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乐视频ios无限看-丝瓜ios视

      竖日早上的宇智波族长家,刚结束打碟的DJ慎正倒在床上呼呼大睡。

      “臭小子你别睡!快点起来!”

      昨晚被蹦迪狂热爱好者拉扯着的智坚,此刻正在罪魁祸首的房门前大声吼着。

      慎迷迷糊糊的应答着:“老头子我很困的,有什事等我醒了再说。”

      智坚听后直气得上蹿下跳,嘴里还一直骂骂咧咧的:“臭小子你有本事就别睡,赶紧的起来嗨!”

      “……”

      睡眠不佳的富岳起床后,一脸平静的看着眼前的日常事件,昨夜可不止他一个人睡不好,估计木叶全村九成人都睡不着觉。

      那响彻夜幕的电音,还有好几千人蹦蹦跳跳的震动声可不是说笑的,就连暗部都有好几位小队长,以为木叶发生地震来着。

      “嘭嘭嘭……”

      一阵剧烈的敲门声传来。

      “族长大人!我们要抗议!”

      门外那整齐划一的叫喊声把智坚给吓到了,赶紧开门迎接族人们的愤怒,很快,他的脸色就变得尴尬起来。

      “族长大人,您快让二少爷收了神通吧!”

      “是啊,您知道我这一个月是怎么过来的吗?”

      “二少爷隔三差五就嗨通宵,我们这等凡人根本就扛不住啊!”

      ……

      智坚听着族人们五花八门投诉,唯有连连赔笑道歉。

      你们以为心里面憋屈的他不想阻止DJ慎大人吗?还不是因为每次都被蹦迪爱好者拉着让他上不了台,不然他认定自家臭小子是断然无法嚣张到此时的。

      “族长大人,我们也不是想阻止二少爷的爱好,族人们都不指望完全禁止,但是不是每个月的次数应该要少上那么一点点为好呢?”

      “对对对,你说的很有道理,我会给族人们一个满意的答复的!”

      “那我们就先行离开了,期待族长大人的好消息。”

      智坚应付完一大票前来抗议的族人后,身体也不再紧绷着。

      他呼出一口气,脸上的五官开始变得狰狞起来:“宇智波慎,你给老子赶紧的爬起来!”

      当天早上的父子局进行了一天一夜,而我们宇智波小天才的大名,终于传遍了整个木叶。

      ……

      雨之国,如其名字所示,这个处在火之国周边的小国,常年都不间断地下着雨。

      “大名!涡之国内都是一群空有查克拉量的弱小忍者,为何不去偷偷把这些对封印尾兽有大作用的人带到我们这里来?”一名身穿灰色忍者马甲的男子,质问着雨之国的大名。

      雨之国大名看着对方那没有被面罩覆盖的上半张脸,非但没有丝毫愤怒居然还显得有些害怕。

      他身躯轻微发抖,就像窗外的雨声般哆哆嗦嗦道:“半藏……雨之国……雨之国可没有实力面对……面对木叶的怒火……”

      “大名!您太软弱了!我们的目的是为了涡潮村的漩涡一族,而并不是对付涡之国,而且我们这个国家没有尾兽的力量,要如何在五大国的压力下生存?”半藏眼神凌厉,上前一步低沉着嗓音:“您听听窗外的雨声,一年四季都不会断绝的雨水正代表着这个国家的眼泪!”

      雨之国大名思考一会后,便无奈的答应道:“那好吧……半藏……我……我可以答应你……但你必须拉上其他国家……毕竟……火之国木叶忍村的怒火我们可承受不起……”

      半藏得到应允后并没有太多表情,他的内心正在权衡利弊:“砂隐把人柱力关起来根本不在意其强弱,雾隐远离忍界纷争已久怕是不会对此产生兴趣,那就只剩下云隐,岩隐和泷隐这三方……还是都与他们接触一下吧……”

      他抬起头,直视雨之国大名的双眼:“好,雨隐会与各大对此有兴趣的国家组成秘密小队,前往涡之国把漩涡一族带走几人的,只是希望到时候大名能够鼎力支持!”

      大名见对方没敢明目张胆挑战实力最强的国家,心里松了口气的同时,做出了自己的决定:“那……那半藏你需要多久的……多久的时间去准备?”

      “时间拖太久或许会被木叶的暗部所发现,雨隐已经出现小老鼠了,我打算在一年之内就发动计划。”

      “一年?半藏你就不能再稍微……”

      “大名,他们都是自愿的!为了雨隐的未来他们愿意牺牲自己!”

      “咔嚓……”一道闪电伴随着半藏的话语落下。

      觉得准备时间有点仓促的大名,像是被说服般身躯伛偻下来:“我……我明白了,半藏……雨隐的未来就交给你了。”

      “我当然会为雨隐村甚至是这个国家的未来负责!”半藏说完,便转身一脚踩在窗台上准备离去。

      “咔嚓……”

      大名望着在闪电白光照耀的对方半个身影,此时心情可谓是相当复杂。

      他不知道半藏用一年时间,所准备的计划是否会被木叶所知晓,但他唯有相信对方并不会把雨之国带向末路。

      ……

      正在雨幕下疾速远离大名府的半藏此时却眉头紧锁,瞥了一眼身后某个位置后,他停下脚步:“出来吧,这半年以来你不是一直跟着我吗?”

      一名脸上戴着面具的黑衣人来到他身前:“果然不愧半神之名,半藏阁下我对您并无恶意。”

      “你是哪个村子的暗部?这么出色的隐匿能力相比在村子里也不是什么小人物吧!”

      神秘暗部身体紧绷,他并没有选择回答对方的问题。

      半藏对此毫不在意,在他想来最大的可能性就是周边的木叶,又或者是砂隐。

      “不说就算了,如果你能躲我过一招就可以安全离开这雨之国。”

      话音刚落,他就迅速靠近,手里锁镰锋刃向对方挥去,这是瞬间就能决出胜负的招式。

      “这是剑术·一闪!”神秘暗部暗暗心惊,显然他对于半藏的情报掌握不少。

      他迅速侧身躲避攻击,但仍旧被冰冷的锋芒划破了胸口。

      “不错的反应速度,但我这锁镰上可是涂上了剧毒,你有什么遗言吗?”

      “……”

      半藏看着捂住伤口,一语不发的对方,眼神透露出一丝欣赏。

      他从腰部忍具包内掏出一个小瓶子,抬手抛就给那名神秘暗部。

      “这是解药,不要让我在雨之国的范围内再次看到你,下次迎接你的就不是一道伤口这么简单。”

      神秘暗部没想到对方竟然会给自己解药,刚想道谢便被对方所阻止。

      “不用谢我,你我都只是这残酷世界下的蝼蚁罢了,是你对村子的忠诚打动了我,记住我所说的话!”

      眼见半藏随着话语消失不见,神秘暗部的内心相当难受:“这样的一号人物真的打算秘密发动战争吗?难道他并不打算对忍者出手?那他的目标是什么?”

      远去的半藏此时脸色凝重,完全没有了刚才赞赏的神色:“那个人应该是三代火影的直属暗部,也只有木叶的忍者才能在面对我的情况下,还能有如此骨气。”

      是的,刚才忍界半神就是演给那名暗部看的,他觉得在雨隐跟其他忍村达成共识前放过对方,起码不会引起木叶方面过多的注意力。

      他作为目前忍界战力天花板,心里面还是有几分自知之明的,目前的雨隐根本就惹不起强大的木叶。

      那么,半藏这一手疑兵之计会对木叶起到作用吗?

      ……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