上至郭资这种守牧一方的封疆大吏,下至杂造局大师这类的九品芝麻官,军中也来了张玉、谭渊、李濬等好几个詹闶先后认识的军官。

      连那些平常没有往来的普通官员,大多数都有所表示。能来的亲自来,来不了的也派人送了贺礼。如今北平城里的气氛很微妙,谁都不想粘上浑水,所以今天这座书馆的开张,就是证明自己“清白”的最佳时机。

      在这些官员武将之外,还有一个不请自来的和尚,正是道衍大师姚广孝。虽然他是以私人身份来的,但詹闶却知道这是阿棣的一份情谊。

      近些日子有赖那帮府学生的大力宣传,关于詹闶和行道教的各种谣言,大有甚嚣尘上的趋势。

      以郭资为首的几个还算关系不错的文官朋友,先后表达过出面训导和压制的善意,都被詹闶婉言谢绝了。

      明初的官员中有很多都是非科举入士,本来在那些读书人眼中就要少点根基,詹闶可不想让人家因为自己的事成为靶子。

      包括郭资也是一样,别看他是进士出身,只要他敢和行道教站在一起,那些眼睛里只能看到利益的读书人们,一样不会对他手下留情。

      军中武将们倒是个个都不在乎读书人的态度,可他们没有管辖读书人的权利。文臣武将自古就是分为两边的,他们只能干着急没卵用。

      倒是阿棣还真想出办法了,文人的问题他不好插手,但是可以曲线一下,从行道教类似的方向上做文章。

      北平的道观还不多,也没有特别出名和号召力强大的道士,但道衍大师却相当合格。住持庆寿寺十余年,很是有些香火根基,他能与詹闶谈笑风生,足以说明一些问题。

      要论詹闶的本意,肯定不希望其他势力团伙来帮自己“解决难题”,那样会显得行道教很羸弱,显得他这个掌教很无能。

      再说了,区区一小撮毛都没长齐的生瓜蛋子,能有什么大的威胁。就算再加上北平府学,乃至于更高一些级别的幕后黑手,那又能怎样呢。一管子亚甲蓝干下去,逮一个疯一个。

      可阿棣已经把人安排过来了,而且詹闶对道衍是这个和尚还是抱有好感的,只能是接受下来并表示感谢。

      话说大家都是提前就开始考虑局势的人,又恰好站在同一阵营,还都打着宗教的幌子,天生就会有亲近感。

      道衍大师的出现,让詹闶不得不打乱之前的排座顺序。二楼雅座正对舞台的位置,就变成了郭资上座,詹闶和道衍大师侧坐,原本的一位参政被安排在了旁边和张玉同桌。

      开业当天的节目,也是精心挑选过的。第一场为了显示新书与旧书的表演方式不同,特别选了连着两回的《水浒》简说。

      负责开场的,是八个说书艺人中詹闶认为效果最好的三个之一。上台来也不多废话,坐稳了直接定场诗压阵:“望门投止思张俭,忍死须臾待杜根。我自横刀向天笑,去留肝胆……”

      “啪”,醒目敲在桌上,第一个与众不同出现了,而且相当的亮眼,跟着是加重语气的三个字:“两昆仑!”

      干脆利索,带着气势的开场之后。说书人按照套路和现场观众简单互动,对这种表演形式和自己要说的内容做个介绍,很快就引入了正式的表演。

      接着就是又一个与众不同了,说的是《水浒》,实则是批判。这部巨作刚出来没多少年头,进入书场的时间就更短了,这个时代的人基本都是按照原著来的。如今用反讽的方式表现出来,就像给听书的人推开了一扇看世界的窗。

      开篇是“致敬”袁大师的一段形容:“话说北宋年间,东京汴梁城里有一大官,长得是赵高的脑袋,董卓的眉,费仲的鼻子,曹操的脸,王莽的耳朵,尤浑的眼;唯独这胡子长得还行,跟张世贵差不大多。”

      就这一番对颜值的讽刺,常听书的猜也能猜出说谁,效果就是满堂哄笑。说书人停下来等了片刻,又继续道:“在座列位有没听过的,就想问问这费仲、尤浑是谁,亡商之主子受,也有叫纣王的,身边两个弄臣,言无建树、尤善逢迎。”

      小小科普一段,正式进入主题:“好,无耻奸佞不必多表,咱就说这位高俅高太尉,也是奸臣之中的模范人物……”

      书入正题,詹闶对面的道衍大师就主动提问了:“鸿正道长,这‘我自横刀向天笑’颇有气势,不失为一首好诗,你这书馆里藏龙卧虎啊?”

      (签约合同已寄出,是不是该放个花庆祝一下?诸位,劳驾把小手抖起来,“投推荐票”选项点一波呗!)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