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x.com

      皇帝的御驾很快开到临时用来作会场的广场口,那皇帝不等人卷帘,自己便卷帘从车里出来。

      封族长见到皇帝,躬身行礼:

      “恭迎圣上。”

      那皇帝笑笑,毫不怯场:“免礼免礼,封族长客气了。他就是你那自强不息的儿子吧,果真不假,令堂果真英武。”

      “哪里哪里,他还年轻得很呢。陛下不必客气,且先随臣入座。”

      江羽看着那毫不怯场的皇帝,显然这皇帝经常为陌生人围观,被众人围观时丝毫没有怯场的样子。

      如果天天待在皇宫,可不见得能有如此从容。

      江羽一边跟着他们,一边也在判断这皇帝。

      看起来也是年纪轻轻啊……他父亲死于前线督战,而继承江山不久却能稳住局势,甚至这么快到这里来。看起来这皇帝绝不简单啊。

      江羽对这皇帝定位颇高,皇帝看江羽一眼,也同样有所定位。

      之前江羽他爸早已跟皇帝介绍过他,皇帝早已知道他有特殊体质。这时一看,不可修炼,如此脆弱的体质,竟在这里毫不怯场,并没有一直低着头,反而还看他,对于封族长的话也多信几分。

      真气脆弱至此,却毫不怯场,必然有自己的底气,或者说有适应这种情况,没有在崩塌走向上走向崩塌。

      虽说他低头更有他父亲所说的独居气质,更像独自磨练技艺之人,但没有克服自卑的底牌,又岂能如此毫不怯场。

      两人互看气场,各自心中已有定位。

      皇帝入座,正对中门,众人也纷纷入场,人群之间还是有嘈杂传来,但作为这个人数却也足够细小。

      皇帝和封族长聊着家国之事,也并不着急,这广场在一段时间内完全没有管控。

      在一段时间后,人们随在场组织人员组织下逐渐都坐下,场面也慢慢恢复着秩序。

      皇帝突然起身,慢慢走向台上,那维持秩序的负责人一见,迅速传话示意肃静,全场很快就安静得落针可闻。

      那皇帝拿着酒杯,在台上举起,便开始发言。

      “在座各位我国的骄傲们,欢迎来到我为整个帝国举办的宴会。在这里聚集着我们上古时代传世的边境长城,还有我带来的部分东线出生入死的精英兵团们。在帝国这生死一线的危难关头,你们都是我们国家的骄傲。现在,我在此危难时刻离开前线,来到这里,不惜厚颜无耻地直入主题,只为我国黎明百姓能早日从无尽的战争苦海中脱逃,能结束这无尽的闹剧。”

      “诸位都知道,我们与妖怪的持续战争,早已持续了数十年之久。我们都为这场战争付出血的代价,但是,这场战争却至今不能平复。”

      “这并不因为我们有什么怯战之人,我大汉民族的人们早已在血海的试炼中前进这么多年,天下在这些杀人不眨眼的妖魔之下早已无所畏惧,我从军以来从未见过有一个逃兵,无不与妖怪不共戴天,无不将妖怪视为所憎远超生命的存在。但是至今,我们还是没能结束战争。”

      “这场战争,能打到现在而不胜,在我看来,无非一个原因:我们的‘剑’还不够锋利!”

      “我们舍生忘死的将士,在海妖的主场上不惜生命,用血肉铸成长城,在巨浪滔天下杀退妖魔,用血肉活活守住不可守之势。那时,我以为我们终于可以抽掉敌人一个重要的主心骨。”

      “但那龙王负伤突围,我们的包围在巨浪下被撕开,那些妖魔还是逃走的时候,我才醒悟,我们的武器,太弱了。”

      “直到那场战争,我们还在用祖先留下的武器。”

      “滔天的巨浪让神机无可施展,我们竟还在用长弓床弩在应对横冲直撞的海妖。”

      “今天我出现在这里,带着那场战争留下的精英斗士,以及我国皇室顶尖的工匠,就是为破局而来。为祭奠长久以来死于妖怪的英勇将士,我今天来此,便是为了磨尖将士的利刃,给全国生活在水深火热中的百姓,为全国黎明百姓而英勇牺牲的将士们一个交代!在这里我替全国百姓与将士,替整个帝国,向我汉族边境长城的诸位致以敬意,望诸位不遗余力,助我磨尖利刃,手刃妖魔!”

      说着,皇帝举起酒杯,随后将杯中之酒一饮而尽。

      人们这次知道怎么做,也把组织人员备好的酒随之一饮而尽。

      那皇帝自幼军中长大,虽其他将士都喝酒,但他本人其实很少喝酒。前线战事吃紧,就算是庆功宴,他也唯恐喝酒误事,从不多喝。

      都说酒很多时候是服从度测试,军中庆功不喝酒,那他如何在军中取得地位?

      常言酒后吐真言,人际关系的建立与所立形象很重要。

      这个从小在军中的孩子,在别人眼里,从来都是知无不言。小时候,他看起来完全是个知无不言的孩子。

      人的很多行为倾向都是相互的,作为孩子的他,从小就知无不言,长大更是如此,在逐渐过渡中,远离家人的将士们都不怎么强迫他喝酒,他不喝酒早已是常态。

      自打他说酒太辣,很难喝后,从来没人逼他喝过酒。但今天,他却主动喝了。

      上次他不管酒的辣,疯狂灌酒,然后说一点也不能冲散痛苦的时候,还是他刚刚所说的战役打完之后的时候。

      其他人且不管,他带来的这些战士早已感同身受。这些战士都是海疆渔民失业后组成的常备军队,一个个早已是家破人亡。在妖魔不断的冲击入侵之下,没有哪个人家庭是完整的。这次被带来的兵团,早被看出不同。这些兵团虽训练有素,却完全不成建制,倒不如说是残兵败将。

      他这么一说,这就全明白了。将士们听到这话全都开始灌酒,周围的人们触景生情,气氛开始变化起来。

      情感可以让人无畏,走向哀兵必胜的路,也可以更有效地拉近人们之间的关系。

      这位皇帝确实知无不言,但绝对不是一个傻子。

      他走的路,是在人们的信任下高歌猛进,是历代忠臣盼而不得的力量。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