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族人离开天庭了

      陶丽珍下了命令,童归只好把手机递给苏途。

      苏途接过电话聊了一会儿,挂电话后苏途开씘始干活。

      他首先给童归泡好湴一杯金银랧花촏茶:“陶女士特意吩咐我,要保护好你的金嗓子。”

      童归:⾀……

      “要准㣣时吃饭,要早点休息、不能熬夜,还有什么来着?”苏途觉得自己应࿮该再给母亲大人打一通电话才记得住。

      苏途去到一旁打电话,童归暗솁暗摇头忹,她正要进去彩排,却看到一个故人朝自己走来,正是同参加此次《跨界歌手》㸑的艺人——施雯。

      施雯看到童归后,慢下脚步。

      “童童,好久不见。”施雯率先回神,对童归道。

      “好久鵞不见。”童归微微一笑。

      小时候曾经͸玩得那么好的小伙艧伴,但如今觉得陌生,鬃这么多年过去,ఛ她们也都长大了。

      㲫“前两天在雾城国际机场,我还看到你了,但没能和你打上招呼볳。”施雯走到童归跟前,仔细打量她:“你还是和以前一样漂亮,不过你小时候更加圆润一些,像是小福娃。”

      童归摸摸自己的脸:“我崐都不记得自己小时候长什么模样。䉰”

      ⋚她当时走得那么匆忙,连自己和㶃母亲的合照都没能带走一张。

      “不好的事都过去了,你颼现在뫖过得好,童阿姨在天޺之灵也会替你高兴。”施雯浅浅一笑,仍然是童睭归记忆中的样子。 ꫼

      螾施雯䳗小时候就比较害羞,不喜跟人说话,总喜欢躲在施母后面。后来因为经常来何家,跟她熟׽了,才渐渐变得开朗。

      但今天再看施雯,她觉得施雯仍然是沉默寡言的性子。

      两人一边聊,一边进了演播厅。

      “我看了你的歌单,你这首歌确实不适合参加比赛,如果你现在换歌,醁还来得及。”施雯提起正事。

      “我还是想唱这首歌,我是想告诉◹何家人,也ﷳ告诉我妈,我回来了。”童归哂然一㿚笑:“一轮游也没关系,重在参与嘛。”

      “说什么傻话,Դ你小时候就有音乐天赋,这么些年就算没有进步,也不可能是一轮游。如果不是你家那场变故,现在的你应该也成为家喻户晓的艺术家了吧?”施雯眸色渐冷:“倒是何骁骁,你不在的这些年她过得风声水起,她夺走了本该属于你的쵐一切!”

      童归见施雯义愤填膺的样子,不禁莞尔:“是我的东西,谁都夺不走。我妈的仇,时机到了我一定会ꏢ报!”

      “你一定会成功。”施雯笑容灿烂彰。

      此后是彩排时间ﲢ,施雯在舞台下看完鐐童归的彩排后,顿时明白童归的底气在哪儿。

      明明是一首不适合比赛的歌曲,改编也不大,但到了童归那里就变得很不一般,也很适合现场听。

      ︂ “你弹吉他的ِ样子太帅了,我都被你迷住了。”童归一下舞台,施雯就⼐激动地冲了过来,眼里满是星星。

      苏途看到这一幕,不着痕迹把童归拉到自己身边。

      童归没看到他的小动作,施雯却清楚看到。

      她笑而不语,没揭穿苏途。

      下午彩排很顺利,晚上就是录制时间,观众早早入了场。

      作为参赛者,童归并不紧张,倒是苏途不时迊来回踱步。童归煔见Ⓛ他这样,提醒他道:“你是音ퟀ乐制作人,待会儿随便点评几句就可以,没必要紧张。”

      “我担心你发挥不好,丢我们苏家的脸!”苏途淡然启唇。

      듪大家正在候场,乍一听到苏途这话都看了过来。Y

      童归䌹白苏途一眼,觉得他这话很容易让ཝ人误会。

      苏途只淤好再解쓫释一句:“你现在也是苏家人,陶女士担心你,我༦是在齯替陶女士担心。” ㊞

      节目正式录制时,苏途才离开后台。 ㊰

      他一走,施雯就过来打趣:“苏先生好像很喜欢你。”

      “不是你想的那样。”童归不知仃该怎么解释。

      ꭓ “你遼不喜欢苏先生?”施畍雯有些意外。

      “我和他不是那种喜欢或不喜欢的关系薼,反正你不懂。不提他了,专注比赛,你也别这么八卦。对了,你有谈男朋矔友吗?”童归突然反ꘁ问道。

      ᆾ 施雯似ᩱ乎没想到童归会问这样的问题。

      她的表겋情有点古怪ꐰ,而后摇头:“没有。”

      쁾 㮴 “真没有?”童归自认为看人很准,她觉得施雯眼神闪躲,像是在说谎。

      㪧“如果奈有我会告诉你,但ᵬ目前真没有。”施雯说着走了开去,明显不想继续这个话题。

      童归看着施雯的背影,觉摝得这丫头似乎藏了什么秘密,而퀑且还不想跟她分享。

      ⿡她无暇多梯想,决定等录制完节目再找施雯好好ᛄ聊一聊。

      录俳制过程倒是很顺利,童归出场的时候,掌声最热烈。等到童归唱完一曲,现场安静了好一会儿才响起热烈的掌声。

      听到这样绎的掌声,童归就知道自己这一场㳅稳了。

      接下来主持人故意让苏途来点评她,至于苏途对她的点评,她没兴趣知道,反正就那样。

      施雯的表现不必多说。她是音乐专业出身,无论是对歌曲的掌控,캜还是对情感的拿捏都恰到好处。

      童归在后台听到施雯演唱完心潮澎湃,觉得这一趟没有白来,能听到施雯的现场是她有耳福。

      刚刚录制完节目,张䱕晓就笑眯眯地跟她说:“有人找你。”

      “你怎么笑得这么猥琐?”童归这话招来张晓的一记粉拳伺候。

      很快童归就明냜白,为什么张晓笑得这苖么暧昧,因为楼宇捧了一大束红玫瑰进来。

      桀“今憝晚你表现很好,恭喜你。”楼宇露出迷人的微笑,把花送到童归手里。

      “一般般吧,我觉得雯雯表现得更好。”童归眼尖地看㟐到不远处站的施雯,忙朝施雯招手:“雯雯,你看谁来了?”

      䅟施雯正在对쪈她的助理曹静说话,似乎没听到她槴的话。

      童归索性上前,动手把施雯拉尓到楼宇跟前:“你刚才和助ꥋ理说什么呢,我叫你也没听见。楼宇,家喻户晓的钢琴家,还记得吧?”

      팚施雯섌笑笑,没正眼看楼宇:“记得。”

      “楼宇,你还记得雯雯吧?小时候雯雯很内向,쁂你还笑话过她。”童归又问楼宇。

      ̺ ꩰ 楼宇只是耸耸肩。

      童归这才觉得气氛不太对劲。

      눁楼宇刚才还笑容满面,现在却一点笑容没有,施雯的眼神则飘忽不定……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