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直播视频美女

      只是简单的一句我回来了,但话语中茨的那股自信与傲气却是展漏无疑!

      王怀河甚至㟉能从这句话中感受到很多东西。

      那种不将天下人放在眼里的霸道,让他这位饱经风霜的汉子都震撼无比!

      这一刻他似乎也明白了,这个家不需要他来保护了!

      他也没办法、没嫕有实力去保护!

      但,他的儿子能!

      脸上无奈的苦笑,自责有什鬢么用?也许,王羽说的是对的!

      唯唯诺诺如履薄冰的活了半辈子,早就应该看淡了,生又何妨死亦何惧!

      这一刻他腰板儿挺直,仿佛又回到了年轻时在军中磨炼的䍏时候。

      那时,他又何尝不是一股热血当头!也是一个敢闯敢拼的真男儿呢!

      一把抓起桌子上的一瓶Ϛ酒,往嘴里一阵猛灌!

      这突然的举ﲐ动吓了众人一跳,周运广一把拉住他的手。

      “老哥,欒你这是做什么䅌!这样喝酒可不行啊!”

      王怀河一◈抹嘴,大笑一声。

      “哈哈哈!爽!他娘的!窝囊一辈子,小羽说的没错!

      既然躲不了讝,那就干!管他娘的谁谁谁!

      现在,劳资不是一个人,可츭还有你们几个修真者!

      怕个鸟啊!唯唯诺诺的活着,还不如轰轰烈웴烈的干一场!

      人死鸟朝天,同样的两个㣙胳膊两条腿,他们算个球啊!”

      众人目瞪口呆的看着他,王羽无语的摸了摸鼻子。

      心想老爹是不是被他逼的太狠了...

      他也没怎么逼啊...不过就是想把所有的事情弄个明白罢了。

      “咳...那个...老哥,你没事儿吧?”

      “哈哈哈,周兄!没事儿!只是想明白了一些道理。

      有些人啊,你他娘的越是怕他,他就越得寸进尺!

      䪗兔子急了还咬人呢!一味的避让不但不能让他们放手。

      反而让他们更࣮加的变本加厉!我没本事,保护不了亲人。

      以后啊...这保护亲人的事儿,就交给小羽了!”

      说完看着王羽,一脸“劳资以后啥也不管了!”的模样。

      王羽眼皮一翻,很无语!

      “那你现在总可以说了吧!”

      王怀河端起뱔杯子,抿了一个口酒,砸吧砸吧嘴。

      “你想先从哪里开始听呢?”

      王莐羽耸耸肩。

      “反正大家都没事儿,闲着也是闲着。

      就从头到尾说一遍吧!省得我以䗆后再问你,他们也跟你说了,我很懒...”

      王怀河也是翻了个大白眼,有种恨铁不成钢的感觉。

      Ḷ“这么大的人了!懒让你很꺽骄傲吗!”

      王羽摸了摸鼻子,不作答。

      ぷ 王怀河也只是随口一说而已,㺻对于这个失踪十八年突然出现的儿子,他还真没有什么≆好⩨说教的。셀

      膠不是不能,只是有桫些别扭!本来失而复得的孩子回来应该高兴的。

      可真就这么莫名其妙的突然出现,而且还是什么修真者。

      刚开始相处肯定会有些不习惯,以后慢慢也就好了。

      毕竟血浓于水的亲情在哪儿摆着,这是不争的事实。

      王怀河又抿了一口酒,深吸一口气,缓缓开始讲述起来.䢜..

      燕京,王家。

      긯十八年前,燕京第一大家族!폍坐拥数千亿资产!

      其产业遍布大江南北,各行各业都有涉猎。

      王家家主叫王㶗远山,其有三霖个儿子。

      老大王怀川,老二王怀河,老三王怀流。

      听他们名字就不难看出,王远山这个家主的野心不小!

      㬎也寓意着,家族兴旺,如同山川河流般开枝散叶。

      的确,他也做到了这一点!让家族成功登上了燕京第一宝座的位置!

      王远山年纪越来越大,三个儿子也都成家立业熈了。

      家族产业也都平均分配给了三个儿子打理。

      并且立下规矩,三年内,谁管理的那一方率先收悡益翻一倍,下一代家主便是谁的!

      三个儿子也都是争强好胜的性格,纷纷各施手段强大自己。

      王怀河与曲雅秀也是如矃此,四处뤭奔波为事业奋斗着!

      一次商业捐赠活动上,王怀河看中了一块小小的翡翠。

      想着自已的老婆已怀胎七月,马上就要生了仭。

      想着,拿下这块玉给老婆肚子里的孩子留着。

      这块玉虽然槚成色堪称完美,可毕竟就拇指那么大点儿。

      本应该花不了多少钱就能拿下的,谁톬知却还是有人争抢。

      双方都很想要,你来我往竞争激烈无比。

      最后,还是王怀河仺略胜㬆一筹,花了一千万拿下!

      比市场价高了数倍눨!但王怀河也不在意。

      拍卖쏋会结束后的酒会上,与他争抢的那人却是又找到了他。

      说他家有个女儿快出生了,本想鹼拿下这块美玉给他孩子准备的。

      愿意出价ꈾ一千五百万从王怀河手中再买回去,反正王怀河拍卖会上已经出里了风头。

      商业目的应该已经禞达到了,这块玉也没啥用。

      王怀河一听就大笑起来,说真巧,他拿下这块玉也是为了自己未出生的儿子的!

      两人这一说,还真是缘分!当浮一大白!

      推䗮杯换盏,你来我往。一瓶酒下去贽,两人也熟络起来。

      王怀河也了解到,这位男子的名字叫魏易,瓉魏家也是华古国五大颯城市之一“金陵市”的一个大家族。

      实力也只是比王家稍逊一筹罢了䣈,相差也不是很远。

      后来王怀河说,既然魏兄也是为了自己女儿想买下这块玉。

      如果不嫌弃,他愿意分出一半,让两个没出生的孩子从小结缘。

      这也算翄是一段佳꼋话,魏易一听也是欣然接受。

      说这种缘分很难得ꔦ,你是儿子,我是女儿,干脆两家结成亲家!

      两人醉醺醺的就把这事儿定下来了,散会后。쓀

      两人回到自己家,分别把事情一说。

      两家家主也是没有异议,很是乐意。

      毕竟两家都是大家族,强强联合也是一桩美事!

      两个月后,两个孩子出生了,王怀河家的孩子比魏家提前一天出生。

      名字也是巧了,叫王宇,是老爷子给起的。

      魏家孩子取名魏灵儿,两个小家伙算是含着金汤匙出生的。

       那块玉也被切割两半,分别戴在两个小家伙脖子上。

      两家关系也是越来越好,互帮互助下生意也是越来越走向更高处!

      转眼过了几个月,王家突然来了一位长袍老者。

      满头白发,身背一个木匣子⬥!他们不知道里面装的是什么。

      老者让王家解除婚约,说这晪个魏灵儿被他们看中了。

      魏王两家当然不答应,老者只是说了一句“好自为之!”然后走了。

      之后,王家遭到莫名势力打压,毫无还手之力!鹂

      魏家也是受创不轻!☼几次联手还击都失̼败了!

      也正在两家焦头烂额的时候,王宇却失踪了!

       ⷤ 神不知鬼不觉,就这么莫名其妙的凭空消失了!

      馞 完全没有一点痕迹!那方神秘势力也停手了。

      王怀河多方打听,到处寻找,却是了无音讯䝨!

      鎫 夫妇俩心灰意冷之下,退还家族产业,离开了王⤏家!

      ᾬ来到临海市从头开始打拼!抱着报仇的心思鼓足了劲积蓄力量。

      一年后又鰯生了一个女儿,生意倒也蒸蒸日上。

      直到三年前!一场车祸,让这个家庭一朝回到៮原点!

      甚至还不如以前!既然决心离开王家,当然也是抱着不拖累家族枌的想法。

      所以,王怀河便硬生生的挺了下来,并没有求助王远山。

      当然,也许求救也没啥㻬用... 얭

      说到这里,王怀河脸色黯然,端起酒杯一饮而尽邅。

      王羽皱眉想了想,问道。

      “照你这么说,你们离开王家这些年,还对你们打压的并不是那股神秘势力?”

      큩 王怀河摇摇头,叹了口气。愯

      “不是!唉,魏兄是个有情有义的好兄弟!

      见我们离开王家,为了帮衬着,送了我们一块地皮。”

      “地皮?”

      众人茫然,周欢疑惑的开口问道。

      “这跟地皮有什么关系?什么地皮?”

      王怀河指了指脚下,淡淡的说到。

      “我们脚下这块地杲!”

      “脚下?”

      “嗯!这个棚户区便是在我的名下!”

      众人都极为惊讶,这片棚户区可不小啊!

      这么大的地方,又离城区不太远,如嶉果开发出来,漓那商业价值可不是醆一个小数目啊!

      王怀河看着几人,苦笑一声。

      “我哪肯要啊!可魏兄硬是强行转到我的名䌞下! 

      唉!我知道他是一番好意,可我却是没脸收下。

      三年前,被人陷害破产了,走投无路下才不得已搬到这里来。

      被陷害的原因也是因为这块地,有人以五十万的价格想从我手里买下这块地!”

      “五十万!”

      周运广一下子跳了起来!

      “䙀这不是抢嘛!我ꦫ虽然不懂房地产,可傻子也知道这块地没有几千万根本拿不下来!”

      王怀河笑着摇摇头。

      “周兄,这块地岂止是几千万能拿下来的!

      当初魏兄为了这块地能中标,可是花了这个数!”

      说着,伸出四根手指。

      周运广倒吸一口气,瞪眼说道。

      “四亿?”

      王怀河点点头,却是又叹了口气。

      “所以啊,我更加不能要啊!想了很多法子还给魏兄。

      可他无论如何就是不收,还说我要是不经过他同意,强行转到他或者魏灵儿名下。

      ㅆ 他就跟我绝交!从此老死不相往来!”

      周运广不由得扶掌大赞,满脸佩服之色。

      “豪气!”

      䤥 “唉!魏兄确实豪气干云,有情有俱义!

      쮲可㔂,毕竟他是髵背着家族,私自给我的地皮。

      所以씳,我不敢要,也不能卖!ቚ”

      王羽眼神一冷。

      “所以车祸只是警告,三年来又极力打压!目的就是想花低价从你手中꿋拿下这块地?”

      㽳 “唉!㔷是啊!”

      周欢疑惑的问道。

      畗“叔叔怎么不让王家出面꒎?虽然王家不复从前。

      可毕竟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摆平这些事应该很简单吧!”

      唐文杰笑着摇头说道。

      “前面叔叔不是已经说了嘛!毅然决然的离开王家,本就是不想拖累家族!

      怎么可能再与家族扯上关系!这么多年虽然神秘势力没有再动手。

      可难㙸保他们不会再浮出水面啊!”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