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我是认真的41

      一夜好觉。

      第二天清早,亚伦起床,随意地坐在沙发上,双手敞开倚在靠垫권上,闭目养神,享受着这难得的平静。

      平静的生活,这便是他一直在追求的,只是,如果利威尔他们也在就好了...

      亚伦神色一黯,眉宇间浮出一抹淡淡的哀愁,而后片刻,又化作不可动摇的坚定。

      利威尔,稍等一下,我马上就来...

      “嘭嘭嘭。”

      耳边连续传来三下轻微的敲门声。

      “进来吧。”亚伦睁开眼,长长吐出一口气,说道。

      随后门被缓䩙缓推开,菲兹端着一只白湭色瓷盘走进来,在亚伦面前的桌子上﹈轻轻放下。

      “蛋糕?你哪儿来的钱?”

      亚伦略显惊讶地看订着瓷盘上精致的奶油蛋糕。

      灌 “菲兹在隔壁房间里发现了一些陈旧的钱币,去街上尝试后,发现仍可以使用。”

      一边说着,菲兹单手拎起茶壶将鲜亮的茶水倒入一旁的茶瓄杯中。

      看到茶杯里的东西,亚伦眼前一亮靊,是红茶!

      早上一壶好茶,是一天的良好开端。

      亚伦尤为喜欢清早喝茶,即便是在地下街,他每天早上也要喝一壶㴓红茶。

      茶水红艳鲜亮,端起温热的茶杯,一股淡淡的清香扑鼻而来,令人心旷神怡,细细品尝一口,一抹醇甜干爽缭绕在舌尖,实在回味无穷。

      他极为享受这个过程,决不允许任何人打扰。

      “茶ꃙ水莹润柔和,茶香清新淡雅,没想到你泡茶技巧竟如꽾此绝妙。”亚伦抿了一口茶,赞许道。

      䎮“牘能得到这样的称赞是我的荣幸,钱币还剩下一部分,那菲兹就前去采购一些必需品戽了,您႖慢用。”

      说完,菲兹微微欠身,下意ִ识地摸춟了下腰间的匕首,转身就要离去。

      而亚伦全心在品着茶,ᢍ并没有注意到。

      便在这时,楼ᕎ下蓦然传来一阵吵杂声。

      멏 有人!

      两人心中了然,菲兹眼波流转,看向亚伦,请示命令。

      有人造访,亚伦并未有过多反应,恍若无事地品着茶,半晌后,他轻轻放下茶杯,淡淡道:

      “看来不用我们下去了。”

      䫙话音刚落,“砰”的一声,门轰然打开,走进了三个不速之客。

      那是三个男人,不修边幅,衣着肮脏,隔着几米远都能嗅到一股难闻的气味,其中䅷一人拿着酒瓶,一人攥着小刀。

      三人看到房内的两个孩童,目光都有些诧异。

      “小鬼?呵,害我白紧张一场。”拿着刀的憄男子嗤笑一声,不屑一ꁀ顾道。

      “喂,小鬼们,这里可낲是我们的地盘,玩躲猫猫也要适可而컯止啊!”拿着酒瓶的邋遢男子叫喝道。

      “等一下,我说你们看见那个红头发的小鬼了吗,这发色,这银小脸蛋,极品啊!绝对可以买个쳾好价钱!”

      其中一个胖子舔了舔干燥的嘴唇,小声地訐对着另外两人说道,两人这才注意到菲兹惊人的容貌。

      “呵呵,这样的话,轐那男孩就不需要了...”持刀男人嘴角勾起一抹残忍的弧度,蠢蠢欲动。

      “钱归你们,不过那个女孩必须让我先..창.”胖子樹已经流下了口水,一双眼睛里满是邪淫的占有欲,一双肥手不自觉地搓着。

      “胖子你先别急,我去哄骗一下,虽说这附近人少,但等会说不准有人路过,要是鎾被听到什么难免会有麻烦。”另一个浑身酒味的邋遢男子按住躁动的胖子,奸笑道。

      “那...婻那你搞快点。”

      薻 “放心,上次不也是擻我搞定的。”

      邋遢男子自信满满,看向亚伦两人,却见亚伦背对着他,没有任何动作,而那女孩也笔直地站在一旁,不曾动过。

      他觉得有些奇怪,他们气势汹汹地冲进来,这两小鬼怎么一直没反应,难道是吓傻了?

      态邋遢瓸男子也没多想,豽正打算过去哄骗,但刚迈出一步,亚伦开口了。佖

      “能麻烦你们出去等一下吗,有什么事等我喝完这壶茶再说。”

      걫亚伦的声音隐含着一丝껥阴沉,但嗓音略显稚嫩,邋遢男子没有听出。

      “啊?喝茶?”

      原来是在玩过家家啊,人᎐小鬼大。

      “小朋友,茶有什么好喝的,不如跟叔叔㥷我们出去喝点饮料,然后乖乖回家吧。”

      男人一扫之前的咄咄逼人,语气뤏温和,拿出了他引以为傲的骗术。

      闻言,亚伦闭上双眼,深吸一口气,缓缓放下茶杯。

      “小朋友,怎么样啊?”

      “其实,我比较喜欢喝꼮酒,叔叔,请问能不能把你手里的酒借给我喝一口啊?”亚伦转身露出灿烂的微笑,指着男人手中的酒瓶。

      “嗯?”男人疑惑地拎起酒瓶看了下,里面还有点他喝⣫剩下的小酒,给这小鬼也无妨。

      “好啊,小朋友,不过喝完就得跟叔叔乖乖回家哦。”男人答应下,走过去将手里酒瓶递给亚伦。

      “呵...”

      接过酒瓶,亚伦的目光蓦然冰冷下来,原先天真无邪的笑容也随之收敛,取而代之的是阴沉的杀意。

      쳎뒊“嗯?小朋友,你怎么不喝了?难道想妈妈了?”男人装模作样地关心道。

      “想你祖宗!”

      亚伦勃然变色,抄起瓶子猛然挥去,犹如䃧拍蟑螂一样狠狠砸在男人的头颅上,只听“啪”的一声脆响,男人脑袋瞬间被开了瓢,玻璃碎片夹杂着鲜䄝血四处飞溅,男人直接瘫倒在地!暌

      而胖子和持刀男人也在这一刹那间,瞪大了双眼,看着倒下不知死活的同伴,看着抄瓶砸人的男孩,简直不敢相信眼前看到蕝的一切!

       “你...你杀了他?!”

      睭这时,剩下的胖子和騮持刀男人才从呆滞中回过神来,胖子倒吸一口冷气,手颤抖地指着亚伦,连忙呼喊同伴:

      “这小鬼疯了!快杀了他!”

      “特么的还要你说!一起上,干死他!”

      持刀男Ꮖ人怒喝一声舥,提刀冲去,不料菲兹伸腿一绊,男人冲⟞得太快␰,一头磕在地上,一时间撞得头晕目眩。

      男人显然也是没少和人斗殴,很快就清醒过来,然而他刚抬头就僵住了,目光顿时骇然붣无比。

      趩 只见亚伦㑑正拿着他的匕首,顿在他眉心处,他抬眼对上那双血红的瞳孔,霎时间感到一踳股不寒而栗的恐惧袭遍了全煿身,身体仿佛诚被冻녶结般动弹不得。

      那眼神散发着直摄人心的寒光,仿佛充斥着压抑到极致的杀意与愤怒,他丝毫不怀疑,如果自己再动一下,必会血溅当굞场!

      “为什么?无论是人类还是巨人,都喜欢在我平静的生活中搅弄一番,真是被看扁了啊䘠。”

      听着别墅外的叫喊声,亚伦看向门口被吓得狼狈瘫坐在地上的胖子,目光深邃犀利,隐含杀机。

      ...

      不远的巷子中。

      “怎ꌦ么了?异端者,别跑啊!”

      一个金黄色头发菒的男孩仓皇地奔跑着,身后传来的呼喊声让他心中一颤,身体潜롂能爆发,又一次加快了速度。

      由ℤ于这里地形错综复杂,金发男孩很幸运地甩开了身后的追兵。

      䠥 他扶在墙上,满头大汗,重重地喘息着,这是他第一次进行如此剧烈的运动。 ⭠

      ⇐以前他也被欺负过,但他都忍住了,坚持自鄥己的看法,从心理上,在理论中,击败对手。

      然而这一次,那些人理论不过,就拿坚硬的木棍殴打他,他又不是傻子,不可能还硬着嘴皮子挨打,于是他逃进了这条小巷。

      待心跳稍适平和后,他挺起身子,准备寻找回家的路。

      ◘但这里他没怎么来过,刚才逃跑的时候也未曾注意四周环境,他只好慢慢摸索着寻找出口。

      走着走着,非但没有找到出口,还走到了一栋奇怪的别墅旁边。

      透过围栏,看到院子里杂草丛䡋生,一看就知道长年没有清理过,荒废很久了。

      禾 “奇怪,这里原来还有栋别墅吗,为什么潂这么旧了还没有被拆?”

      阿尔敏天生喜欢探索未知的事物,以及在不合理的᜞事物问题上,动脑筋寻找到合理的答案。

      꿦箅他很聪明,但同时也有些胆小,这种老旧别墅到现在都没有拆,挢他本能地觉得有ဴ问暣题,最好不要接近。

      但就在外面看一看,应该没事儿吧...

      ꌴ白天光线充⋤足,阿尔敏很容易看清别墅的全貌,屋顶是尖的,像是教堂,但是又有些地方퓔不像,这种建筑风格,他还是第一次见到。

      阿尔敏边走边观察着别墅,不知不觉走㋸到了庭院大门口。

      “欸↖?”阿尔敏惊诧一声,他看见别墅大门前有两个人。

      “难道他们住在这里?”

      阿尔敏很快否定了这个想法,因为那两人随意地坐在门前的阶梯上,像是在守着大门一样,时不时还往别墅内叫喝一声。

      阿尔敏忽然有种不ʦ详的预感,刚想离开,只听“嘭”的一声,大门从里面被猛然撞开,一个肥胖的身影横飞出来,重重地摔落在地。

       而后,别墅ܡ内缓缓走出一个쏿男孩,守在门口的两人先是查看了下那个摔在莏地面肥胖的身影,然后看到出现的䊖男孩后,相互对视一眼ꪱ,抽出身后的匕首爋冲了过去。

      糟糕!他们有刀!快跑啊!

      阿尔敏心中惊呼,虽然他猜测可能那个胖子飞出来的原因是男孩,但即便如此,他也不认为男孩能够抵挡持有凶器的成手年人的疯狂进攻。

      ꮘ 然而结果,却令他目瞪口呆。

      只见那两个男人冲上前挥刀一阵猛烈的乱砍,按理说,就算是꥾训练ᢙ有素的士兵也得避其锋芒,一个不慎甚至会栽在这里。

      但可怕的是,两人的一通乱砍,却连男孩的衣角都碰不到!

      而后面的一个呼吸间,阿尔敏甚至都没看清男孩的动作,两个身材高大的男人䠡就被瞬间放倒,趴在地上一动不动,生死不知! ◩

      杀串...杀人了?!

      阿尔敏心头一颤,又是震傉惊又是害怕,不知该庆幸男孩没事,还葛是该担心趴在地上男人的死活。

      㽼 而紧接ૈ着的一幕,顿时让阿尔敏脸色变得苍白,不由自主地后退一步。

      那个男孩正盯着他,并径直向他走来!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