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风趣

      一副成熟御姐模样的织田信友端坐在凳子上,身上没有着甲,只穿着一身黑色的和服。

      左手托着下巴,无精打采瞄着府内正兴高采烈的士兵。战国的军队大多是足轻农兵配给少数精锐武士,当轻足只是管饭,还得自备武器。

      粮饷更是别想了,有了抢掠的机会一定会牢牢把握住。感觉心头的怒火已经渐渐平息,后事应该怎么处理,她也要想想。

      出生下尾张四郡守护代的清洲织田家,本是上尾张四郡守护代岩仓织田家的庶出。

      在守护斯波家没落后,不但压倒了嫡传的上织田,还立了斯波立统为傀儡,在尾张风头无二。

      可惜世道艰难,自己手下的织田信秀崛起,把这一代的清洲织田家家督织田信友压得喘不过气来。

      总算熬死了织田信秀,联络斯波义统,想在斯波义统招待织田信长的宴会上杀了信长,重新夺回下尾张的统治权。

      谁想到一直对她言听计从的斯波义统因为恐惧将这事偷偷告诉了信长。

      阴谋没有得逞,自己还被赶出了祖居的清洲城,堂堂清洲织田家家督沦为了笑柄。

      自那以后织田信友性情越发暴戾,稍不如意就杀人泄愤,总是觉得别人的眼中带着轻视。

      这几天乡里秋收后多喝了几杯,又收到了信长上缴税金的呵斥,心中对斯波义统的憎恨再也忍耐不住。

      冲动的带着本家的武士和足轻五十人就杀了过来,反正斯波也是过气的蚂蚱,斩杀泄愤后再想办法推给路过的盗匪就是了。

      脑子里盘算着怎么把这件事圆过去,织田信友完全没有想到自己骚包着带的马印给自己的仇敌指明了方向。

      马印这东西只有千人以上出阵杀敌的大名才会带着四处跑。

      可已经过气的织田信友最怕别人看不起自己,到哪里都带着它显示自己曾经的威仪,这可笑的做法终于给她带来了杀身之祸。

      从背后悄悄靠近到数十步,义银抖擞着一把竹枪,一马当先冲向织田信友的马印。

      被背后的冲杀声吸引转过身来,发现身后冲出数十武士足轻,信友头上的冷汗顿时渗了出来。

      完全没有想到会有人来救援,所有的部曲都已经进府了,只有身边了了三五个近侍小姓陪着自己。猝不及防下,几刀枪就被砍翻在地。

      领头的高大武士挺直一根竹枪朝自己直刺。慌乱中来不及拨出打刀,只能向后翻下了凳子,狼狈的滚在地上。

      义银怎么可能让她就这么逃开,顾不得怜香惜玉,朝着花容失色的织田信友当面就是一枪,信友勉强躲开,扎在了右面的肩膀上。

      信友被冲击力打翻在地,义银一脚踏住她的酥胸,拔出腰间的打刀挥刀下砍。信友天鹅般的玉颈喷出一道血箭,划在义银脸上形成一条血渍。

      义银的脑海中忽然响起一个电子音。

      (首次杀戮成功,奖励杀戮值+100)

      但这时候形势还不容他细细思索,他割下织田信友的脑袋用竹枪顶着。

      “织田信友被我斯波义银讨取!”

      刚从府里冲出来的几个轻足看到织田信友的头颅,顿时失去了斗志,四散逃逸。

      前田利家和斯波义银带着人往里冲,一边冲一边继续喊着。府邸中斯波家的抵抗早就已经结束,织田信友手下的轻足们贪婪的将视野中所有值钱的东西往怀里揣,还有些色胆包天的将府中的侍男拉到一边。

      衣服撕扯声和低沉抽泣声点燃了更多人的欲望,把这里彻底变成了一个野兽的乐园。

      所以在援兵冲进来的时候,信友的足轻们根本组织不起反抗,带着抢到的随身细软或翻墙逃走或走其他路跑了。

      只有几个姬武士呀呀的冲了过来,被众人围攻杀死。很快,这四处着火,死尸遍地的守护府被夺了回来。

      “赶快去救火!”

      前田利家招呼着后续的队伍,义银漠然的朝里走。

      利家略带担忧的看着他的背影,家破人亡的惨事不知道他能不能坚持的了。

      义银跟着身体的本能朝主殿走,那里是家督议事和招呼客人的地方,也是大多武士留取最后尊严自害的地方。

      不出所料的化成了一片火焰,主梁已经崩塌,火焰一时也熄灭不掉。一时间有点伤感,因为前世的记忆,不一样的三观让他从来没有真正融入过这个世界之中。

      不管是第一次杀人,还是被灭族屠家。他更多的是想到自己的安危和未来,没有替家族中的其他人思考太多。

      也许这世界对他来说,就是个VR游戏吧,只是太过真实太过残酷了。

      而系统的出现,让他对这个世界的一切变得更加冷漠和无所顾忌,义银在脑海中点开刚出现的系统菜单。

      杀戮系统已启动。杀一是为罪,屠万是为雄。屠得九百万,即为雄中雄。请寄主努力杀人,早日成就雄中雄。

      杀戮值:100

      寄主:斯波义银

      称号:斯波家嫡长公子(魅力+1)

      力量:5(琦玉老师的训练法使你的力气有女人那么大,友情提示,秃后更佳)

      敏捷:4(野猪只比你灵活一点点)

      智力:6(前世的阅历使平凡的你拥有大多数人没有的自知之明)

      魅力:8(可以靠脸吃饭)+1(吃的很饱)

      系统也许会迟到,但绝不会缺席。

      只是粗略看了看,身侧传来一阵轻微的声响。义银警觉的拔出了打刀。

      “谁在那里!出来!”

      “义银大人,是。。是。。我们。。”

      主殿侧后的残瓦中走出两个战战兢兢相互搀扶的身影,义银借着火光仔细辨识着。

      “阳乃?雪乃?”

      抖抖索索的,两个女孩子朝义银跪了下来。

      这是斯波家的两个家生子,斯波家败落的领地只剩下守护府附近的一个小村落,七八户人家。

      这是村里前些年饿死村民的两个孩子,因为长得漂亮,自幼被养在家里,用途自然是世代为奴。

      虽然听起来残酷,可是如果没有斯波家,早就饿死了。

      义银仔细回忆了一下,两个女孩子应该比自己大个一两岁,姐姐阳乃比妹妹雪乃再大一岁。

      “你们没事吧?”

      “没事,可是大家都,都死了。”

      仿佛受到了极大的刺激,阳乃惊恐的大声哭着。

      而妹妹雪乃表情木讷,睁大了漂亮的眼睛说不出任何话来,甚至忘记了哭泣,仿佛站着就已经花完了所有的力气。

      “至少你们还活着。”

      义银回过头继续看着燃烧的主殿。

      “义银大人,我们以后。。。”

      “只要微笑就好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