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桃视频h

      两日后。

      剑庐,抱剑台。

      罡风猎猎,云雾缭绕,远处一座座剑峰以铁索横连,凶险至极。

      其上隐隐能见灰黑宫阙,横平竖直。

      作为剑庐弟子平日习武比剑之地,抱剑台极为宽阔。

      据传,此地原为一座剑峰,剑庐初代剑首行至此处。

      觉其钟灵明秀,便摘下一段青松,以枝代剑,随手一划。

      自山腰处齐齐削平,取名“抱剑台”。

      当然,这是传说,信多少全凭自个儿。

      抱剑台上,来人衣着各异,三三两两汇聚。

      这些人,便是来参加剑试。

      江南在其中,举目四望,粗略估计有数百上千人之多。

      一眼望去,却并未发现墨袍男子。

      他手里拿着一本册子,乃是上山时在一黄袍修者手中购买。

      上剑庐的山路中,也有所许多商贩摆摊。

      不过他们可并不是秀水城中商贩。

      而是周围宗门的修者和散人。

      专门售卖修者才用得上的玩意儿。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自然也有买卖。

      江南便以一百两银钱买了一本名为“剑试热门人物名册”的小册子。

      据说是手眼通天的天机阁流出的消息,涵盖了近一月来前往秀水的天骄名单。

      包括其出身,品阶,战绩等。

      值得一提的是,其中竟然还有江南的信息。

      落第书生,出身旬阳。

      曾身陷牢狱,但最终翻案。

      并唤出奇异力士镇压八品蛇妖,更为朝廷新晋外指绣衣,实力难测。

      注:未曾展露剑道实力,亦有可能并非为剑试而来。

      而江南看后,则心中凛然。

      虽不是什么隐秘,但一个月前刚在旬阳发生的事,编篡名册的天机阁都能轻易查到。

      看来这个组织,确实眼线遍布。

      时辰已到。

      远方的天边,几道细长流光划过。

      待近了一看,赫然是几道灰袍人影,御剑而来。

      这几人落在抱剑台高台上,垂首而立。

      其中一老者,向前踏出一步。

      素履与钢岩轻轻碰撞,发出细微的声音。

      诡异的是,这本该淹没在嘈杂声中的脚步,却宛如炸雷班响彻众人耳膜。

      让台下所有人都望向那老者。

      他穿一身简单的剑庐袍子,看起来很老旧,但却很干净。

      身材平常,面容平常。

      唯有那一双灰扑扑的浑浊眼瞳。

      江南仅是看了一眼,便有眼睛被针扎中的幻痛。

      他不懂剑道,但想必这就是所谓的剑势吧。

      老者锋锐的气息只停留了一瞬间,将所有人的注意力吸引过来后,便微眯起眼,不在释放锋芒。

      “诸位道友。”

      老者开口了,声音苍老,不大,却传遍所有人的耳膜。

      “时辰已到,剑试在即,还请签下契书。”

      说罢,他指向一旁。

      没有绵长的开场白,没有客套的欢迎词。

      甚至没有自报姓名。

      有如剑庐一贯的作风,横平竖直,干净利落。

      众人循着老者目光望去,几名剑生模样的年轻人,搬来张木桌,一叠宣纸。

      江南了解过,所谓契书便是类似与生死状的之类的玩意儿。

      剑冢本来就是剑庐禁地。

      即便剑庐中人进入,也不一定相安无事。

      所以,剑试者需报上名号,身份,品阶,以及确认生死自负,方可参加剑试。

      但即便如此,欲参加者,亦是如过江之鲫。

      对于很多剑道修者来说,他们可以为剑生,亦能为剑死。

      而剑庐,正是剑道圣地。

      一个时辰后,抱剑台数百人通通签下契书,在台下等候。

      老者便又站了出来,依然是古井无波的语气,“念至姓名者,上台来,演示诸位得意剑招。”

      “若通过,明日午时三刻,可进剑冢悟道。”

      “若未通过,还请下山。”

      说罢,他便退了回去。

      转身而来的是一个年轻剑生,一脸肃穆,手拿一叠契书,高声道,

      “九霄峰,林之品,八品。”

      话音落,人群中一白衣少年脚下一蹬,飘然上台。

      拱手道:“在下九霄峰林之品,师从……”

      话未说完,肃穆的剑生便打断了他,“道友,出招即可。”

      林之品脸上一红,又一拱手,转身面对着几名老者。

      便欲拔剑。

      他的手搭在剑柄之上。

      却迟迟未能拔出。

      片刻后,汗水已经淋透了他的衣衫。

      最后,宛如虚脱一般,踉跄下台。

      这这时,江南就听身旁有人嘀咕。

      “哥,此人这是如何?怎连剑都拔不出来?”

      江南转头一看,发现说话的是一极为美丽的红裘女子,眉眼如画,身段窈窕,充满灵动之气。

      这女子,他有些许印象。

      那晚,这女子也在酒楼,似乎是与她兄长一起来的。

      被她称作兄长之人,则是一衣决飘飘,气质出尘的男子。

      只见他缓缓摇头:“学艺不精罢了,在剑庐长老年前,若是手里没点活儿,拔不出剑来,也属正常。”

      江南一惊,赶紧把昨日刚在秀水买的宝剑从背上取下,扔掉剑鞘。

      说话间,台上的剑生继续叫名。

      “陈尽生……”

      “黄古月……”

      “杨琛……”

      一炷香不到,便有十余人上台。

      其中九成都未拔出佩剑,便黯然离场。

      这让江南不禁感叹,这剑试还真是离谱。

      “黎山,楚鸢儿,八品。”

      话落,只见方才说话那灵动的红裘女子,便提着佩剑往台上走。

      江南心头一动,楚鸢儿!

      这名字在那本天骄名册上,据其记载,乃是天生的通明剑心,抱剑而生,妥妥的剑道天骄。

      这楚鸢儿一上台,便引起下方阵阵哗然。

      黎山,大夏境内排得上名号的修道宗门。

      楚鸢儿,年仅十六,黎山年轻一辈的翘楚,黎山第二长老子嗣。

      拥通明剑心,据说出生时剑气冲霄,久久不散。

      特别是还长得漂亮。

      江南已经听见底下有人嘀咕。

      说要是谁娶了这姑娘,下半辈子可以把无数珍贵剑诀当饭吃......

      只见其走上高台,面对剑庐长老。

      无多话语,楚鸢拔出佩剑。

      毫无阻滞。

      刹那间,众人只感觉天地万物皆无,唯有一剑。

      如死水一潭的剑庐长老,也露出感兴趣之色。

      剑刃舞动,剑花骤现。

      风起,一股潮湿水汽扑面而来。

      明明是干燥寒冷的天气。

      众人却感觉那柄剑舞动之剑,如盛夏之暴风骤雨

      连绵不绝!

      片刻后,楚鸢收剑,行礼。

      剑庐长老缓缓问道:“此剑,何名?”

      楚鸢嘻嘻一笑:“长老,此剑招乃我于今年盛夏六月自创,名曰黎山风雨。”

      “不错。”

      剑庐长老依旧面无表情,但能说出不错二字,便是极大的认可。

      楚鸢下台后,剑生继续喊名。

      又过了数十人,终于轮到江南。

      “外指绣衣,江南,九品,请上台来!”

      一刹那,众人目光皆是看了过来。

      无他,外指绣衣的名头,实在太响亮了。

      更何况,这位外指绣衣,是九品。

      剑庐剑试,虽对品阶限制只有六品以下。

      但一般都是七品八品的修者,方才有胆量参与,

      九品,极为少见。

      上次剑试,以九品之修为通过剑试的唯有一人,此人如今已是大夏护国大将军。

      江南提剑上台。

      剑庐长老眉头一皱:“你的剑鞘呢?”

      江南一拱手,“剑乃杀人之兵,何须鞘护?”

      难不成要告诉你,我怕拔不出来才把剑鞘扔了?

      长老微眯着眼,不再多说。

      江南站定,举剑。

      底下众人无不哗然一片。

      无他,他们皆精通剑道,自然看出。

      这外指绣衣握剑的手势,姿势,皆破漏百出!

      纯属外行!

      江南却不在意,道:“吾有一剑,可呼风。”

      刹那间,云浪翻涌!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