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zdsp2茄子抖音短视频在线

      有了楠长老的传音,李长老自然有了底气——开口简要叙述了宗门当前处境,然后三言两语给出解决办法。

      “按照现在已经得道的消息,仙域那边大概是已经遭遇不测了。现在我们最大的问题,并不是能不能把仙域夺回来,或者怎么样把仙域夺回来,而是怎么样保住我们现在的这片驻地。”

      他的话掷地有声,仿佛一桶凉水浇在大殿中各位头上。

      “所以,还请大家别要再犹豫了。”

      “现在问题就是那么严峻,请各位回到各自山峰去,先把这难关度过才是真理!”

      ……

      半刻钟后。

      沉郁的气息还没有消散,一道道光芒已经四处离开议事堂。留下来包括李长老在内的十二个资深长老看着楠公子,对视的目光严肃而冷静。

      “事情应该怎么办?”

      李长老坐在椅子上,看着面前的楠长老。

      “你还问我怎么办,我还要问你,我什么时候成了他们这些新长老们的偶像!”

      楠公子倒是看的开,绕过李长老提出的问题。让李长老微不可查地皱一下眉,抬头指责之色浓重。

      早有沉不住气的人插嘴。

      “都这时候了,你还这样不紧不慢的——要知道,从仙域飞到我们这里,不过是两个时辰的时间!”

      “只有两个时辰时间吗?”

      楠公子招出那壶一直挂在腰间的桃花酿,向上一抛,葫芦盖子飞出,里面酒水洒入天上紫云。

      一瞬间,那遮盖千万山岳的紫云运动起来,好像活了一样四处扭动。众人连忙感知,发现护山大阵在这短短的一刹那又填上一重。

      “这是?”

      四下里惊叹连连。

      ……

      “好了,现在给他们二十个月时间也到不了我们这里了。”

      议事堂里,楠公子一句话唤回众人思绪。

      “现在继续讨论之前的问题,宗主不在了,你们为什么要听从我下命令?”

      他看着坐在上首位置的寒枫长老提问。

      “为什么不是他——他的地位应该比我高。”

      “我老了——栖霞宗的天下应该是你们的了。”

      寒枫长老说完一推手,一副事不关己样子。起身离开座位,向后一步等人模样。

      还有要离开的?

      “寒枫兄不愿管事,我,墨玉自当跟随!”

      一个略带沧桑的声音响起,一个穿着黑色长袍的老妇人也摆手退出——紧接着又是个须发皆白的老者也选择退一步。

      “我,墨殇,愿与家姐一同归隐!”

      ……

      十二个资深长老转眼间就去了四分之一。留下来九个晚一辈的面面相觑,本盼望老一辈的这些人镇一下场子,谁知道这些“柱石”一个个都走了。

      没有老一辈压制,新一辈的人也撕破团结的假象——一个长得粗大的首先离开座位,对着楠公子深深作揖。

      “楠长老,胡鑫得罪了!”

      “仙域丢失,宗主下落不明,如此奇耻大辱,是刻忍孰可忍!”

      “我辈蒙宗主大恩,自当挥洒热血,在所不惜!”

      于是一道光芒从议事堂飞出,紧跟着又是两个人作揖后转身飞去。他们向着仙域的方向,显然是前往战场寻仇去了。

      ……

      又少了三个人,在场的只留下六个人了。

      楠公子看一下身边这五个人,除了一个李长老经常来桃林与自己饮酒之外,剩下的四个人都和自己没有太多交集。

      “你们呢?”

      “楠长老境界不俗,一手迷幻招数出神入化,实乃我辈之楷模,宗门之希望。季某自当跟从左右,效犬马之劳!”

      “楠长老实力高强,容貌不凡,是为宗门最有名的长老——祝某愿听从号令,不留私心!”

      好吧,变成述忠心的了——两个狗腿子。

      挥手止住剩下的两个人说下去,楠公子长叹一口气。

      看样子,自己不久就要迁出桃林峰了啊。

      他已经认了命。

      ……

      “楠公子,你都看到了。在现在这样的情况下,大家都愿意听你的话!”

      李长老不失时机开口,让楠公子无奈撇嘴。

      “我怎么觉得大家都在听你的话呢?”

      他冷笑,走上前拍一下李长老的肩膀——“我们李长老熟悉宗门门事务,兢兢业业愿付出一生时光,这才是我们应该听令的对象!”

      “而我呢,天天就喜欢酿着桃花酒,除了能迷惑人之外一无是处——李长老啊李长老,还请你不要强人所难!”

      他看着面前的李长老,李长老一笑了之。

      “但现在宗门驻地,可不是赖你那迷阵保护着?”

      “可我保住了宗门,不代表我就能管理好宗门——话说宗主现在也只是下落不明,谈什么管不管得住?”

      于是又愣了半晌,李长老有些尴尬。

      “听谁的号令——也不是听谁的号令,现在不是大家讨论着来嘛!”

      “是,现在宗主是下落不明,但别忘了千武堂胡长老他们现在正在路上,等到他们回来了,真相大白了再决定也不迟!”

      这答案,楠公子还算满意。

      “那好,我先回去了。”

      他作揖告辞,转眼只留下一道光芒在那里。

      ……

      此时此刻,距离栖霞宗上千里的一片丘陵地。

      本来人来人往的官道上再没有车马喧嚣。人马好像喝醉了酒一样四处倒下,路边鸟雀也瘫软在树丛中。

      不只是这一条官道,这附近一片的小镇村庄都一个样——顺着官道向前,终于看到了还在动弹的人。

      “好家伙——这真不是人受得了的东西!”

      这人发力,推开压在自己身上的马匹——“要不是我醒得快,我都要被你压死了!”

      他从布衣只能怪翻出一个小瓶,放到马鼻下——倒在地上的枣红马打了一个喷嚏,却依旧没醒。

      “好家伙,这迷药也真够厉害的——果然是神仙打架,凡人遭殃!”

      这人拍去身上灰土,一副英俊面孔在日光下凸现——那是一张少年的脸,属于那种初一看看不觉得惊艳,但一直看下去令人赏心悦目的那种。

      他耸一耸鼻,目光向远方投去。

      “怎么会有妖气!”

      他用手扇一扇空气,眉头皱起。

      “还是个修行数百年的老妖——正道宗门怎么会用这样的老妖作战!”

      看着天上云霞,少年嘲笑自己。

      “也是,只要能胜利,管他是不是妖!”

      “看来,原先的计划应该改一下了!”

      看到天边逐渐接近的三道光芒,他的自嘲变成了苦笑。

      “好吧——现在用不着再改计划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