泡芙短视频在哪里下载破解版的

      亼刖不知道该如何形容自己的心情,但生气是肯定生气的。

      门外响起噼里啪啦的声音,她起身,穿戴好后开门走了出去。

      望肓浑身是伤的躺在地上。

      之恒闪身至他身侧,蹲下揪住望肓的衣领,一拳一拳的挥在他脸上。

      “够了,住手。”亼刖道。

      之恒再次给了望肓一拳,他猛的将望肓往地上一推后起身来到亼刖身边小心道:“他有没有伤到你。”

      亼刖摇头。

      其他人听到动静纷纷赶来,见到望肓一身狼狈的躺在那,可亼刖却只是站在一旁时,大家都有些惊讶。

      她一向维护他,今天这是怎么了?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还是上官惊鸿开口打破沉寂问道:“之恒,出什么事了?”

      之恒狠狠地盯着望肓,没做声。

      亼刖道:“没事,都散了吧。”

      一听她轻描淡写的就这样放过了望肓,之恒生气的吼道:“事到如今,你竟然还袒护他!他差点毁了你的清白!”

      !!!

      众人一听,瞬间围了上来!

      亼刖只是不想把事情闹的人尽皆知,她转过身道:“都散了吧。”

      “亼刖!你要偏袒他到什么时候!还是说你与他两情相悦,已经到了可以同床共枕的地步了?”

      “之恒!快住口!”温言斥责一句上前捂住之恒的嘴。

      之恒使劲掰着温言的手,他盯着亼刖,目眦欲裂:“你说话啊!”

      亼刖道:“为师要如何处置他,轮不到你来置喙。”

      “处置他?你们都坦诚相见亲到一块去了!你打算怎么处置他?让他陪你夜夜笙歌?”

      “放肆!”

      亼刖快速转身,抬手想给之恒一个耳光,可手举了半晌也没落下来。

      她收手。

      之恒挑眉道:“怎么了?一向雷厉风行的殿主大人竟然也开始优柔寡断了?你要打就打啊,反正以后不管他对你做了什么,我也要对你做什么。他若爬了你的榻,我也要爬你的榻!”

      亼刖看向之恒,又见其他人都站在那默不作声,似乎很是认同他的话。

      她从众人面上一一看过去,问道:“怎么,你们的想法都跟之恒一样么。”

      她语气里听不出喜怒,众人看了眼仍旧躺在地上的望肓,未做声。

      好的很,身为徒弟,却个个都想爬她的榻!

      事情已经到了无法控制的地步了,亼刖道:“从今往后,你们不再是我弟子。”

      “那我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了,真是绝好!”

      之前是她太过强大,不认她为师根本没机会近她身。

      可现在不一样了,她连丹田都没有,虽说不知怎么回事她能用神兵,但已不值一提。不是她的徒弟,反而少了诸多约束。

      “那你不妨试试。”她半合眼睑,忘川悄然化作匕首贴于她手心。

      “哎呀!什么事呀!这么热闹?”蛇姬扭着腰肢春光满面的出现在众人身后,却在看到花桃头顶上趴着的黄球时抖了抖。

      她做了个深呼吸,莲步轻移扭到花桃身旁轻声唤道:“妖王~狐大人~”

      见黄球没反应,她才又笑容满面道:“你们可是在举办宴会?哎呀呀,我蛇姬可是最喜欢举办宴会了!咦?那位……天呐!你怎么变成这样了!”

      蛇姬看向已经起身坐在那屈着一腿的望肓道:“你怎么会在这?还这么狼狈!柳儿与杏儿没伺候你吗?我看你这药效也没消下去,这药效很霸道的,不解的话会爆体而亡的哦。”

      众人看向望肓,这才注意到他那发红的皮肤。

      “望肓,过来。”亼刖平静道。

      望肓抬头,看向亼刖,他起身,拍了拍衣裳上的泥尘。

      “随我来。”

      亼刖转身,率先踏入房内。

      望肓跟上,门缓缓合上。

      可谁也没有离开,蛇姬颇为八卦的来到窗处想要附耳听里面的动静,却被一阵威压吓得一哆嗦,她讪笑着看向黄球道:“哎呀!妖王您醒啦!我还有事,就先离开了,告辞。”

      她说着一溜烟就跑了。

      这时,从房内传来一声:“唔。”

      众人立即屏息。

      “师父~”

      “师父~”

      之恒没忍住,趴到门上从门缝朝内看去,可什么也看不到。

      接着上官惊鸿也趴了过来,可他也看不到里面的情况,他低头看了眼之恒……

      就见他伸手一推,之恒没蹲稳朝前扑去撞开了房门。

      “你!”他转头瞪了眼上官惊鸿,咬了咬牙,探头朝里面看去。

      望肓**的趴在榻上,亼刖正在为他施针,听到门口动静,两人也没有其他反应。

      她拈着由忘川化作的细针不断扎下,望肓连连低呼:“师父~痛痛痛……”

      “别动。”

      ……

      之恒起身,慢慢的退了出来。

      看到他这副神情,里面当是没事,众人松了口气。

      望肓伸手,想要搂住亼刖,亼刖一拍他的手道:“这手不想要了?”

      “嗯,不要了。”

      他倔强的搂过亼刖,将头埋在她腰侧,小声自责道:“师父,对不起。”

      亼刖皱眉,想要推开他,可不知为何就是没能下得去手。

      她明知道望肓对自己心怀不轨,还对自己做出了这样的事情,她应该恨不得杀了他才对。

      可为什么在听到蛇姬说他会爆体而亡时,她的心就软了下来。

      “师父……肓喜欢师父,师父可不可以也喜欢下肓。”

      等了好一会也没听到亼刖出声,他抬头,见亼刖正目不转睛的看着自己。

      望肓面上一热,他松开亼刖老实的趴在榻上。

      “你们不就是想得到我这副身躯么?反正我现在没什么能力,又反抗不了你们。”

      有细微声传来,望肓抬头,亼刖衣衫褪尽站在那里。

      他快速起身,一件件为她穿了回去。

      “怎么?不想要我了吗?”她道。

      望肓默不作声,待他将她衣裳穿好后,他紧紧搂住了她,像是要将她融进骨里。

      ……

      月儿,你不记得我,没关系的,我们可以重新开始。

      那几颗臭天地珠化成人形后天天都在肖想你,偏偏我又不能把他们怎么样。

      亡月,你告诉我,我该如何是好?

      我该如何是好……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