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瓜成版人app破解版3.0

      吴疾这一次有意报上了殡妖司的名号!虽然殓妖师身份低位被人排斥,然而毕竟是镇妖司下属机构,乃是公职。所以被陈老爷的下人们接见。

      “我等也是数日未见老爷真面了。”

      “哦,您是说那些给出去的赏银啊!?都是由我们管事代老爷转发的。”

      一名青衣小厮这般答道。

      吴疾心下越发心寒,但仍旧不忘来此的另外一个目的:“那烦请小哥引荐一下你们管事,我这里还有公事相商。”

      毕竟是大户人家的下人,即便是一个下人,吴疾也需要以礼相待。

      管事是一名年约五旬的男子,原本想来打发一个小厮来回话就行了,此刻被吴疾再度邀请,隐约有些不情愿。

      “我也是两日没有见到老爷了。如果不是这样,哪回让那些去人再去咱家宅子里钻了空子?!”面对吴疾相同的问题,青衣小厮在旁边直翻白眼。而这位管家大人更是直接抱怨起来。

      “钻空子?管事大人你说的可是去陈家住上一晚就有200两的事情?”吴疾当即追问。

      “可不就是这件事嘛?咱家宅子都已经无恙了,为何还要白白给那些人银子?只不过老爷两日没有露面,我们做下人的也不能擅自替老爷做主停止。白白给那些人挣了银两去。”

      这位管事大人还在抱怨。

      “对了,你究竟有何事?”管事大人一脸不满。

      吴疾不慌不忙:“哦。管事大人,是这样的,先前去您府上的斩妖师还有一个待确认的事遣我来跑一次腿,就是你还记得清楚,您府上发布的晚上去宅子里住一晚的事情的日期是在几号?第一个跑来领赏那200两的人叫什么名字?是何模样?”

      原本吴疾还深怕这管事年纪大了记不清。然而没有想到,这管事立马给出了答案。

      最终,吴疾失魂落魄的离开了悦来客栈。

      “咦?这小哥不是替镇妖司来问话的吗?我怎么记得,斩妖师上门来的时候,我们还没有搬到这里来呢……”这位管事望着吴疾的背影,后知后觉的呢喃道。

      ……

      吴疾从这位管事口中得知的答案验证了一个心中的猜测。

      那便是三日来接连去到自己家中的魏小涛早已不是之前自己的邻居,而是那一种出现在‘谋皮’故事中的诡异!

      ‘魏小涛’留下的破绽有很多,但是假如吴疾今天没有读到过‘谋皮’的故事,还真的就被他骗过了。

      陈家发布去陈家住一晚的消息要与魏小涛告知自己的时间一致。换句话说,魏小涛第一次在吴疾门前等待,与吴疾说起陈老爷家的诡异事情的时候,那时候还没有遇害。

      而他遇害的时间多半是那天晚上和自己喝过酒之后,去没有返家而是直接去了陈家过了一晚。

      证据就是,后来三天,魏小涛再来寻自己吃酒菜的时候,根本就没有喝酒吃菜。

      这怕是这种诡异扒皮之后留下的小小破绽。

      人类的酒食不能被他消化。

      “这诡异怕是真的盯上了自己。为此,他宁愿不残害去到陈家的过夜人。造成了一种陈家已然无恙的假象,目的就是要引我前去。我猜想在我家中它一定有什么顾忌的地方。而在陈家它可以布置某种手段。”

      吴疾不禁感叹为何是自己?为什么被诡异如此看重?!思来想去,问题一定是出在自己的体质上!

      ‘谋皮’中,提到,诡异看中书生的精血。为何独看中书生的精血?这诡异在第一次没有成功杀死书生,被书生身上的护身符箓击退之后依旧没有更换目标。想来,书生自然有独到之处。

      书生的精血或许指的是某种体质。

      而吴疾拥有纯阳道体,这种体质可以镇压邪祟,但同样也是邪祟眼中的大药!尤其是吴疾还未成长起来,不足以展现出纯阳道体的强大之处。

      那么势必引来群邪觊觎。

      吴疾在悦来客栈的时候,问过管事,谁是第一个前来领赏的人。答案正是——魏小涛!

      从陈老爷两日来都没有露面的情形看来,吴疾大胆猜测,陈老爷已然被诡异所扒皮。诡异在离开了陈家的时候,已然占领了陈老爷的皮囊。他顶替陈老爷的身份发布悬赏,让一众人前赴后继的去陈家过夜。目的当然是吞食血食。

      然而,连日来,去到陈家的过夜人都平安无事。

      那么事情肯定是出在源头上。也就是第一个过夜人便让诡异改变了原来的计划。

      这个人就是魏小涛。

      魏小涛刚和自己分开,身上肯定沾染了自己旺盛的气血。那诡异感受到了纯阳道体特有的气息,冥冥中对这种气息渴望又畏惧。为了不打草惊蛇,竟然宁肯放过后来的过夜人!

      接着诡异顶着魏小涛的皮来到吴疾家中。

      他讲着去往陈家的过夜人的事。

      其实连续三日无声的游说,已然让吴疾心动。

      如果不是吴疾根本就不缺银两,或者说对银两的欲望根本没有,那么他几乎就成功了。

      想到和披着魏小涛人皮的诡异连续三个晚上都在一起喝酒。

      吴疾就不寒而栗。

      吴疾细细分析,发现这诡异扒皮之后,竟然还有保留死者身份记忆的能力,否则他不会接连顶替陈老爷和顶替魏小涛都没有让人发现。

      “好险!这诡异竟然没有在酒菜中做手脚。”吴疾越想越是后怕。

      心中默念【观想经】。

      “回溯正清,观我明灵。心无凡念,灵台澈冥!”

      连续三遍【观想经】下来,吴疾感到情绪稳定下来了。脑袋也变得无比清晰。

      “这诡异竟然没有对我出手,一定是感受到了某种威胁?究竟是什么让它顾忌?”

      吴疾从观想经中放空灵台,然后有了诸多想法。

      “从‘谋皮’中看来,这种诡异惧怕‘浩然正气’和‘护身符箓’,但我不知道这种虚无的力量究竟是什么!?不过书生有浩然正气,我自然有纯阳之气!而且我的纯阳道体可以克妖,诛邪辟易。它一定是没有把握对抗这种力量,所以需要采取‘谋皮’里面摘取护身符箓一样的手段,引我去陈家!”

      因为【观想经】的关系,吴疾不再惧怕这种诡异。反而积极想要找到克制诡异的办法。

      因为诡异今晚一定会再来。未免一直遭到这种随时可以变换身份的东西威胁。那么他就必须要铲除这诡异。

      想到此处,他立刻回了一趟殡妖司。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