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粉色app是什么意思

      本来,周诗语还颇有些担心,这孤男寡女的,万一对方见色起意,在手术过程中把自己给欺负了该怎么办?

      现在,她却是放心了!唉,这么老实可爱的男生,真不多见啊。自己不吃掉他就不错了!

      周诗语彻底控场,胆子也大了起来,当场就将外套和裤子脱了,只穿了一件T恤和一条运动短裤。曲线窈窕过人,能让人喷鼻血的那种。

      不过,陈俊一进入专业领域,立马就投入了进去。脸红消失,眼睛里只有专注。

      他给周诗语消毒,打了局麻,然后用手术刀切开了对方大腿内侧的那条“狰狞”疤痕,去掉多余无用的组织。

      切的时候很有讲究的,就像是精修雕刻一样,切多了,愈合会不好,切少了,可能仍旧有突起的硬疤残留。但陈俊技术精良,丝毫没有问题。

      这次由于是在外出诊,又是小手术,所以陈俊用的是传统手术刀,并非电刀。

      药物是医院里带出来的,办了正规手续的。

      周诗语大胆地看着,被陈俊眼中的那种专注所折服。

      系统:“斩获明星周诗语的崇拜值+16!”

      陈俊吓了一跳,手差点抖了一下,心说咋这时候突然来这种崇拜值提醒?我说系统啊,你能不能以后在我做手术的时候不要发这种提示,等我忙完了再提示不成吗?

      系统御姐的声音:“没问题,只要宿主你高兴!”

      陈俊又突然反应过来,什么,周诗语居然给自己提供这么多崇拜值?自己这简直是逆天了?那啥,超过60点就能推倒,系统,这到底是不是真的啊?

      系统:“请宿主在手术过程中保持专注,不要有如此无耻的念头。要给手术最基本的尊重!”

      陈俊倒吸一口凉气,差点骂她:“这不是你以前告诉我的信息么?”

      这次,他的脸也稍微红了一下,但是因为在手术,需要专注,所以很快就消失了。周诗语一直看着,心中就偷笑,心说再正经的医生,给本明星做手术,那也是会分心滴!心中不由有些得瑟。

      自己这美腿,这次可便宜你了。

      其实陈俊丝毫没有这方面的感受,特么的血淋淋的,刀刀见肉,有什么美感可言啊。他又不是秦彬超那种变态。

      系统:“宿主要不要调节一下语音,调节成周诗语的?”

      陈俊:“不调。小巴的就挺好!”自己正在给周诗语动手术呢,这要是将系统的声音又调成周诗语的,还分得清是外界的声音,还是脑海中的声音?万一搞岔了,回答出纰漏,那不就丢人丢大发了?

      虽然,他觉得系统的这个提议也挺好的,周诗语挺漂亮,名气也挺大,嗓音也挺好听的。

      系统一个劲地“骚扰”他,估计是想训练他在有干扰时的手术能力吧,反正,陈俊最终顺利收工。

      用消毒棉球擦拭干净之后,看见那精美细密的针脚,跟艺术品一样,想象着过几天,这里又恢复正常,顶多一条淡淡的红印,周诗语就不由再次崇拜起陈俊来!

      “陈医生,你可真厉害!”

      系统:“再次斩获周诗语的崇拜值+10!恭喜宿主双连斩,目前宿主崇拜值总数:649/1000,另,缝合任务已完成601/1000;提供崇拜值病人数4/7,崇拜点数47/100,请再接再厉。”

      缝合任务完成601,是因为陈俊这几天在医院的日常积累,陈俊心中算了算,也差不多是这个数。其实,有系统计算和不时提醒,他都懒得操心这个。估摸着,按时完成基础任务应该是没问题的。至于还差3个病人提供崇拜值,这就不是他能控制的了。

      虽然周诗语连着2次提供了崇拜值,但系统也只算她一个。因为是病人的人数。不是次数。

      ……

      荀素雯出院了,由于年关已近,还有十天就要过年了,她请了个长病假,跟随父母回老家休养去了。陈俊终于又搬回了自己的出租屋。

      虽然他有了个十几万的小存款,但离买房还是遥遥无期,这H市,好歹也是一线城市,均价5万每平米,他现在的钱,也就够买个小卫生间的。

      陈俊没什么日常活动,为了赶在年前完成任务,他只要有时间就泡在医院里,每天加班到晚上十一点多才回去,若是上夜班,则一直到第二天中午才走,然后傍晚又来了。

      因此,仅仅六天时间,他又足足完成了387例缝合,缝合任务已完成988/1000;这387例缝合中,又有2名病人产生了崇拜值,目前崇拜值病人数6/7,但崇拜点数却只有57/100。

      也就是说,即便他收集到了7名病人的崇拜值,但仍旧不足100之数,无法拿到特殊神秘令人惊喜的礼物。

      “这也没什么,无非是在规定时间内,超额完成一点而已。”陈俊耸耸肩,没有放松下来,继续奋战。

      “俊仔,你可真是我们急诊科的缝合小达人呢!”住院医刘璐一脸钦佩,过来和陈俊唠嗑。

      王知坚羡慕不已,他也很想找刘璐唠嗑,但是人家总是不怎么理他。

      医院开年会,吃年夜饭,规格非常高,在省人民大会堂,富丽堂皇,员工都有纪念金币或银币赠送。

      是真金白银,定制版的,中层以上的领导是两枚金币,下面员工则是两枚银币。不管金币还是银币,正面都是熊猫,反面都是手术刀,一枚15克,礼盒装,特精美。

      不过银在现代不怎么值钱罢了。

      据说还请了省卫视的两名知名主持人过来当司仪,气氛非常热闹。

      为什么用“据说”?因为陈俊苦逼地被留在医院加班啊,医院这种单位,开年会怎么可能全部人都去呢?

      大约有三分之一的人留守吧。陈俊、凌晓晓、邹文栋、葛慧琴、李霄龙等都在其列。

      凌晓晓让去的同事多拍点视频,分享一下现场的喜悦。由于留守的人少,凌晓晓也偶尔到缝合室来帮忙。

      然后,他们便遇到了一队非常奇葩的组合。

      来的是两男一女,其中一个男的被另一个男的打了,打得鼻青脸肿,还有多处伤口,需要缝合。

      这男的管那女的叫“老婆”,那女的又管另外一个男的叫“亲爱的”,看他们眉来眼去的样子,关系似乎颇为复杂。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