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肥老太交

      收银台后。

      苏少妇坐在电脑前,手里虽然拿着鼠标,眼睛也盯着屏幕,可眼神却有点散乱,有两只大手从领口伸进去,正在里面活动,感觉快要守不住。

      陈耀东站后面,蹭着脸:“姐,别忍了。”

      苏少妇发出一声长长的呻吟,然后咬了咬牙将他的手拿开,急促了喘了两口气,才平复呼吸,没好气地道:“混蛋,刚来就不老实,赶紧干活去,这个月快出去了。”

      小样。

      看你忍到几时。

      陈耀东笑呵呵地道:“活就不干了,今天过来就是跟苏姐说一下,我准备把农业公司办起来,以后就不来苏姐这了,不过苏姐要是晚上叫我,我肯定随叫随到。”

      苏少妇气的直瞪眼,却顾不上计较这个,惊讶道:“怎么不干了,你那农业公司开起来得多少钱,你在我这也就挣那一百来万,那个蔬菜超市就是个赔钱货,你能开起来?”

      陈耀东道:“这次去魔都,我在魔都盘了一个玉器柜台,那玩意利润高,我每个月抽时间过去待几天,就能弄个几百万,支持我把公司开起来还是没问题的。”

      “你要卖玉器?”

      苏少妇呆了呆:“还在魔都?”

      陈耀东点点头:“在淮海中路的一家高档商场,柜台都盘下了,那边雇了个人。”

      苏少妇上下打量他,感觉世界变化太快,快的让人有点接爱不了。

      虽然早料到这小子迟早单飞,但没料到飞的这么快。

      只是去了一次魔都,就直接飞了。

      苏少妇真的是欲哭无泪。

      这小子不来了,生意就会回到原有的轨道上。

      一个月苦守个两三万块,除掉各种开销和成本还挣不到一万块钱,一年下来好的话能挣个十来万,不好的话就挣个几万块,而且这两年生意虎来越难做。

      习惯了一个月挣几十万,现在这点利润实在就如同鸡肋。

      食之无味,弃了又不知道干啥。

      苏少妇真的忧郁了,这小子怎么就不能老老实实给自己卖衣服呢!

      目送陈耀东离开步行街,心里还在琢磨,自己是不是也该再谋条出路了?

      虽说年前到现在跟陈耀东合伙挣了不少,但也不能坐吃山空,刚刚买了辆车,花了六十多万,又在新区弄了套房子,家底就剩下一百万了,实在不经花。

      还能干点啥呢……

      从步行街出来,陈耀东先回了趟家。

      四月中旬中的玉米,才刚刚长的人腰齐,今年的品系和去年不一样,据说长不高,看着就是矮小品种,还不知道产量如何,农民们也没底,就看秋上了。

      爸妈还在地上忙活,春种的时候打了除草剂的,但杂野还是没除净,陈爸陈妈天天忙着拔草,玉米出来就不能打除草剂了,只能靠人去拔,个中辛苦不亲自干的话体会不到。

      已经过了十一点半。

      儿子又回来了,陈爸陈妈也不干了,就回家做午饭。

      陈建斌去后面喂了牛回来,问坐在门口喂黄瓜的陈耀东:“你在魔都干啥了,纪东怎么说你找对象了,是不是真找了,怎么不领回家来让我跟你妈看看?”

      陈耀东差点被黄瓜给噎住,忙澄清:“别听他胡说,我忽悠他的,去魔都是有个好项目去看了看,我在魔都盘了个店,卖和田玉的,能挣不少钱。”

      陈建斌吃惊道:“怎么又跑魔都开店了?”

      陈耀东道:“魔都有钱人多啊,钱好赚!”

      陈建斌道:“那你菜店还开不开了?”

      陈耀东道:“开啊,我的目标是农业这一块,魔都的店只是提供资金的奶牛,那个不是重心,我有时间了过去待几天就行,重头还是农业公司,我打算把农业公司开起来。”

      陈建斌不问了,儿子说的事他越来越不懂,只是道:“你说要包地,结果包了地你又不管了,都是我和你妈的,你要没心思弄,明年就不包了,我和你妈只种我们的地就行了。”

      陈耀东摸摸头,老尴尬了,他也没想到自己会直接跳过资金的积累期啊,只能怪自己的天赋发掘的太晚了,想了想道:“不种也行,我们的地也干脆别种了,包给人种去吧!”

      陈建斌道:“不种地我和你妈干啥,我们才四十多,总不能现在就养老。”

      陈耀东道:“咋不能养,养老越早越好,你和我妈再苦上几年身体就彻底垮掉了。”

      陈妈插了一句:“你们哥俩还连媳妇都没有,我和你爸哪能养老。”

      陈耀东没话了,不说这个,转移话题:“爸你驾照拿上没?”

      陈建斌就来了精神:“月初就拿上了。”

      陈妈补了一刀:“考了两次才考过去,也好意思得瑟。”

      陈建斌表情一下就垮了,这个死婆娘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陈耀东忙灭火:“拿上就好,过几天我买辆车,这车给你开去。”

      陈建斌怔了下,忙道:“买那么多车干嘛,我不开你的车,你自己开去。”

      “不想开了!”

      陈耀东舒展身体道:“开了下别人的好车,才发现这破车太难开了,毛病还贼多,回头我去买辆丰田霸道,长城你开着练手,以后不想开了我再给你换一辆。”

      陈建斌大惊道:“你哪来的钱买霸道?”

      在乡下人眼里,霸道那是只有矿老板才能买的起的高档车。

      家里要没个矿,谁能开得起霸道。

      一听儿子要买霸道,哪能不惊。

      陈耀东道:“这次在魔都赚了不少钱!”

      陈建斌哦了声,没问赚了多少,还以为就是几十万,心里还头疼,老大这大手大脚的毛病啥时候才能改改,有点钱就乱花,也不知道存到银行里使利息。

      啥时候才能真正当个家。

      陈妈到不多想,反正家里大事男人做主,懒得想那些没用的。

      想多了反而睡不着。

      还是想想中午吃啥比较实际。

      等了半个小时,陈妈做好了午饭。

      吃过午饭,陈耀东跟陈爸做了会,等陈妈收拾完,才起身出了门。

      前脚刚走,后脚周学成过来串门:“陈建斌,跟你商量个事……”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