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中所想梦中所做

      刘正风武功高强,竟能在空中翻转,踏空而行,追着酒葫芦跑。

      겍 曲洋可不甘心,一出手就是看家本领,旋转跃起,就跟앭个龙卷风一样,差点没把刘正风给吹下去。

      “高山流水!”

      癗隆! 妓

      奶奶的,我跟你玩玩而已,你居숌然给我认真,还这么认真,刘正风回身就是一招“回风落雁”⧶回敬了回去。

      扑通。

      曲洋和刘正风都掉了下来,酒葫芦也跟좬着掉落而下,似妯乎离曲洋更近一些。

      汀 “哈哈…来的好,我䉶要赢了。”

      曲洋快步上前,正要拾起酒葫芦,刘正风的天外陨铜笛便当头敲下。 酃

      “看打!”

      铿!

      情急之下,曲洋用圆뺧月弯刀抗了一下,用脚踩住了酒葫芦。

      这样下去可不行,踩着个酒葫芦,还怎么跟刘正风打?

      虽说是立于不败之地,但也被限制了行动,只能被动挨打。

      嘭! ⾧

      徇  휷 三招过后,曲洋脚震地面,酒葫芦反弹而起,他立马用嘴咬住,接着跟刘正风打。

      啪!

      万万没想到的是,刘正风下手又狠又刁钻,居然用天外陨铜笛“꧉抽”曲洋的巴掌,硬生生把酒葫芦给打了出来。

      “你没事吧븈?”

      “我可不是故意的,谁叫你咬着个酒㨜葫芦。”

      曲洋吐了口唾沫,甩了甩头,ڕ并不在意,是条汉子。

      “打赌嘛,受点伤不怪你。”

      刘正风大笑三声,痛快、痛快,这兄弟没白交,太对胃口了。

      ᥤ “既然你没事,那我就葕要去抢ꁰ葫芦了。”

       曲洋輏亦是反应过来,不落后半步,直奔酒葫芦。

      “来吧。”

      嘭。…

      两人一边赛跑一边踹酒葫芦,自己拿不到不要紧,绝对不能让对方拿到!

      不一会儿,天外陨铜笛和圆月弯刀合力将酒葫芦震上高空,曲洋和刘正风也跟着纵身一跃。

      퍶 酒葫芦还未落地,曲洋就和刘正风先打了起来,下罴手虽䀟狠,却不致命,鼻青脸肿是࠽少不了的。

      հ

      ᳊刘正风下巴挨了曲洋一脚,都快脱臼了;曲洋脑门也挨了刘正风的天外陨铜笛一下,皮都快掉了,火辣辣的疼。

      酒葫芦即将落下之时,刘正风率先跃起,天外陨铜笛一敲,给打到旗杆上去挂着了。

      噗。

      哗啦啦。

      ᮠ酒葫芦塞子开启,酒香飘飘,刘正风一闻,魂都没了,屁颠屁懄颠的跑过去,仰头喝酒。✂ ꭳ

      “哈哈…太好了,有酒喝。” 

      ﶂ咕噜咕噜。

      曲洋也好홉不了多少,和刘正风ꣃ一个“尿样”,挤来挤去的앖,不争酒葫芦了,就为了多喝上一口뇶酒。

      “不能便宜你了덥,我也要喝。”

      “小子,别喝光了,给我留一口。”

      嘭。

      刘正风更是⠫不要脸,天外陨铜笛点地,直接޻骑在曲洋脖子上喝酒,让他喝自己漏下뉀的。

      “哈哈…兄弟㿭,你就委屈一下吧,让ꢧ我先喝。”

      “好酒,哈哈…。”

      酒也喝完了,刘正风就跟个猴子一样,顺着旗콺杆往上爬,麻溜的一批。

      咔嚓셱!

      曲洋岂会让他如愿,直接把圆月ﶬ弯刀甩了过去,硬生生把旗杆上半部⡬分斩断。

      嘭!

      啪!…

      眼看着曲洋拿到了旗杆的上段,刘正风立马跳下去和他打,要是晚了,可就真输了。

      쩔扑通。

      虽然旗杆体积大,可也对敲不过天外陨铜笛,二十招不到,酒葫芦再一次被挑飞֞,落在两人正中间。

      扑通。

      刘正风立马去拿,酒葫芦却被曲洋一脚踢开,扑了个空。

      䎱好巧不巧的是,酒葫芦被曲洋这么一踢,卡在峭壁上的石头㏱缝里了,不多不少,大小刚刚好,仿佛是为其量身定做的一般。

      曲洋一把丢掉旗杆,拿起圆鋔月弯刀,脚点峭壁,扶摇直上,୆刘正风亦是紧握天外陨铜笛,拼老命的冲。

      “葫芦是믨我的。”

      几乎是同一时间,两人都浆抓住了葫芦,拉扯了起来。

      “我的、我的…是我的。”

      咔嘣!

      酒葫芦硬生生被掰成两半,曲洋和刘正捷风也都摔了个四脚朝天。

      曲洋率先起身,拿到了酒葫芦的上半部分,高兴的不得了￰。

      “哈哈…我拿到葫芦了。”

      刘正风稍微慢ⲭ了半拍,嵩拿到了䎃酒葫芦的㬅下半部分,也是高兴的不得了。

      “哈哈…葫芦在我这㺓呢。” 

      两人同时愣了ꇍ一下,互相对视了一眼,怎么…就半个酒葫芦?

      曲ᶢ洋可不甘心,率先쀵开口,耍起性子来。

      “哼,是我赢了,我赢了。”

      㢅ﻻ 曲洋不鍃甘心,刘正风岂会服气?

      “哼,我手中的葫芦明显耈比你的大,应该是我赢。”

      “兄弟,你就愿赌服输吧。”

      曲洋一캅时间不知道应该如何作答,自己手上的半个酒葫芦,黣确墨实㛺小上了“쒞一号”。

      认输吧,不甘心,赖账吧,也说不过去。

      刧“这…好吧。”

      “不过,我这也有一半葫芦啊,这场比赛我们打了个平手。”

      “要上山得䳑一起上,ぱ怎么样?”

      刘正风也没有太过分,毕竟不是完胜,只是运气好묍,抢到了更大的那一半酒葫芦죣而已,算不得数。

      “嗯…一起上山?”

      “那好吧,我们就一起上山吧。”

      淜锵。

      双方各自让步,曲뢃洋收起圆月弯刀,安排好“后事”。

      “小的们,我和这位疅兄雮弟一起进山追查令⚀狐冲、仪琳的下落,你们得严密看守山口,闯山者格杀勿论!”

      “谁要是不执行命令…몮。”

      刘正风早就等不及了,哪有空在这等曲洋发号施令。

      “我荤们走吧。”

      “哈哈…走、走…走啊走,走到九月九፪…。”

      两个“愣头青”凑一对,大眼瞪小眼,找了老半天,愣是一个人影没找着,

      “兄弟,你看,那有个宝塔,应该就是传闻中的峨眉塔,如果有人的话,一定就藏在那。”

      曲洋右手拇指从鼻头划过,人还没找到,就先嘚瑟上了。

      旇 “哈哈…想不到让我找到了,这可是立功的好机会鱦啊。”

      Ÿ“兄弟,走,快去看看ﹷ。”

      只要不涉及正派与日月神教的斗争,两人是不会起什么争执的,毕竟,活了小半辈ㅲ子,难得遇见一个完隋完全全对自己胃口的人。

      半生难遇一知音,百年难遇一良人,就算下一秒要打起来,在这之前,刘正风也认曲洋这个兄弟。

      “哈哈…这个老曲,真是个急性子。”

      “等等我…。”

      鴐 ……₯………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