尹人大香蕉97手机在线视频

      接下来的日子,荀橙依旧很忙,汤予予和倪延也回到了各自的位置,荀橙不知道倪延有没有找过汤予予,汤予予还会不会在重滔覆辙。

      这件事或许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被时光蒙上一层层尘埃,只要没人抹去上面的尘埃,就没人会知道尘埃下蒙着的是什么。

      荀橙接到顾嘉逾电话时正在公交车站等车,倾盆大雨打在周围的建筑物、地面上,溅起大大小小的水花,头顶的站牌是唯一的遮挡物,也被雨水打的噼啪响,鞋和裤腿湿了大半。

      “逾哥。”明明顾嘉逾比自己还小一点,但荀橙总喜欢叫他哥。

      “在公交车站吗?”

      “嗯。”

      “站那等我,过个红绿灯就来。”

      荀橙一时没想到顾嘉逾会来接自己,后知后觉的噢了一声,反应过来顾嘉逾已经挂了电话了。

      路边的车一辆辆唰唰而过,突然一辆黑色越野停在公交车站前面一点,车的主人推开车门下车,撑着伞越过瓢泼大雨迎着公交车站下同样躲雨的人群的目光来到荀橙面前。

      顾嘉逾再次把自己的外套披在荀橙身上,这次是风衣。

      拥着荀橙上了车。

      荀橙坐在副驾驶上看着开车的顾嘉逾,男生骨节分明的手握着黑色方向盘,认认真真的开着车,开车的顾嘉逾也很吸引人。

      “你衣服湿了。”荀橙出声。

      “嗯,回去换。”过了几秒,“你也是,别感冒了。”

      “嗯。”

      “顾嘉逾。”

      “嗯?”

      “谢谢啊。”

      顾嘉逾笑,“这么严肃的叫我就为了说声谢谢啊?”

      “不用谢啊橙哥。”

      “我知道,今天就算我不来接你,你也能回去,雨总会停,车总会来,但我得抓准时机献殷勤。”

      荀橙:“……”

      顾嘉逾并不在乎荀橙有没有回应,“饿不饿?”

      “饿。”对于吃饭荀橙一向是不害羞也不会亏待自己的。

      “那…吃点再回学校?”

      “好。”

      “我想吃抄手。”

      “……”

      顾嘉逾本着不懂就问的原则问荀橙,“抄手是什么?”

      荀橙忘了自己现在在A市而不是C市,这里的人不怎么能吃辣,馄饨就是馄饨也不叫抄手。

      “馄饨。”

      顾嘉逾点点头,“C市那边不叫馄饨叫抄手啊?我记住了。”

      荀橙想说,你不用记住的。

      两碗馄饨被老板端了上来,馄饨上面撒了绿油油的葱,汤底很鲜。

      荀橙边吃边对顾嘉逾说,“有机会带你去吃我们C市的红油抄手。”

      顾嘉逾含笑点头,“有机会的。”

      说完荀橙就后悔了,但顾嘉逾接的太快,荀橙只能认了。

      “每天下班都那么晚吗?”

      “今天算好的,八点多就走了,平时得九点半左右。”

      顾嘉逾皱眉:“每天?”

      “没有每天,也就一到五。”

      “周末休息吗?”

      “没,做家教。”

      “……”

      顾嘉逾眼神复杂的看着荀橙,“小身板扛得住嘛。”

      “扛得住。”

      顾嘉逾算是明白了,荀橙会心疼任何人唯独不会心疼自己。

      除了馄饨店雨小了一些,两人依旧同撑一把伞回到车上。

      顾嘉逾边开车边叮嘱荀橙,“回去先换鞋,洗个热水澡,多喝热水。”

      “嗯。”

      看着窝在椅背里一副敷衍态度的荀橙,顾嘉逾正色道:“你别嗯嗯嗯,感冒了我再找你算账。”

      荀橙依旧不屑,“我身体倍儿棒!年轻。”

      顾嘉逾既头疼又无奈,“你就犟!”

      可惜荀橙还是高估了自己,明明她回宿舍就按顾嘉逾说的做了,但一早起来还是感冒了,头晕晕沉沉的不说还喷嚏不断。

      汤予予看了眼荀橙桌上的一堆卫生纸和荀橙红红的鼻尖,“还是去弄点药吃吧?”

      荀橙点点头,“下课就去。”声音也瓮声瓮气的,“汤汤,我先趴会儿,你替我放会儿风。”

      汤予予不放心,“这样睡不是更严重,你要不请假回宿舍睡?我一会儿给你带药。”

      荀橙实在撑不住了,脑袋似有千斤重,“那我去跟导员请个假。”说着还不忘带走桌上的一堆卫生纸扔垃圾桶里。

      同班男生:“橙子怎么了?”

      荀橙看了眼男生,“感冒。”

      另外一个关系比较好的男生:“橙子不行啊!怎么虚了。”

      荀橙看了眼男生,出声威胁,“瞿逸你挺狂啊?你是不是想惜哥的散打了?”

      瞿逸这人吧,喜欢陈惜但又有点畏惧陈惜,主要是打不过,“行行行,祖宗,我错了!别告诉惜爹!”

      荀橙:“瞧你那点出息。”

      “……”

      瞿逸哀嚎,有本事别动用武力!

      荀橙睡的迷迷糊糊被汤予予叫起来吃了药,又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顾嘉逾打了几个电话都没能闹醒她。

      另外三人上完下午的课回到宿舍。

      见荀橙依旧睡的不省人事,陈惜伸手摸了摸荀橙的额头,滚烫滚烫的烙手。

      陈惜有些担忧的看着同样走过来摸荀橙额头的楚禾,“发高烧了?”

      楚禾点头。

      “会不会把孩子烧傻啊?”

      楚禾:“……”

      荀橙的手机又响了起来,汤予予离得近看着屏幕上闪烁不停的顾嘉逾三个字问陈惜和楚禾,“怎么办?”

      陈惜看看手机在看看烧的满脸通红的荀橙,示意汤予予接电话。

      “接吧。”

      汤予予:“接了说什么?”

      陈惜:“照说,他未来老婆就该由他照顾。”

      汤予予和楚禾:“……”

      见汤予予拿起手机,陈惜也跑了过去,让汤予予开免提。

      电话才接通,顾嘉逾的声音就传了过来,语气着急,没了平时的稳妥,“怎么才接电话?”

      汤予予:“那个…顾学长,我是荀橙舍友。”

      “……”

      “嗯,荀橙呢?”

      “她感冒伴高烧,睡着了。”

      顾嘉逾:“……”

      “麻烦你帮我把荀橙叫醒,帮她穿件厚外套,我来接她去医院,谢谢。”

      “嗯,好的,好的。”

      顾嘉逾抱歉的看着一桌人,“不好意思,有点事,大家玩的开心,记我账上。”

      褚漾挥手,“去吧,去吧,慢点开啊!”

      顾嘉逾点点头,拿起放在椅背上的外套快步走了出去。

      白楠一脸笑意的看着消失在门口的顾嘉逾,“逾哥完了。”

      盛何:“栽了。”

      盛何女朋友拉了拉盛何衣袖,“顾嘉逾有女朋友了?”

      盛何摇头,“喜欢的人,还不是女朋友。”

      盛何女朋友有些惊讶,“顾嘉逾还有追不到的人?”

      “啥呀,你是没看见逾哥小心翼翼的样,视若珍宝啊。”

      盛何和女朋友说的起劲,殊不知他们旁边的女生手指指节都捏的泛白了。

      盛何女朋友回头看了眼好友泰汐,“汐汐,这个好吃,你尝尝。”

      泰汐对着盛何女朋友笑笑,“好。”

      ……

      顾嘉逾问了汤予予宿舍号,跟宿管阿姨沟通了一下,宿管阿姨也是个看脸的,这小伙子一看就靠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让顾嘉逾上去了,“只有十分钟啊!”

      顾嘉逾点点头,“谢谢阿姨。”

      宿管阿姨眉开眼笑,“不用,不用。”

      看着顾嘉逾着急的背影,宿管阿姨还在感叹,“小伙子真有礼貌。”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