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异国浪漫>

      迟百城侧对着曲洋,哼了一声,双手抱胸道:“我来问你,教主是怎么交代你的?”

      曲洋如梦初醒,见到北斗七星兽就放信号弹。

      “这一点你已经没有做到,还有呢?”

      扑通。

      曲洋一屁股坐在地上,目光有些躲闪,还有不许伤害北斗七星兽,要抓活的。

      只有活北斗七星兽的血才可以治好任我行的狂病,使他称霸天下。

      令狐冲收起开阳剑,同北斗七星兽一起悄然离去。

      迟百城嘴角微微扬起,恍若看不见一般,仍在呵斥曲洋。

      “好你个曲洋,你知道你刚才在干什么吗?”

      “要不是本使者及时阻止,会不会伤害到北斗七星兽?”

      曲洋连忙认错,哀求迟百城千万别告诉任我行。

      “你也知道啊?”

      “要不是我,你已铸下大错。”

      嘭。

      嘭。

      曲洋挠了挠头,给自己来了两拳,连连点头,憨憨道:“迟右使,炸的好、炸的好。”

      “多谢迟右使。”

      这会儿,曲洋也反应过来了,令狐冲和北斗七星兽呢?

      “啊…迟右使,不好,那小子跑了。”

      迟百城佯装大惊,曲洋已拾起圆月弯刀,追击而去。

      “站住!”

      “站住,给我站住!”

      “迟右使,快放霹雳弹。”

      迟百城并没有马上扔霹雳弹,而是对着曲洋,扯着嗓门喊。

      “令狐冲小子,看我霹雳弹。”

      “霹雳弹来啦,看弹。”

      迟百城这气势倒是很足,令狐冲还以为马上就要炸到自己了,催促北斗七星兽赶快。

      嗖!

      这回霹雳弹真是朝着令狐冲扔去的,但即将近身之时却被开阳剑扭转方向,甩向曲洋。

      “你们自个儿受用吧!”

      轰!

      曲洋这回真是被炸傻了,反应过来后,令狐冲和北斗七星兽早就跑没影了。

      “迟右使,令狐冲和北斗七星兽不见啦。”

      嘭。…

      迟百城暗自偷笑,面上却气的直跺脚。

      “还不快追,你这蠢货!”

      啪。

      曲洋一拍脑袋,这才想起来自己要干嘛。

      “对、对,快追、快追…站住,给我站住!”

      迟百城并没有和曲洋一起去,而是先回去向任我行禀报。…

      啪轰!

      任我行一掌拍碎身旁大石,怒骂道:“混帐,居然让北斗七星兽跑了。”

      “气死我了…。”

      迟百城跪在地上,害怕的瑟瑟发抖。

      “都怪曲洋…曲洋他贪功,没及时放出信号弹。”

      任我行气的咬牙切齿、双拳死死捏紧,如果曲洋在场的话,搞不好会被他直接用吸星大法吸干。

      “什么?”

      “谁再贪功,见了北斗七星兽不放信号,杀无赦!”

      迟百城深知任我行身边不可久待,谁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发狂,赶紧找理由离开。

      “是。”

      “属下这就去办。”…

      而此时,令狐冲还在带领着华山派幸存下来的弟子们奔逃。

      “快,大家跟上。”

      忽然,前方一棵大树即将被烧断。

      “啊…不好。”

      铿!

      令狐冲一马当先,开阳剑出鞘,把那棵大树切断,为大家开路。

      “快,大家快离开这。”

      “大家快跟着我,快,这边走。”

      历尽艰险,令狐冲终于带着一众华山派弟子们逃了出来,看着火光冲天的华山,大家都流下了眼泪。

      回忆着华山的点点滴滴,众人心中百感交集,很不是滋味,说不出的难受。

      好在,日月神教的目标是北斗七星兽,对这些普通弟子们,倒没有特意追杀,碰上了才出手解决。

      不幸中的万幸是,梁发、施戴子、高根明、陆大有、陶钧、英白罗、舒奇这些人都活了下来,令狐冲含泪与他们一一相拥后,便跃上高处。

      “你们放心吧,我一定找到其他北斗六星传人,打败魔教,重振我们华山派的雄风。”

      “只要我们还在,华山派就没有亡,永远都在!”

      令狐冲跳到北斗七星兽的背上,向众人挥手告别。

      “就此别过,大家再见了。”

      “再见了。”

      令狐冲身负重任,绝不能带着这么一大群人,把大家安顿好就抓紧出发,誓要重现当年北斗七星阵!

      “走。”…

      一个时辰后。

      不知名的山林里,北斗七星兽忽然停住了脚步。

      “怎么了,这是去哪啊?”

      北斗七星兽左右嗅了嗅后,选择左侧道路奔逃。

      咻。

      “什么声音?”

      四周气氛很是异常,令狐冲凝神警觉。

      扑通。

      令狐冲轻跃下背,看着身前石缝里长出的灵芝和身旁流口水的北斗七星兽,不禁被逗笑了。

      “原来是你肚子饿啦。”

      嗖!

      上方一座牢笼掉落而下。

      遭了,是陷阱!

      “小心!”

      嘭!

      咔嚓!

      令狐冲侧身腾空,一脚将牢笼踢飞,撞断了一棵树。

      咻!…

      刚刚落地,又见漫天箭雨袭来。

      铿!…

      开阳剑出鞘,令狐冲将北斗七星兽护在身后,一招“天坤倒悬”挡住所有箭雨。

      呼!

      未等喘息,身后又迎来了一块钢钉板。

      令狐冲也不是“吃素的”,开阳剑舞动,又是一招“有凤来仪”当场把钢钉板斩碎。

      陷阱是没了,但不远处一名腰挂八棱梅花亮银双锤的矮胖子已经跳了出来,正是日月神教长老上官云!

      “哈哈…竟能躲过我的三道机关。”

      “不过,你还是逃不过我上官云的手掌心。”

      咻轰!

      上官云真是干脆利落,掏出信号弹就放。

      “看招!”

      铿!

      上官云双锤舞动,和令狐冲打的有来有回,比曲洋要强上不少,毕竟两人都是伤势未愈之躯。

      令狐冲想速战速决,上官云偏不让他如意,往死里拖。…

      远处焦急等待的任我行第一时间看到了空中的信号,立即带着一众护卫赶过去。

      “呵呵哈哈…快跟我来。”

      咻轰!

      刚走没多远,另一个方向竟然又有信号弹发出!

      “信号转移了?”

      任我行调转方向,脚点树干,匆匆赶去。

      快到地方时,忽见一名灰头土脸的男子急步奔跑,神色甚是慌张。

      扑通!

      任我行嘴角微微扬起,想都没想,随手两掌就把他给拍倒了。

      “看你往哪逃?”

      眼见任我行杀来,曲洋都快吓尿了,惶恐倒爬着。

      “啊…教主。”

      “是我,曲洋。”

      ……………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