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功折罪

      而此刻的林尘,早已遁䕰走,朝着㺽那条阴暗长道,一路疾驰而去。

      不是林尘不想继续䥎纠缠下去햯,而是在林尘的感知中,木玲雪的气息变得逐渐微弱,相必她才是真正将近到了油尽灯╣枯的时候。

      说祹过的话可不能食言ࡱ。

      如此,只能欠洛红衣一个人情了。

      不是林昬尘不愿使用其他手段,只是那样只解得了一时⿂之急,面ꔘ对的,却是无尽的麻烦。

      不到万不得已,林尘实在不想暴露,与其如此,不如欠这洛红衣一个人情。

      㳱 至于为什么会选择相信这洛红衣,林尘也说不明白も。

      林尘看人一向很准呢。䉒

      “可一定要来的及啊。”

      林尘心里嘀咕,原本放缓的速度,却也顾不得这未知的凶险,再次提速起来。

      小半天的时间,林尘也是越过∅了这幽都谷的外围过度地段,这一段路,虽然凶险,但大都是些低阶异兽,更多的,是这无处不在的死亡气息对修士心神的侵蚀。

      不过,对于林尘诨而言,这样的伤害暂且可以忽略不计,接下来,才是真正的考验。

      毕竟林尘的修为太过低微,遇见一只䤬高阶妖兽的话,就会蘆耽㦵误不少︄的时间。

      깙也不知这ࡀ幽都谷内,能否蒙蔽那人炧的窥视。

      林尘蔹心里也没底,这传闻中岛主,独孤焚天,也不知秉性如何。

      林尘不信,这件事情他独孤焚天毫不知情,但他既然没有选择插手,林尘一时间,也不敢肯定,这位传闻中的岛主,值不¤值得相信。

      如果,这件事本身,就是这独孤焚天默许的话......

      林尘已经不⨤想继续想下懍去,仔细想想,事情的发展逐渐就超出了自己的贯预期。

      而此刻的木짰玲雪,正处在一处洞窟之中,身上浮现淡淡的黑色光晕,被死气侵染,一副将要香消玉殒的뎽模样。

      盘膝而坐,飘逸的白裙也沾染了血迹,却已不知过了多少日,縒早已被风吹干,变成了黑色的死血。 윸

      苍白的面容失去了光泽,枯寂眼神却始终充满的坚毅,因为在她的感知中,林尘的距离越来越近。

      而此刻的林尘,也是遇见了麻烦。

      ਒ 挡在林尘面前的,是一头异变噬魂兽,色青面紫,形似长蛇,头似异蛟,身长不过五丈有余,毫不掩饰的气息,却是宣告了它悟道七层的恐怖实力。

      矃修行至悟道,三境一层天,修行至七层,就算是在外界,也已经算是可为一些小宗长老级别的人物了。흪

      以此刻林尘的状态,就算是全胜时期,也不是它的对手,更何况身有暗伤爛,还硬接了一道长阳剑气,就更不是它的对手了。

      林尘能够感应到,木玲雪距离外围并不远,刚出这外围就遇到这种等级的ꃔ妖兽,而外围不过是些入道层次,最多不过初入悟道的妖兽,这显然不合理。

      不过,林尘峼也来不及多想了,有人生,有人死,生死之间,却总有那么些人想要走捷径。

      “来不及了。”

      林ᬠ尘有些酀焦急,木玲雪的气息突然急剧下降,怕是坚롖持不了几刻了。

      噬魂兽速度极快,喜食人精魄,虽战力在同境界下的妖兽之中算不得顶퐬尖,但成长空间极大,又因为符嗋师主修神魂,셭对于符师的威胁,却远远高飃于其쵳他凶兽。

      和他缠斗显然不可能,林尘怕只会被它耗ࡾ死,如今,也顾不得ﶔ许多了。

      “阵起!”

      林尘大喝。

      一道阴阳图骤起,瞬间弥漫阌方圆五十里大地,四周⅍的空间变得逐渐混乱,只一瞬间,狂暴的天地元气便迸发出来。

      瞬杀!

      那噬魂兽的身影在阵中闪烁,发出￁剧烈的嘶吼,吼声绵延十数里,林尘眼中,却没㬟有丝毫怜悯。

      如↍此吼叫也只持续了片刻,一头悟道七层的࣐高阶异兽,就此身陨。

      “如此阵法,用在了你身上,的确是大材小用了。”

      བ林尘叹息一声,没有犹豫,直奔剂木玲雪所在之地。

      两仪阵,阴阳相生,可斩法云。以林尘如今的境界,虽然不能妄谈杀死一个蓡法云境界的强者,但至少杀个离垢,却也是绰묆绰有余了,如今用在了一头七境噬魂兽身上,的ⱦ确是大材小用了。

      不过,林尘也没有惋惜。

      有些代价,总是值得的,更何况,这样的代价,总有人会为此付出生命的教训。

      林尘的面色逐渐阴沉。 퇋

      不䜁是因为浪费了一方阵法,而是摆在↹林尘眼前硕的禁制。

      林尘感应得到,木玲雪距离自己,不过几丈之遥。瑝

      莫名出现的这一道禁≟制,细眼ꔷ望去,点脁点道纹浮现,深奥而繁杂奥。

      텘 越过这禁制,是无比深邃的黑紫色甬道,地上点缀着各式各样不知名字矿石,像是人为挖出来似的,不远之处,便是一个转角。

      သ而木玲雪,此刻便在这转角之处,身上浮现的死气越来越ﴦ多。

      “不对劲。”

      林尘心中不놿解,此地出现如此等级的禁制,绝僁非常人所为,隹而最奇犱怪的是,这禁請制,只是隐蔽气息,却无丝毫杀伤䪺力。

      若不是林尘和木玲雪之间互有感应,掩这才驻足仔细勘查了一番,才发现了这一方洞窟。

      ⟠而这种等级的禁制,以木玲雪如ꔽ今的修为,断然布ꞛ置不出来,就是林尘,也是远远做不到的。

      来不及细想,林尘赶紧冲了进去,刚一进去,一股浓ֵ重是꟪死亡气息自转角而来。

      “糟ሊ了!”林尘焦急万分,木玲雪的情况,比自澕己想鵍象中的还要糟糕。

      一瞬间覣,林尘越过转角,映入眼帘的,是一张惨白的脸,ꃆ失去了神采,如风中摇曳的赇烛火,随时可能熄灭。

      㡱而木玲雪终于见到了林尘的到来,用掮尽最后的力气,也难以叫出那句心心念念的“公子”,就此昏死过去。

      林尘见状,瞬间点燃那仅剩的点点凤息树灯䲔,放在木玲雪身前,又将那七叶夜灵草置于手中,以元气揉碎,将其中蕴含的纯粹药力,一点一点给木玲雪导入进去。

      混沌之中,木玲雪也腼不知度过了多少时间,眼前是无边无际深邃的黑暗。

      “大道无形,生育天地;大道无情,运行日月;大༕道无名,长养万物;吾不知其名,强名曰道......”

      㮭(取自?清净经?)

      一뜲道声音,忽然传入木玲雪沉寂许久的ẍ神魂世界,一点光亮,蓦然出现,如星光闪烁,㼓如月色徜徉,逐渐变得明亮,这样的时间也不知过了多久,暗淡无光的世界终于퇘又恢复了往日的景象。

      木玲雪紧闭的双眼缓缓睁开,昏暗的洞窟,映入木玲雪眼中的是林尘那熟悉的面容。

      “公~子~”

      木玲雪颤颤巍巍地说了第一句话。

      燹 此刻的木玲雪,正处在林尘的怀中,而此时,距离林尘来到这里已풘经过去了整整二十天的时间。隀

      “对不起,我来晚了뛜!칰”

      林尘温☷柔地说道,用手抚㤶摸着木玲雪略显苍白的额头,整理了一下几缕凌乱的青丝。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