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靠消息

      演武场突然的安静使得一些定力不太够人被分散了注意力,进而露出了破绽,被对手抓住机会,轻则落入下风,重则被击败受创。 쬊

      “哗……”

      安静持续了一会儿,演武场内突然嘈杂拐了起来,声音比之前吵闹三四倍,有些人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揉了揉眼睛;有的人激动㥩的跟旁边的人说话,唾沫横飞,手舞足ၖ蹈;有的人嘴巴长得老大,可以塞下훸一个殼鹅蛋,人生百态ꅨ,各不相同。

      对于外界쉻的变化,陈玄幽清楚的察觉到了,虽然他并不是一个在意外界看法的人,但能够打唙脸看不起他燗的人还是很高兴冢的,不过表面上还ö是얥一喪副淡定从容的样子,高手的逼格还是要保持住的,绷不住笑了,那就有些尴尬了。

      㐎 下了擂台后,陈玄幽保持着高手的姿态,气势外放⫵,脊背挺直,挺胸收腹,环抱ཱི着刀鞘,ᇳ整个쌇人犹如一把出鞘的长刀,霸道凌뵆利,面无表情的等待着下一个对手的到来。

      展现了㱾实力,别人的态度就自然不一样了,气氛虽然渐渐恢复正常,但仍然有不少的目光会放在陈玄幽身上,眼中充满敬畏之色。

      半刻钟后,又再次轮到陈玄幽了,这㑾次是在츝八号擂台,对手是一名三流中期的队长,但令獕众人没有想到的是,熘陈玄幽跳上擂台后,对手就干脆利落的册认输了。

      认输速度十分快,好像生怕陈玄㥎幽拔刀砍他,生怕来不及说一般᧼。镁

      对于这个情况,陈玄幽还是有所预料的,上一次之所以出手如此狠辣,除了对手想要他命以外,他也想杀鸡儆猴,免㷓得麻烦。

      挡不住这一刀就不要上来找死了,就是这个意思。

      两轮过騇后,三十六名参赛者就只剩下九人了,两两对战会轮空一人,而陈玄幽的运气似乎很好,抽签完훕毕,正好是他轮空,这让其他八人有些不爽。

      年轻,帅气,实䋶力强ᦲ,潜力高,气质卓越,运气还非常好,这谁顶得住? 本

      无论别人怎么想,结果就已经獾出뫤来了,陈玄幽只好勉为其难的养精蓄锐,看着台上的人打生打死,顺便看看对手的实力Ⓙ。

      二流武者已经能够初步做到内力外放了,不过距离比较近,而且对于二流武者来说内力外放十分耗费内力,一般情况下还是近身战斗。

      还留在擂台上战斗的都是洪水峰实力最强的一群人了,他们之间的战蚱斗还是挺好看的,身影闪烁,兵器相交,肢体相处,打得空气震颤爆鸣,视觉观赏性不错。

      半个时辰后߾,所有战斗结束,各自休息小半纔个勔时臿辰后,战斗再度开始。ት

      这一次陈玄幽就没有被ႍ轮空了,而憂且好运气似乎是用完了,遇到了参赛统领中最瘴强的一位,修为在二流后期딒,比起陈惇玄幽足足高了两㡻个境界。

      “张统领,请了。”陈玄幽持刀抱拳行礼道。

      ᑗ “陈伍长,请。”张统领是一位身材中等,面容普通,看起来没有任何出奇的中年男子,闻言还礼道。⣤

      陈玄幽自然不会托大,瞬间拔刀,正是杀人一刀斩,锋锐霸道,杀性十足的刀气爆射ၐ而出,疾似飓风,快似闪电,刀气所过之处,花岗岩打造的鳂擂台划出一刀狰狞的刀᫪痕,碎末郎纷飞。

      张统领面色凝重,但却没有躲避,丰富的战斗经验判断出面对这一招能不退,最好不要退,否则很容易处于下风。

      于䢘是,张统领全力调动内力羛,双掌化作青黑之色,齐拍而出鷝,正是洪水旗的招牌武学黑水掌,两道青黑色的掌印融为一体,带着一股腥臭味拍向飞来的刀气。

      챿同为黑水掌,刘山的黑水掌搪与之比起来差距甚大裲,一个是小成,一个接近大成,修为差距也大,简直就是碰碰车与卡丁车之间的差距。

      刀气与掌印相撞,쌗在观战者震惊的目光下,噗嗤一声,仅仅相持片刻,凝练无比的刀气就切开了掌印斩向张统领,张统领见状不得不运转身法躲避熵。

      掌旗使唐洋见状眼中闪过一丝惊讶,他原本以为应该不相伯仲才对,但竟然会如此,看来这个小家꜇伙修炼的功法品级至ფ少也䆐是一流了。

      ؂

      陈玄幽一刀斩出后,丢下刀鞘,双手ᇪ持刀,身影一动,如同下山枓猛虎一般扑向张统领㩊,气势凶猛霸道,直接用出新阴流刀法的绝招。

      什么试探是根本不存在的,哪怕ʧ他修炼的功法等级更高,苷但对手қ比他高了两个小境界,双方内力应该在伯仲之间,大庭广众之下又不好使用吸功大法,对方战斗经验明显比他ﱛ丰富,久튇战不利,速战速决才是最好的战斗方式。

      雪飘人间! 뱂

      雪飘人间这招有两嬕种变化,双手无轟冤无仇,对手有比较有礼貌,恩怨分明的陈졂玄幽就没有下死手,选择了第二种施展方式ڳ。

      移动之间,双手舞动,寸许㫠的透明刀气如同飘落的雪花罩向张统领鱶全身,说މ是雪花其实是暴雨,张统领面色大骇,很想说一句“年轻人,不讲武德,耗子尾汁!”。

      张统领不愧是经验丰富之辈,心中倌惊骇之下,也不影响下意识的用出绝招,青黑色的掌影层层叠叠犹如㧪连⠋绵不绝的流水,将飞来的透明刀气一道接一刀的拍碎,但无奈猝不及防,刀气实在棭太多了頼,㱷总有遗漏。

      遗漏的刀气撕碎衣衫,舔划破血肉,鲜血飞溅,终究是力有未逮,被这一击搞得狼狈不堪不说,还受到꫚了不轻的伤势,外有皮开肉绽,内有刀气入体,战斗力丧失大半,可谓大局ꫡ已定。

      “张统领,可还要再战下去?”陈玄幽长刀杵地淡笑道。

      “真是ꄚ英雄出少年啊,年纪轻,实力强,战఩斗意倪识还高超,阁下未来前途不可限量。”

      “不必再战了,我输了,还要感谢你手下留情。”张统领抱黉拳行礼道。

      ꤾ “客气了。”

      䗕陈玄幽淡笑着回礼后,五指成爪,内力涌动,将擂台上的刀鞘吸回手中,长刀出鞘,干脆利落的下台去了뚓,却不知,这一手又让뿷不少人惊讶不已。

      这个时候,系统声也适时响起。

      “叮,晋升捷径任务完成,五年内力是否领取?”

      “暂ԋ不领取。”

      这个时候领取,恐怕他就要晋升二流中期了,不够强大之前,还是要注意一些。忬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