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时空穿梭>

      然而,整整一夜的时间过去,王宫内,并没有走出一名铁鹰剑士。

      显而易见,嬴政矗立在夜色之中,并没有下达任何一条命令。

      若是他下定决心,可以预料到,这一夜,咸阳城内,将充满血色。

      翌日清晨。

      嬴渊由于贪杯的缘故,并未苏醒,还在沉睡着。

      而田蓁早已起床,此刻正端坐在梳妆台前,让侍女为自己盘发。

      随后,她看到台上的玉簪,又望了望正在熟睡的嬴渊,终是没有打扰他,自己将簪子插在发髻上。

      待嬴渊醒来以后,早已过了早膳的时间。

      不过,田蓁一直在等着他。

      亲自为他穿衣。

      嬴渊舒展身躯,扭了扭脖子,趁势将她搂在怀里,笑道:“一些事情,你不必亲自去做。”

      田蓁笑道:“其她人做,我不太放心。”

      其实,日常起居穿衣等,都是嬴渊亲力亲为。

      他并不太习惯别人的侍候。

      不过,田蓁算是一个例外。

      她服侍自己,是一种别具一格的享受。

      用过早膳之后,嬴渊向她开口说道:“我还有一些事情需要处理,待会儿你自己进宫。”

      按照礼制来说,他们夫妻二人,今日是要向双亲敬茶。

      所谓长兄入父。

      嬴渊的父母不在了,但是嬴政在。

      长兄如父。

      敬茶的时间早已延误,再不去向嬴政敬茶,只怕不合规矩了。

      “夫君不去?”田蓁感到疑惑。

      嬴政点了点头,“兄长不会见外的,你向兄长说明,我有一些事情需要处理,一些人,也需要见一见。兄长会明白的。”

      闻声,田蓁只好答应。

      稍后,她乘坐嬴政赐予嬴渊的御辇,前往宫中。

      今日起床时,田蓁还有一些不太适应。

      因为冠军侯府的所有侍女以及侍卫,都在叫她主母。

      这有些不太符合规制。

      按理来说,他们应该叫夫人。

      虽然心中存有这点疑惑,但是她并没有开口询问。

      其实,称呼他为主母,主要是因为,府中的一些侍卫及侍女,都是从打更人中精挑细选出来的。

      负责保护嬴渊的安危。

      他们视嬴渊为主人,自然是要称呼冠军侯的夫人为主母。

      嬴渊没有去王宫,而是来到了魏无忌居住的客栈内。

      对于信陵君,他早就有意结交。

      且不论将来是否为敌,最起码,嬴渊现在并不想要他的命。

      可是没想到,此行不光见到了魏无忌,还有惊鲵。

      锐利的眼神,温柔的脸庞,傲人的身材。

      真是...

      太妙了。

      但是,见识过田蓁的人间绝色之后,对于她,嬴渊的心中,倒是掀不起丝毫波澜了。

      “你很不错,一人杀了罗网数名地字级杀手,而且,看样子,你并没有受伤。”

      嬴渊的目光异常犀利,凝聚在魏无忌身上时,能将他目前的状态,判断一个大概。

      昨夜一战,他虽然只是听到打更人的汇报,但是也可以想象,有多么凶残。

      后者一脸坦然道:“既然我来到秦国,就足以证明,我有自保的实力。”

      “大言不惭。”

      嬴渊淡然道:“若是罗网的天字级杀手,出动一到两名,你确定,你有可以招架的实力?更何况,还有我。”

      顿了顿,他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又将目光落在魏无忌身后的惊鲵身上,开口笑道:“我倒是忘了,你的身边,刚好有一位罗网的天字级杀手。”

      根据打更人调查,目前的魏无忌,的确是已经知道了她的真实身份。

      毕竟,养门客数千,又执掌魏武卒的信陵君,不可能不会察觉,自己身边最亲近之人的身份有些令人怀疑。

      只是为何还将她留在自己身边,那就不得而知了。

      惊鲵上前两步,手里拿着一个茶壶,为二人盏茶倒水的同时,开口说道:“我早就已经脱离罗网,与秦国再无丝毫关系,冠军侯何以旧事重提。”

      “无关?”

      嬴渊冷笑道:“从罗网创建至今,本侯还从未发现,有人能从罗网的手中逃掉,更别说脱离这个组织,罗网不杀你,或许只是时机未到而已。但你们千不该万不该,选择在这个时候入秦。”

      言语刚刚落地,他的身上,便是蔓延出一种滔天杀机。

      直接锁定了魏无忌。

      见状,惊鲵大吃一惊,连忙将身边佩剑取出,指向嬴渊。

      似乎在说,他要是敢动手,她手里的剑,将随时能够刺入在他的体内。

      “你既然已经脱离罗网,为何手中还握着惊鲵剑?”嬴渊嘲弄道。

      惊鲵剑是一柄很特别的剑。

      剑体护手中间为鲵鱼头,剑尾为莲花,剑头有洞,剑身左右各有三道凹痕。

      这样别致的剑,嬴渊自然能够一眼认出。

      魏无忌来到惊鲵身前,握住她的臂膀,柔声道:“冠军侯若是想要动手,就不会空手而来,那杆威震七国的大戟,应该会随身带在身边。”

      此言一出,惊鲵方才缓缓收剑,向嬴渊抱拳道:“得罪了。”

      “你很懂事...”

      嬴渊还有四个字差点说出来,‘我很喜欢’。

      魏无忌单身负后,说道:“此番来秦,一是想为冠军侯的大婚庆贺,第二是想结交一下你这样的英雄,第三,是想见识一下咸阳城里的风光。当然,最主要的原因,还是想见一见,你这位素未谋面的盟友。”

      嬴渊道:“盟友谈不上,那日击溃魏庸一事,只是你我之间的一种短暂合作而已,事后,我们依旧还是仇敌。”

      秦国与魏无忌的确是有仇,这是毋庸置疑的。

      后者曾经击败秦军数次。

      但由于能力过于出众,受到魏王的忌惮。

      “我们有着共同的敌人,罗网,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

      魏无忌缓缓坐下,饮了口茶。

      嬴渊道:“若只是说这些废话,那么,你们还是趁早离开咸阳的好,不然的话,我怕会忍不住杀了你。”

      之所以不杀,不是在纠结想不想,而是杀了他影响很大。

      魏国与其他国家,就想着找个理由,再次伐秦。

      且不管他们还有没有这个能力伐秦,嬴渊总不能冒着发生这种事情的风险而杀他。

      魏无忌不急不躁,是个慢性子,“有个计划,不知道冠军侯感不感兴趣。”

      “有话直说。”嬴渊是个急性子。

      魏无忌点了点头,他看向一旁的惊鲵,微笑着说道:“去客栈外看看,有没有罗网的人在暗中监视。”

      他的这番话,让嬴渊心中微微一惊。

      因为.....

      他将来,是会死在惊鲵的手中。

      难不成,他现在就对惊鲵有所怀疑了?

      不符合原著剧情发展了?

      他可以看得出,现在的惊鲵,的确是没有想杀魏无忌的念头。

      何以在未来要杀他?

      这之间,到底有什么矛盾或者故事发生了?

      待惊鲵走后,魏无忌无奈道:“抱歉,她的身份,让我不得不这样做。”

      “她不是扬言,已经脱离罗网了么?”嬴渊问道。

      魏无忌道:“正如冠军侯所言,你觉得,曾经加入过罗网的人,真的会摆脱那个囚笼吗?”

      嬴渊不语。

      果然,能够青史留名的人物,岂会看不穿惊鲵的把戏?

      只是,他不愿意承认罢了。

      好在,惊鲵的伪装也很成功。

      他相信,惊鲵现在一定是爱着魏无忌的,不然的话,也不会愿意怀上他的孩子。

      紧接着,他低沉说道:“其实...我知道的,但...我喜欢她,你说又能有什么办法?”

      闻声,嬴渊感到惊愕。

      万万没有想到,被后世誉为战国四公子之一,礼贤下士,养士数千,自成势力,曾击退两次秦军的信陵君魏无忌,居然是个情种?

      看来,古今英雄,皆有柔情的一面。

      “我对你们之间的情情爱爱并不感兴趣,你可以先说说你的计划,如果有利于我的话,没准,我会感些兴趣的。”嬴渊淡淡说道。

      他与惊鲵之间的羁绊太深。

      旁人实在是不好插手。

      “冠军侯应该清楚,此刻掩日就在我魏国都城,我的计划是,除掉掩日,但是需要打更人的帮助。”魏无忌直言说道。

      嬴渊皱眉道:“你门下剑客数千,要杀掩日,还需要我的帮助?”

      “但是唯独缺少一名顶级剑客,围猎他数次,可惜每次,都会让他逃脱。”魏无忌很无奈。

      他早就想杀了掩日。

      可是一直都没有找到一个很好的机会。

      嬴渊道:“你可以亲自出手,连杀数名地字级别的高手,纵然你不是罗网天字级杀手的对手,但完全有可能,配合你的那些门客,将掩日留下。”

      “难道君子不立危墙之下的道理,冠军侯会不懂?”魏无忌问道。

      嬴渊漠然道:“你的身边,就有一个最大的危险。”

      “自古以来,美人都是毒药,烽火戏诸侯的故事,或许看似荒诞,其实,真要是到了那个份上,爱美人不爱江山的人,也是大有人在。”魏无忌悠然说道。

      他的语气,让人分辨不出来,到底是戏言,还是极其认真的说出这番话来。

      嬴渊冷笑道:“简直可笑!”

      他豁然起身,继续说道:“尽管掩日已经被秦国视为叛逆,但是说到底,他还在为了秦国做事,一时半刻,我是不会杀他的,即使是杀,也不会跟你这种外人合作。

      但是,我可以帮你推荐一个人,他叫无名,被江湖中人誉为剑圣,实力很强,你要是得到他的帮助,掩日必死无疑。告辞。”

      言语落地后,便离开此间。

      魏无忌嘴角一撇,目送嬴渊离去。

      出了客栈,碰到惊鲵。

      他轻笑道:“看来,魏无忌并不是很信任你,毕竟是出身罗网。”

      “不劳冠军侯费心。”

      惊鲵踏入客栈当中,头也不回。

      见此,联想到未来惊鲵的命运,嬴渊连连摇头苦笑。

      同时,心中也暗自说道:“这个魏无忌,当真是不一般。他要是掌权,对于秦国没有任何好处,只有坏处。”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