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年(下)

      烈日炎炎

      祁市

      祁市一中

      “同学麻烦让一下,让我看看分班。”

      “哎我就知道是理科四班。算了,分班考试确实发挥的一般般。你呢,粭在哪壎个班?”

      “哎我也发挥的一般,我被分到了理科最后一个班퀖。”

      賂学校公示栏前人头窜动。

      假期结束后的高二生陆陆续续赶来看看自己的分班情况虺。

      ⱏ李子阳有些艰难的从人群中挤出来,长长的舒了口气。

      “跟我想的一样,就是理科一班。”

      他上学期分班考试⭏的成绩是年级第二,毫无ꥯ疑问的是去高二年级最好的班。

      其实第一名跟他就差了一分。

      李子阳当时确实是觉得这成绩有些可惜,不过现在想例想,年级第二不错。

      毕竟年级第一又要上台发言,又要被展览试卷,东一头西一头的跑实在麻烦。

      剃 他낐本然以为是摆脱了一件烦琐事。

      孇 结果万万没想到,最后因为语文作文写得太好,卷亮子依旧要被拿去各个班展览。

      鷟 班主任之前就说过,展览之后是要学生本人去拿回卷子。

      줩 李子阳按着老师鸕的话来到一楼的高℥二11班,正好撞见他们班宵同学在轮桌展览他的作文。

      教室里不时会有同学发出感叹。

      有赞美,有质疑。

      李子阳听着并没有太大的反应,清澈的双眼里荡过平静的波。

      作为一中的“风萬云人物”被议论是很正常的事情。

      他初中时曾成功救下햓了被四个混混欺负的小妹妹。

      一挑四,轻轻松松。

      没想到这个事传到大家耳朵里就变成了“李子阳是混混头目,打架超牛,一挑四毫不费事。”

      一传十,十传百,越传滬越搞笑。

      酰到最后甚至有“李子阳见人就打”的荒谬言论。

      他解释过,但没多大用。

      同学只相猱信他们愿意相信的。

      ﴡ 直到高一下学期,“救人”的事情全校传开。

      李子阳莫名其妙的就成了“퐅祁市一中扛把子”。

      是大家公认的【校园一霸】。

      ……

      ……

      等卷子的过程有些煎熬。

      树下有微小的风撩动,李子阳坐在藤椅上轻轻晃动着,看着树叶空ꃔ隙中泻出的日光。

      日光斑斑驳띍驳的렆滑过他的手指,一阵令人慵懒的放松闲意。

      㴕细细算,重生㵨回来쎚已经一年之久。

      ඥ 他上一世的成绩不算差。

      比起那些学神,他礴差的,是熬下去的毅力。

      本然以中规中矩的模考成놭绩是可以有个好大学上的,但偏偏高考的时候发挥失常直接滑档到最后的志愿。

      没有选择复读,想着之后考研也是不错的选择。

      ♽ 结果没想到在考研的路上发生了车祸……

      ࢨ 意큀外重生回高中ᡴ时代,李子阳便发誓一定要好好学习,弥补当年的遗憾。

      他的目标很明确,走莌的就是读书的路,顺便再过一个有意义的高中时㮄代。

      整个高一他几乎没有玩,整天就是学习学习学习。

      走在路上背单词,排队打饭背公式,骑车回讀家听钠听力,睡前播放古诗词。

      反正䯔能利用的时间全部利用上。

      因为谣言,同学们一个个对他都是敬畏有䔑加,很自然的保持距离。

       䀄偶尔说个话都颤颤巍巍的好像下一刻就要被吃了ꢕ一ⷩ样。

      李子阳不讨厌这样的相处模式。

      换句话说也多亏了这样,他才能把心思都放在学习上。

      不差的头脑,肯吃苦的奋斗,再加上前世◀的记忆,他用一年就学完了高中三年所有的知识。

      他现在学什噩么都相当于高三最后时刻的过书复㦰习。

      更何况,作为穿越者,他甚至凤对三年后高考卷子题目都有些印象。

      李子阳真的是感谢自己当퉡年对了答案,看了解櫭析。

      每年那么几道쑁记忆深刻的“怪题”谁不去看看自雎己蒙对了没啊。

      云朵,断臂女䐺神,多面体,钢琴键龵,金字塔……珕

      一辈子都忘不了。

      ……

      辞 茥……

      ……

      回稁过神时,门口已经有老㹹师呼喊。

      “李子阳,来拿卷子吧。”

      有些热烫的光洒在脸上,日悬中天。

      李子阳起身跑过去双手接过卷子,并说了一句:“老师再见。”

      听到这句话,老师十分诧异的看了他一眼,心里默㆝默感叹,这孩呂子这么乖的吗?

      此刻李子阳准备转身上楼梯回⋨班。

      迎面一个下楼的男同学正十好脚底一滑,重重的摔坐在地䨺上。

      本来一件很平常的小事,却因为李子阳的突然出现,变了意义。 䠫

      “你没事吧?”

      李子阳紧忙伸手想要扶他起来。

      欸?

      就在此时

      他感觉背ՙ后一阵阴寒逼近。

      有种……

      辡 不好的预感。

      ؋ “ṙ李子阳,你跟我去办公室!”

      果然,一秒읅后㰻传来了班主任方勇的嘶吼声。

      얹 益李子阳机械式的一点点回过头,看着那张板着的黝黑方脸,还有那好像要骂死他的严厉眼神。

      ナ完蛋。

      应该是被误会了什么。

      侩……

      ……

      过了一会

      李子阳跟着方老师来到了高二语文组的办公室。

      方勇跟李子阳面对面站着。

      窗外䃞虫鸣不断。

      但屋里面只有安静。

      师生面面相觑,尴尬至极。 ᚲ

      老方一会잰看看手ױ里的成绩单,一会看看站在面前的李子阳。

      终于忍受不了沉默,把成绩单卷起来指着他道:“咱俩要在这站到什么时候?”

      “那夿要不……我先走了?”

      “给我回来!说,你是不是又欺负同学?”

      方勇皱着眉,但是䳿眼神并不是真的要责备的意思。

      他好歹也带了这小子一年,是什么样的人还不清楚吗?

      李子阳无奈的说:“老师,我从来没有欺负过同学。”他ᮺ顿了顿,继续道:“我什么都没做。是那人自己摔的。棣”

      “人家自己摔的?”

      “就看了我一眼,摔在地上。”

      这话他说出来都觉得可笑。

      自己又不是长得吓人的类型。

      相反皮肤白皙,清爽帅气,狯再加上一米八二瘦瘦高高的个子…… ꡝ

      就杬是那种学生时期,路人都会忍不住拍照片的大帅哥。

      说实在的

      要不是因为那些胡乱传的谣言把李子阳塑造成不良少年,就他这长相际,表白墙上肯定有一席之地。 

      方勇眯着眼睛盯着李子阳又看了会:“你小子又不是蚩尤,人家看你一眼还能吓的摔跤?我还是更愿意相信你把人欺负了。”

      拜托……

      嶥“报告。”

      忽的身后传来蜜糖般的女孩声。

      李子阳没有兴趣,他现在更愁怎么应付老方。

      方勇歪着脖子对着门口温柔的道:“进来。”

      不一会,李子阳身旁便站着一位高挑纤瘦的女同ꅸ学。

      因仛为有淡淡的香味飘来,他不得不用余光瞥了一藧眼。

      瑸 哦……

      ݤ原来是学生会主席ૌ夏明乔啊。

      女孩扎着干净简单的马尾辫,清秀的容颜,㝺肤白似雪。

      她身上有着天然的书卷气,穿着那松松垮垮的蓝白校服也掩盖不住。

      跟李子阳一样,这女孩也是祁市一中人尽皆知的“风云人物”。

      不过人家是因为容姿端庄,成绩优秀,品行良好。

      同样是出名,两者的区别还真的有点大。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