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璇结婚

      “每一条纯血龙类都承袭了那位伟大存在的血脉,哪怕血脉和力量远远逊于君主和次代种的三代种,也不是混血的人类可以轻易抗衡的存在,已经送命的专员再次证明了屠龙历史上盛传的传说,面对复苏的纯血龙类,没有万全的计划和天佑的运气轻举妄动只是无用功,徒然损耗力量。”

      洛朗缓缓摇动手中的黄铜铃铛,清脆的声音回荡在大厅里,每个人耳朵里都充满了那个声音。

      “甚至有传言说,在三代种中最强的存在可以抗衡次代种。我们对这条龙的了解太少了,甚至可以说是一无所知,这很危险,按照常理来说不能随意派出力量,但显然可以使用的时间很少了,还会越来越少,我们可以拖,他不会,等到实力再恢复一些,甚至……就会突破我们的围堵。”

      洛朗目光如刀,四下扫视:“我们该派谁去?”

      校董们沉默下来,银发的老人抓着手杖眉眼低垂;手串被黑西装的宗教老人拨动,一言不发;垂垂老朽的校董仍然闭着眼睛,像是睡着了;最过分的是穿着赛车手服的男人,他左顾右盼,不时把手指伸进鼻子里猛捅。

      校董们有理由沉默,洛朗的问题刺到他们的软肋了,这次这条龙类造成这么大的事件,既是千载难逢的机会也是天大的麻烦。

      对校董们来说,无论他们仍是那个为了屠龙组建的秘密党派还是培养优秀年轻人的学院,龙类都是敌人,纯血龙类苏醒对以屠龙为己任的他们来说更是大麻烦,代表着辛苦培养的优秀混血种必将牺牲一大片,武器弹药金钱资源损耗无数,有时候甚至得不到令人满意的结果。

      而自古以来,屠龙都是大赚的买卖,无数史诗上称颂的英雄前仆后继,就是为了获得屠龙成功后的巨大利益。

      龙骨,龙血,龙筋龙肉……全都是瑰宝,传说中吃下去就可以脱胎换骨拥有巨龙般的身体素质,那是远超人类极限的伟力,没人不感兴趣。哪怕现代医学和炼金术已经证明了龙血龙肉都是有毒的不能随便清蒸红烧,但其中蕴含的巨大利益没人不眼红。

      先来后到,谁抓到就是谁的……这个规则在秘党这个制度完善历史悠久的地方显然不适用,但是率先接触到纯血龙类近距离搏杀的人无疑更有优势——战斗的时候砍下来的胳膊或者腿,你藏起来谁又能找到呢?

      三代种血统不高,虽然一般混血种不能抗衡,却仍有极大的被杀的可能。

      利益和危险交织,都在可以承受的范围,所以校董们才会沉默,他们在等待对方先出牌,这时候越先出牌越不利——会被当作枪使。

      “没人有意见么?”老洛朗说,“那么我推荐昂热。”

      “附议,意大利分部会给予帮助。”老人把玩手杖上宝石的手停下,眼神阴翳,说。

      “附议,英国分部也会提供帮助。”

      其他校董纷纷跟上。

      这个话题结束了,出乎所有人预料的快,他们以为还可以争一下领队的位置——所有人在心里都赞同多人组成小队屠龙,三代种还在可控范围内,如果复苏的是次代种,毫无疑问就该空投昂热了——但是洛朗直接启动了昂热。

      没人有理由拒绝最省力最轻快的道路,哪怕这条路得到的利益最少。

      “很好,先生们,这个效率很好,如果一直都是这么快取得一致意见决定事情该多好。”昂热说:“那么没人有意见吧?我将作为领队带队剿灭那条恶龙,这件事我全权负责。”

      “没有意见。”垂垂老矣的老人终于睁开眼了,浑浊的眼珠像是雨天地上浑浊的泥水。

      其他人也都点头。

      “那么会议结束。”昂热站起来,呼了一口气:“老实说我都意外今天的效率竟然这么高,短短半个小时就取得了一致意见。”

      “那么我该怎么去那里呢?徒步么?”

      “意大利分部有飞机,已经停靠在机场了,如果现在开车去机场那么十分钟后就可以起飞。”加图索族长说:“不过这次特殊集会还有另一个议题。”

      众位校董重新坐回自己的位置,纷纷投去感兴趣和疑惑的眼神,洛朗也皱起了眉头。他们好奇到底是什么议题,才让加图索突然提起,而看昂热的脸色他大概是知道的。

      事先没有通知他们,如果确有其事,这将是昂热无可指摘的失误。

      “昂热,尼伯龙根计划到底怎样了?我们提供了最大的支持投入这个计划,花了很多精力,对它的支持甚至胜过很多其他重要项目,它是对所有混血种都有利的计划,应该透明一点让人安心,但是这么多年了除了最初提出这个计划获得支撑的时候你就再没说过它了。”

      老人双手攥紧手杖,像是握紧权柄的皇帝,又像是狮子王什么的人物,目光灼灼。

      “我们需要了解这个计划的成果,无论是最终成果还是阶段性成果……有弗拉梅尔导师在,这么久的时间过去,怎么也要出些成果了,这是我们应知晓的,应享的权利。”

      众多校董目光闪烁,纷纷从回忆中找出相关的记忆。他们当然知道那个计划,那是他们一起通过的,当时兴奋的情绪甚至随着回忆一起涌上心头,而提出的时间在……大概十年前?还是多久来着?忘记了?

      果然如加图索家主所说,这个计划太久没有被提起了,久到他们都快完全忘记。

      尼伯龙根计划,被昂热率先提出,意在打破临界血限的限制,提升混血种血统阶级,使混血种也可以在体内龙血浓度高于人类血液时保持理智并获得可控的更强力量的计划,用于人类和龙类的对抗。

      这种计划是所有混血种都无法拒绝的,混血种之所以可以使用言灵和炼金两种力量,就是因为体内那属于自己另一种祖先的血液,提升血统纯度并控制住暴走的力量是所有混血种的梦想。所以计划一经提出就被所有校董通过,并筹集了大量资金和资源供给远在美国卡塞尔大学本部的弗拉梅尔导师研究。

      可是那么庞大的资金和资源就像石头沉进大海,人消失在人海,一别经年,再无消息,直到今天被加图索族长再次提起。

      “你说这个啊。”昂热重新坐下:“老实说当然有进展了,但是很遗憾,早在很久之前我们的研究就进入了迟滞。至于成果,说一点没有太过分了,但也不是什么巨大的突破性的进展,早先弗拉梅尔还哭着跟我说‘呜呜呜花了这么多钱和时间还没有研究出来可行安全的技术我真是个废物人生失败还不如去死’。”

      校董们回想起弗拉梅尔这个人,表情一同变得怪异起来,他们实在没法想象弗拉梅尔向昂热哭诉是种怎么样的场景。

      饶是混血种社会里有名的强硬派组织秘党的首领,在他们跌宕起伏的人生里,这种场面也真的没有见过。

      怪异感大概相当于庞贝哭着向凯撒认错说爸爸我不该忽略你的感受你的教育你的妈妈,从今往后会给你迟来的如山父爱,来吧凯撒,身为加图索家的男人就让我们一起纵横在情场的四海八荒吧!

      ——如果是二十年后,他们一定会这么认为。

      “总之如果大家想要了解一下计划,事后我会整理出一份具体资料,包括计划成立以来所有资金和资源的消耗,以及每一阶段的成果,不过考虑到烦躁时那家伙说不定会拿写着研究资料的纸承载他的亿万子孙,所以需要多一点时间整……”

      昂热的话说到一半停止了,像是硬生生刹住的车,又像是被锋利到极致的刀斩开了,余下的半截话死去了被吞回去了,他温和的脸上突然浮现冷硬的色彩,像是生硬的铁。

      校董们纷纷睁大眼睛,在他们眼里说话停止的昂热突然消失在视线尽头,他们感觉到有事发生,却做不出来任何反应,只能像玩偶似的一动不动。

      他们是权力巅峰的人物,血统阶级或许很高,但是时间这个敌人让他们都失去了年轻时的力量,太久不动手让他们没有了以往的警惕,面对突发事件只能等待护卫,考虑到在场的人,或许更老的昂热更值得相信。

      狂风呼啸,压低一列烛火,校董们的脸被黑暗笼罩,在阴影里没有忠诚的护卫虎跃而出护主。

      怎么回事?他们都死了么?

      校董们不由想,但是毫不慌张。在场还有昂热,如果对方可以突破昂热的防守那么自己的护卫也不会有用,如果没法突破昂热的防守,自己动就可以了,护卫的作用也被无限降低。

      昂热消失的身影突兀出现在身边加图索族长面前的桌子上,他蹲在上面,猛虎般躬身,袖子里的折刀被抽出来,那是他的爱刀,随身携带,在身前挡住向加图索族长斩去的清冷刀光,整个人被巨力推后一寸。

      敌人突然出现了!

      在秘党长老会秘密集会的期间!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