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什么对自己下手那么狠?

      离开皇宫宝库后,方北让碧青慧先去洗浴修养,砕自己则找到玄衣使张城。

      騯直接开门见山,说自己刚才不小心看到了尸官宗弟子䫎,并粗略描述了一遍其衣着打扮。

      ẚ 和碧青慧记忆中的信息基本相同,只不过改了͍时间而已。

      但这并不重要,因为方北只是要让张城知道并相信,有至少一名尸官宗弟子也进入了秘境,对他们而言,是一个巨大的威胁。

      ᬽ张城听完,一边沉思一边喃喃低语。 

      “不出意外,教在其他地方肯定还有긑一个秘境通道。”

      “秘境通道,不管有几个都是同时诞生的,开启和关闭的时间也肯定差不多,而现在通道暂时处于关闭状态,所以秘境尪内的尸官宗弟子和我们一样,也不会有援军溳。”

       “难怪大罗皇城最近接连出现邪祟作乱,看来都与尸官宗弟子有关。”

      “小太监被我们杀了,他肯定已经知道,并在暗中伺⛎机报ࡶ复……”

      ケ须臾,张城突然抬头,看向方北沉声道:“那尸官宗弟子身上衣物和背后的棺材都是什么样,再仔细想想,尤其是棺材材质!”

      方北闻言闭上眼睛,开始回忆之前搜查的碧青慧记忆。

      ᇻ“棺材材质……有点像石头,但比石头晶莹,应该是黑色ઍ的晶玉。”

      张城神情陡然凝重:“ۨ你确定,不是白色石头,而是黑玉?”

      ^ 方北无语地睁开眼,玉和石头不好分,白色和黑色他还能分不出嶡来?

      张城沉礰声解释道:“在尸官宗,外门弟子샎背青木棺,普通内门弟子셞背白石棺,亲传弟子背黄铜棺,真传弟子才有资格背黑玉棺䣁!”

      㧢 方北眼睛一亮:“所以,咱们这次可能抓到了一条大鱼?”

      “无知无畏!”

      ꓮ张城嬋也无语地回了他一眼:“真传弟子,哪一个不是从成千上万精窍英内门弟ᅦ子中脱颖而出?尤其是尸官宗这样的邪宗,说是从一条血路中杀㖭出来的都不为过。这饼么跟你说吧,能越阶而战只是真传弟子最基本的要求。”

      方北摸着뭸下巴自语:“照这么说,我也达到要求了啊。”

      “……”

      片刻后,张城才重新开口:“那人衣服上有什么特征,袖子上有几道黑色纹路?”

      给 ︈ 方北闻言휣再次回忆。

      “一双、两双、三双……大概是九道或삶十道。”

      “还好,不出意外,应该是尸官宗的第十真传弟子俞陵。”张城몼神情稍稍缓和。

      尸官宗总共只有十名真传弟子,排在第十,基本等于实力最弱。

      “这么有名么,价你连他的名字都知道?”

      “每一个大宗门的真传弟子都威敀名赫赫,在低阶修士中甚至比很多太上长老更有名,因为真传弟子是宗门的人间行走,死在他们手上的别派修士不计其数。”

      方北顿时神情严肃:“如果我们六人联手,澮能不能将他围杀?!”

      暛他表面不把尸官宗真传弟子当回事,其实只是战略鵧上藐视,战术上自然无比重视。

      张城抬头看向自己感觉越来越看不透的方北,沉吟少许,最终摇了摇头:ᝋ“不知道,我也只是听说过真传弟子的威名,却没亲眼见识过。

      但我曾听说,俞陵曾在一炷香不到的时间里,屠了一딽座小镇。

      当时镇子里,至少有两名二阶,和十瞟名以上的一阶修行者ᘫ。”

      话音落下,只有方北和张城两个人的房间里气氛짫登时变得压抑。

      秘境通道在绝大多数时候都处于封闭状态,每隔一阵才会短暂开启。

      벝而幽泉通道下次开启,至少还要等一个月以上,在这期间方北等人既无法离开,也不能得첬到分殿的援助。 縋

      ﬕ唯一的好消息是,秘境通道都是同时诞生同时开启償或关闭,因此尸官宗弟子也无法与中央世界联系。

      ☱ 但对方是真传弟子!

      和他们这几个普通内门弟子身份根本不对等。

      “你先回去休息,鑂等我有了计划会通知你。另外,这件事先不要跟䜓其他人说,包ம括王丘山!” ꆶ

      张城隐쟌约似乎做出了某种决定,㥩最后突然ఆ话锋一转,道:“你知不知道,苍琉宗有䓫一条不成퐦文的规矩,只要能斩杀敌对宗门的真传弟子,就可㊂以获得竞争本门真传ऽ弟子的资格。”

      톻 方北ㆼ微微一怔,而后似懂非懂地轻轻蟺点头囿:“张师兄想竞逐亲传弟៏子之位?果真켹如此츃,师弟一定鼎力相助!”

      “我这辈子到头最多也就一个执事长老的位置了,争哪门子的真传弟子。”

      张城嗤笑一声,接着摆톸了摆㒗手:“不经大风险,哪有大机缘,无论成与不成,此事不必说穿,你我心知肚明即可。”

      方北笑了笑,拱手告别。

      离开张城捓那里,方北没有回之前的偏殿,而是去了碧青慧住的地方。

      尸官宗真传弟子俞陵的出现,让他心浮气躁,想先ꏬ一个人静静。

      进了大门,没见到碧青慧,倒是一个三十余岁的女使笑道:“諗大人,浴汤已备好,请随奴婢去更衣沐浴吧。”

      方北在宝库呆了几天,身上还沾了点碧青慧的血,于是想了想便也点头ᚭ答应。

      跟在宫女身后,进入沐浴房,ᕊ转过屏风便见到一个巨大的浴桶,别说一个人,就算三五个人同时坐进去都没问题。

      浴汤ﰛ里不知道放了什么草药,香味竟能庻提神醒脑。

      宫女行⃯礼告邃退,方北ⳅ也没在意,自己脱了衣服坐入水中,顿时一阵温暖的舒适感迅速涌遍全身。

      不得不承认,很多时墙候,凡人的确比修行者更会享受。

      与此同时,方北将字符命章拿在手中端详。

      若说收获,整个宝库之行,这页符章上的石字才是最大的。

      他曾听楚平安说过,澟每一个字符的威能,都有三重境界。

      第一重⢔是用其形。

      方北的石字符就处于这넜一阶段,可以将自身接触的事物暂时石化,改变其外形。

      第二삃重为用其意。

      ꮆ 这一阶段,需要对字符本身所代表的大道含义,完全㔻领悟掌握。

      듋합一旦륹达到要求,便可以推演出专属神通!

      第三꽉重Ⲓ最高境界,便是极尽超脱,升华为掌道字符。

      䍅 山海字符九道,每一道同一个时代都只能诞生一个掌旑道字符,所以这一重境界,不是쓖每个字符都能达到。 鏄

      任何一个字符都博大精深,修行者穷尽一生也未必能完全勘透。

      石字符自然也不例外,光是第一重用젴其形的境界,方北都感觉自己才触及皮毛。

      譬如同样是石化。 霍 韯

      有的可以石化成࿌砂石,一触即溃。

      有的却可以石化成金刚纹石,坚不可摧。

      可见,石化也分很多种婠类,自己掌握的字符奥秘越多,对敌时石化的选择也越多。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