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宫斗宅斗>

      ……然而,不是芯片,是部分神经接收器。

      凌风石化了!!

      “你,你你你是知觉共享?”

      难怪猎豹根本没在乎凌风是否在找芯片,人家是知觉意识共享,就问你刚不刚?!

      几乎没有主人会选择这种操控方式。

      虽然这样的操控能实现最大限度的灵活,但被揍被虐所有的痛苦,都会货真价实发生在主人身上。主人的肉体将承受到同等力度的摧毁。

      不要忘了,与之对战的是机器人!普通人挨得了几拳?

      所以,凌风真的是大意了!!!

      也即是说,此刻托着她、搂着她,猎豹的操控者都原原本本能够感受到。

      还有刚刚……

      凌风整个人不太好了。

      她已经有些控制不住毁灭一切的念头。

      而就在她心神摇曳之时,猎豹微微倾身下来。

      冰冷又炽热的触感,瞬间侵袭了凌风的唇。

      “……”

      “……”

      “……”

      WTF?!!

      是被机器人给……初吻了嘛!!!

      凌风脑海中最后一根弦,崩了,炸了。

      “砰、砰砰、砰——”

      脑海里的硝烟很快延伸到外界,“砰砰、砰砰砰…”此起彼伏根本停不下来。

      愫麻。愫麻。愫麻。

      凌风下意识又去摸内袋。要命,真的没有!!

      眼前的猎豹装甲机器人已经开始碎裂,却用尽最后一丝力气维持住机械臂,将凌风轻放在地上。

      而后猛然剧震,在凌风眼前,被撕扯得支离破碎。

      滚落一地装甲零件。

      猎豹……被凌风GG了。

      而猎豹的主人,第一时间居然不是下线,而是要放她在地上。

      看来猎豹那位主人,是凶多吉少了。

      其实…凌风不怕摔的…地心引力对她而言……很弱……

      脚下剧烈震动起来,整个机器人斗殴场的地面开始裂开,天花板八排交错的大灯砰砰砰爆个不停,七八层楼大大小小几十个观战室落地窗哗啦啦倾泻而下……

      一时之间,烟尘弥漫。

      凌风站在废墟之上,多看了一眼暗黑色装甲碎片。

      然后冲出废墟,抱起隔壁屋沙发上的蓝虞,火速离开了。

      PY整栋建筑,已有摧枯拉朽崩塌而下之势。

      凌风离开后,才堪堪保住。

      顶楼观战室。

      玻璃窗和大半墙体已裂得一塌糊涂。

      “哎呀我的亲奶奶呀,燃烧的全是经费!”华乐浩心疼不已,感慨说,“死青蛙你总算有点用,能在关键时刻制作出透明保护罩,看来以后可以允许你离我近点!”

      秦括没理华乐浩,他望着沙发上睁开一双桃花眼的男人,总算舒了一口气:“还好老大来得及下线。”

      “是啊是啊,小嫂子这差点谋杀亲夫啊!!!“

      “砰”的一声,一瓶威士忌被捏爆。

      酒香洒满了整个透明遮罩的空间。

      华乐浩瞬间就被地上破碎的酒标吸引了注意:“达尔摩62威士忌?……卧槽,洛凡,是我拍的那瓶对吗?!你知道这140万人民币一瓶吗?!难怪我手机一直没信号,是你黑了我手机偷了我密码盗取了我珍贵的,留着娶媳妇儿的名酒!!!”

      黑了手机偷了酒的洛凡,丝毫没有负罪感。她沾满威士忌的手紧握成拳,声音凉凉:“你怎么知道那是凌风?”

      “卧槽洛凡,你偷酒的时候怎么不瞎呢??”华乐浩还在心疼自己的酒,面部有点扭曲,“你什么时候看到老大肯碰女人了?不是小嫂子,还能是谁??”

      “凌风,爷也不碰。”洛凡一双杏眼异常坚定,似乎必须要从寒澈那里得到肯定答案,否则就玉石俱焚。

      “刚刚斗殴场上的,哪里还是那个只会穿粉色连衣裙,成天温温顺顺柔柔弱弱的淑女嫂子?分明就是……就是另一个嫂子。”

      秦括已经不必撑着透明罩,他半跪在黑色皮椅前,“老大,我给你检查下伤势。”

      “不必。”

      低沉的音色,像来自幽远广袤的深海,带着一丝丝神秘。漫不经心,却自带上位者的霸道。

      寒澈伸出拇指,轻轻擦掉嘴角的血,而后反复摩挲了几下唇。

      一双勾人的桃花眼里满是水汽氤氲、亦满是星辰破碎。

      他说:“是她。”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