妃小美

      刘长远问弟弟刘长江:“这不开学了吗,怎么让你来了,再说你头一次来,咋就找到这儿来啦”?

      弟弟说:“我的成绩你也知道,念不念没啥意思,我一来是给你送东西,二来是想找个活干,不想在家老守田园,爹妈看着还难受。

      我按地址先找到四姨家,吃完饭没啥事,她告诉我从家属区西面的道往北走,就能看到工厂,我就溜达过来了”。

      刘长远将弟弟领上三楼办公室,给他倒了一杯水,弟弟奇怪的问:“哥,打工怎么还有办公室,也不象别人说的那样啊”!

      刘长远一笑,“我的傻兄弟,刚开始给我分的工种是烧锅炉,我前段时间遇到了几个贵人,认了两个有能力的干妈,以后你就知道了。

      刚来油田那阵儿,等分配工作没啥事,就写了一部小说,后来在石油报上发表了,在干妈的斡旋下,给我调到厂办上班,今天是第一天。

      另外你也别找工作了,我准备在家属区开个超市,连卖小百带卖蔬菜和鸡鸭鱼肉,你就帮我管店,见了效益咱俩对半分”。

      弟弟刘长江忙摇头,“咱们俩也就别对半分了,我也没钱入股,挣到钱给我点就行,挣不到钱还混个吃喝呢,你再帮我划拉个班上”。

      刘长远说:“挣钱是肯定的,但是各方面需要打点一下,明天请这一片的好使人物吃饭,到时候你也参加,你经常和他打交道。

      这个人叫二丰,是劳改队子弟,在这一片很有威慑力,挂上他的名头,每个月分点红利给他,有事他给出面就行,要不然这个店根本开不下去”。

      弟弟说:“那就别开了,还提心吊胆的,还不如上个班,我怕各种关系挼不顺,别再干赔钱买卖,你也没啥钱”。

      刘长远说:“只要将二丰整明白的,家属区方面让干妈她们打个招呼,也就能摆平,资金方面不用怕,我也有借的渠道,你只要能吃苦就行,到时候再找个小丫蛋当售货员,省得一个人没意思”。

      给弟弟说的还有点不好意思,刘长远又问了家中的情况,弟弟的回答还是原来那样,不过有人想给你提亲,前提得让爸妈盖三间房。

      刘长远一听,在记忆中知道是谁了。这个女孩家在村东头,兄弟姐妹六个,她是最小的,比刘长远大一岁,由于盖不起房此事也没在提起。

      这个女孩本身是个好女孩,有一阶段走了下坡路,也攒下了一大笔钱,后来结婚发展的很不错,楼房和汽车也都配备上,但污点一辈子也难以洗刷。

      两位领导不在,一下午也没什么事,在临下班前,和刘春剑核实一下请客的事,定不下来就带弟弟到张锦绣家,能定下来今晚在四姨家凑合一宿。

      刘春剑说:“和我办事你就放心,已经是妥妥的啦,我朋友二丰也有空,明天中午杜台饭店,咱们是不见不散,你带着嘴来就行了”。

      刘长远不好意思地说总:“剑哥,我想在杜台开个小超市,也不认识社会上的人,你朋友在这片好使,让他帮震震场,放心好处费每个月少不了的”。

      刘春剑说:“你既然这么说,我就能替他答应,人家就是靠这个吃饭,我家公司在这儿干活,都是他罩着,象你开个小超市,一个月给个百八十就行,到时候我再替你说说话透露一下”。

      刘长远千恩万谢地离开了,回到办公楼,又给干妈张锦凤打了个电话,告诉大姨一声,今天不回去了,明天中午有个饭局,晚上回去有事和大家商量。

      又过了半个小时,到了下班时间,刘长远带着弟弟上了通勤车,问司机老范,能不能在杜台停下车,到四姨家去一趟。

      老范开玩笑道:“别人不好使,你这厂办助理还不行吗,以后分个东西什么的,给我来点好的就行”。

      刘长远见到了办公楼上班,人们对自己说话的态度都不一样,如果以前那就在两可之间,他和弟弟就坐在了前排,一会儿好下车。

      以前前面都是隆兴区这帮人的专位,以前他要是做在这里,人们不撵他也得白眼侍候,今天一返常态,上车都和他打招呼。

      问边上坐的人是谁,当听说是他弟弟,都说两个人很连象,不愧是亲哥俩,都是那么的帅气,也王一民副厂长也没能免俗。

      刘长远知道,自己和弟弟在年青时帅气,那是勿庸质疑的,但说长的相象那就扯淡了,他长的象母亲,而弟弟更偏象于父亲。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