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异国浪漫>

      左右无事,白云楼一课一课找过去,把所有选试的课目试了个遍。

      每试一课,课目教习在对应课目后写上评分和盖上印鉴,满分为十。

      一圈下来,白云楼的纸笺上盖满了印鉴,评分基本也在预料之内。

      古文辨识:六;数筹统算:四;

      乐器演奏:三;机关复装:七;

      书法:六;丹青:四;

      草药辨识:三;医理惑答:六;

      武学:八;剑法:四;

      箭术:六;兵法推演:三;

      武学资质:「必测」。

      白云楼平日古书看的较多,古字认识了不少。

      机关是因为神识强大,看一遍记住七七八八。

      武学的院试,白云楼打了一遍排云掌得了较高的评分。

      让白云楼有些意外的是射箭,没想到天眼通的加持甚是强大,首次射箭就感到得心应手,若是再训练一段时日,做个神箭手应该不成问题。

      选试的课目完成,白云楼便慢步来到武学资质验测处。

      这是一处小院,山长竟然也在院中,还有几个未曾见过的白衣教习,其中两个女教习在验测女学子。

      轮到白云楼,白云楼移步上前,一位气质不凡的中年教习对白云楼一阵摸捏,忽然轻咦了一声,面有喜色。

      于是将白云楼带到一旁蒲团上坐好,中年教习也盘腿坐好,一手抵在白云楼后背,白云楼只感一缕热气自后背灵台穴而入,沿经脉小周天运转。

      白云楼小周天早已畅通无碍,此时自是知道中年教习在查验经脉,放松心神,任其游走。

      数个呼吸间,中年教习收功起身,走到山长面前一礼道:“给山长报喜,又一个满资质的学子。”

      山长闻言大喜,从中年教习手中接过入院试的纸笺看了看,来到白云楼近前哈哈一笑道:“白云楼,好名字,不知云楼师从何人?”

      白云楼自是知道山长问的是修炼之事,当即微微冲西面拱手一礼道:“受过流云观闲云道长的指点,有意拜师,未得应允,甚为遗憾。”

      山长笑道:“原来是闲云子道友,云楼真是好福气,不过到了书院,自是不缺良师。”

      说罢,山长将院试纸笺递还给白云楼,接着道:“这个收好,在书院归档处录了评分后还用的着,以后每报学一门课目需拿这个纸签报学。”

      白云楼收过纸笺,看见武学资质一栏的评分赫然写着“二十”,看来这武学资质的验测也不是那么简单。

      山长接着道:“云楼,明日辰时来山顶广场一趟,带你见识一下不一样的朝阳。”

      白云楼自是应诺,见左右无事就告退,出了资质验测处的小院。

      次日一早,天刚微亮,两个少年不约而同推门而出,走出精舍小院,在小院门口的一处演武场晨练起来。

      白云楼自是练习排云掌,小胖子使得一手长拳,打的有模有样,一看也是下了一番苦功的。

      晨练完毕,白云楼和小胖子打个招呼后,就独自往山顶而去。

      一路悠然散步而行,白云楼暗暗对山长说的不一样的朝阳颇感期待。

      到得山顶,只见广场石栏旁,静静立着一位女子,面朝东方,正看着天边刚探出山峦的冉冉初阳。

      阳光照在白皙的面庞上,眉目如画,肌肤胜雪,黑发如瀑,柔顺的垂在双肩,两鬓处收了两缕发丝束于脑后。

      束带处一朵幽蓝的花朵头饰在朝阳下煜煜生辉,一身浅蓝的书院长裙也遮不住窈窕身形,晨风中裙裾飘飘。

      朝阳下那女子目光盈盈似水,气质出尘若仙,看的白云楼心神摇曳,今日的朝阳果然不同往日。

      不知过了多久,忽闻耳边轻轻传来一句话:“美吗?”

      白云楼顺口就回了一句:“美,惊心动魄。”

      回头一看,居然是一同乘车来书院的夏朝阳。

      白云楼撇了撇嘴角,低声道:“夏姑……”

      夏朝阳抬手打断道:“叫朝阳公子。”

      白云楼看了看这位还是男子装扮,一身男子书院服,发型还是没变的束发打扮,也是无语,好好一个小姑娘怎么总是喜欢打扮成男子。

      不过白云楼懒得操心,回道:“好~,夏公子,够神秘的嘛,昨天院试没见你,这几天银子花光了吗?”

      夏朝阳不由小脸一红:“都说了,到了书院就到了我的地盘了,不要胡乱说话,小心我让山长罚你。”

      夏朝阳忽然嘿嘿一笑,轻声道:“白师兄,东方师姐好看吧,看你嘴角都流口水了,嘿嘿。”

      白云楼懒得理会这位无聊的打趣,道:“美人,美景,总得有人欣赏不是,山长让我上山顶看朝阳,说的不会是你吧?”

      夏朝阳哼的一声道:“狡辩。”然后诧异道:“姑姑让我来山顶见山长,入内院,白师兄,看来你也要进内院啊,太好了,还以为只有我和东方姐姐两个人呢。”

      正聊着,那位女子转过身,看向这边,轻咦了一下,走了过来。

      白云楼不由目光跟随看了过去,看那女子从广场扶栏边缓步走来,只觉这片天地都生动了起来,不由问道:“朝阳,刚才听你说这位仙子复姓东方,你居然认识这位仙子?”

      夏朝阳不满的道:“什么叫居然认识,我和东方姐姐自小就认识,青梅竹马。”

      “青梅竹马?”白云楼道:“还两小无猜呢,不是我法眼高深,还真被夏公子给骗惨了。”

      说话间,那女子轻移莲步,走到近前,浅笑柔声道:“朝阳所言也不算错,她自小爱骑竹马玩耍,我喜青梅,倒真是青梅竹马。”

      说着浅浅一礼:“朝阳,紫嫣有礼了。”

      夏朝阳忙上前一扶道:“东方姐姐,都到了书院,以后得叫姐姐做师姐了,轮到我向师姐见礼了。”

      说着,指着白云楼介绍道:“这位是我来书院路上遇到的白师兄,帮了我一个大忙。”

      东方紫嫣对着白云楼浅浅一礼道:“紫嫣替朝阳谢过公子了。”

      夏朝阳摆手道:“不用和白师兄客气,他不会在意的。”

      白云楼挥了挥衣袖,认真的道:“其实我还是在意的。”

      夏朝阳狠狠瞪了白云楼一眼,轻轻哼了一声。

      东方紫嫣不由用衣袖掩嘴轻笑起来。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