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庸大帝

      嬂 按着李爱牛最初的想法,他想把乔峰和王力变成低能儿,然后让二人跟着邵小川一起干些体力活,算是对他们的惩罚。

      很快李爱牛否定了自己的想法,目前苗家的危险还没有解除,␾当务之急还需要利用乔ᢵ峰和王力来对付苗家。

      李爱牛觉得乔峰好控制一些,于是就接受ꥍ了乔峰的投诚,对于王力,李爱牛就是动了一些手脚,才让王力失去了主观的意识,变成听话的受控者。

      接下来,李爱牛把乔峰的手机还给了乔峰,让乔峰按着导演好的剧本和苗秩伟打电话联系了一番。

      电话中乔峰告诉苗秩伟,他和王力去平岭行动的时候,由于王力酒后驾车过快,因臇此二人出了交通事故。

      苗秩伟这一听,感到特别的郁闷,让孟飞去平岭处理李爱牛,没想㙁到孟飞意外出了交通事故。这次王力和乔峰去平岭继续处理李爱牛,这又是出了交通事故。 嗀

      经过了乔峰的经过讲述쫰,苗秩伟㑄相信他们这՞是意外的交通事故,听闻乔峰和王力都是受了重伤,因此嘱咐二人好好养伤,一切等他回到大旅再⯐说。

      䚲 乔峰另外告诉苗秩伟,王力瘪的头部撞成脑震荡后,王力㾚的脑袋有些问题,因此不能正常沟通了。

      苗秩伟一听,随后就给王力打了电话,电话接通以䅍后,果然普通乔峰说的ᠼ那样,王力的说话语无伦次,明显是脑袋郑有了问题。

      由于乔峰和王力受伤都很重,李爱牛就把邱贵云找过来照顾着二人,同时也让邱贵云盯着点乔峰,防止他再떰生意外。

      李爱牛感觉近期的李家大ࢨ院能够安全一些了,而乔峰和王力的伤情灿至少需要两个多月才뻁能养好,现在来门诊看病的人少了很多,毕竟到了끝年底了。

      门诊的三位医生都是放假回家了,李爱牛只留下了一名护縋士,病房里还有住着的王为民需要照顾,因此护士小林就不能放假了。 넅

      王馨兰读高中的妹妹王馨香钠放寒假了,于是王馨兰开车回去把王馨香接了过来。

      在王馨兰㖃老家,还有她的姑妈住在那里,当初她的爸爸出事之后,就是她的姑妈经常出手帮着她们家。后来她的爷爷因病去世了,她的॥妈妈来到平岭打工,不过她的妹妹王馨香一直住在了姑妈家。

      王馨兰打算把妹妹王馨香转学到平岭,可是王馨香鈣觉得自己在那里上学习惯了,于是就没有过来。高中三年一晃就过去了,王馨兰也就依着妹妹王馨香的意见,让她在老家那里上学。

      王馨香看到了李櫛爱牛,还跟李爱牛俏皮了一下❣,她知道李爱牛是她们家的大恩人,没有李爱牛,她的姐姐王馨兰根本不能上大学,也不能有了今天的辉胩煌事业。

      王馨香和王馨兰长得很像,当李爱牛莄第一眼看到了王馨香,简直就是当时看到的那个王馨兰一样,因此对待王馨香也像小妹妹一般的疼爱。

      早晨,王馨兰带着王馨香一起去逛街,二婶人就是缠着李爱牛一起去,最后李爱牛只好跟着去了。

      现在的平岭街里,到处都是大大小小的店铺,人们去购物逛街不用再去长曤庄县城了。

      平岭街里最繁华的地方就是昌盛大街,这里有规模最大묩的昌盛百货大楼,昌盛བ大超市。

      到了年底,在昌盛广场上,就开始了一年一度的年䨭货䊸大集뤦,年货大集为期一周时间㩉,老百姓可以来这里购买年货,因此很多商家都是打起了这里的主意。

      李爱牛跟在王馨兰王馨香姐妹后面,不知不觉中就来到ࠊ了年货大集。

      李爱牛好久没有逛街了,要陜说这年货大集,他更是十多年ᬨ没赶着看看了,不过在他小时候,每逢年末,李老爹就会拉着他的小에手⚩,父子二人一起去溜达,有时候也会卖些编筐和干蘑菇之类的东西。

      銤 王馨兰和王馨香看看这里,再指着那里,二人兴高采烈的看着问着,而买닳来的东西自然就是落在了李爱牛的手藞里。

      大集上已经没有卖编筐之类的东西녺了,十多年前的那个룔时代,编筐种类很多,可以是用汗树枝编,可以是用硬尼龙包装带编。李老爹虽魗然是个残疾人,不过他心灵手巧因此趁着冬茽天时间编制了很多编筐,壪等着集市就拿来卖了。

      李爱牛正回忆着往事的ኰ时候,就听到䤛不远处有吵闹的声音,原来是一个挑筐的驼背老人在大集外围卖干枣,接着大集的两名管理人员就不让老人卖东西。

      “不交钱,不准在这里卖东西!”大集管理人员掷地有声的说點着。

      驼峯背老人两手握着木筐,然后摇着ࡿ头说:“可是,二十元……太贵了!” 㠛

      李爱牛听旁边的人说,ḥ才知道年货大集是昌盛‌公司承包的地方,凡是来这里卖东栅西的,小摊位可娳以一次性交上租金,或者每次交二十元的摊位费。大的摊位和场地需⼍要根据情况而定鷥,比如正中心的售车车行,他们好像就是交唸了两万多的场地费用。 ᒃ

      适当收取场地费用可以理解,提供了깸安全合理的环境,同时需要需要场地清理和管理等工作॔,因此人们的看法不一,不过大多数人不支持大集管理皀人员的态度,他们认为一个老人卖点东西也不容易的,因此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过去了。

      再看老人拎着两只装满干枣的筐向外围退了十多步,不过先前属找他买干枣的⬽大妈,又是跟着过去买干枣了。

      就在老人拿秤给大妈称干枣的时候,一名大集管理人员冲了过去,一把抓过了装着干枣的称,接着就是一脚踢翻了跟前的干枣筐。

      “老东西,告诉你不交钱不让在这里卖,你他嘛的聋了吗?”这名大集管理人员大声的呵斥着老人,吓得一旁的大妈立刻躲到了一边。

      老人的一筐干枣被踢翻外地,滚的满地都是干枣,几촾个调皮的小孩开始去捡着干枣。

      老人看看五大三粗的大集管理人员,无奈的摇摇头,然后弯腰去捡落地的干枣。

      大集覄管理人员的做法僚,众人看在眼里敢怒不敢言,븚正是因駣为大集管理人员的⻈凶悍,才让那些打着擦边ꉠ球的小贩躲得远远的。

      李爱牛看着地上撒落的干枣,再看看木筐旁边的老人,仿佛就是当初卖干蘑菇ጦ的李老爹一般,有时候真的줽是솜为了生计,才迫不得已的斤斤计较。

      这时候另一位大集管理人员上前喊了一声戭:“老东西,赶紧离开这里,否则把你的两筐砸了!”

      “老五,我们走!”说话的大集管理人员又对刚才踢翻老人枣筐的大集管理人员招招手,然后转身便走。

      ⃝“这老人,遇到了他们,点背啊!”

      “怎么能这样踢老人的东西,简直就䙣是土匪!”

      “他们就是欺负老百姓行,这帮管理人员,太没有王法了!”驀

      こ人们瞬间议论纷纷,不过都是小声地低估着,相瞵互发泄着心中的不满。

      “塝爱訐牛哥哥,他们也太不讲理儿了,社会的公平正义哪去了?”王馨兰非常不满的和李爱牛说着。

      “馨얤兰,东西你拿着!”李爱牛把手里的东西塞给了王馨兰,他就走了过去。

      “爱牛哥哥,你……”王馨兰抱着东西,叫了一句,然后碰了一下王馨香,就跟着李爱牛走了过去。

      “等等!你们二人不要走!”李爱牛大喊了一声,声音犹如平地起了窵一声雷。

      两个大集管理人员听了喊声,也是顺着声音看了过去,这才发现喊话的人唆看向了他们。

      燯 此时⧟王馨兰心里也很恼火,他们这样对待一个老텃人,됌实在有失体面,不过她怕李爱牛吃亏,于是赶紧给派出所打去䒇了电话。

      “小伙子,是你喊我们?”那ἰ个老五问了一声。

      李爱牛用手指了一衳下捡着干枣的老人,非常严厉的说:“谁给你们的权利这样做?你们二人赶紧过劭去把老人瞲的东뤅西捡了,同时给老人道歉!”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