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玄幻奇幻>

      高一功并没有表现出徐枫预期的ꯜ那般惊讶和愤怒。他只是略微点了一下头,似乎是认可了这个方案。

      他沉吟ך了片刻,才又说道:“郝䦜摇旗……也打算归顺了吧?”

      徐枫点了点头,像是在替郝摇旗做着辩解:“闯王连战连败,不仅丢了土地,更丢了军心民心。郝将军心寒了。”

      高一功露出了久违地微笑,便又说道:“依你之见,闯王是必败的了?”

      “没错。”徐枫很有把握地ꙷ说:“闯﬑王兵败如山倒,对手下也是刻薄寡恩。这样的人怎么能成事呢?”

      鮱 李自成兵败九宫山,最后㻑出家做了和尚,这件事徐枫自问不会记错。倒不是他的历史知识有多么丰富,只是身为金庸书迷的他,对《雪山飞狐》的故事还是十分清楚的。

      只是他不知,真实的历史中,李自成恐怕并不是出家为僧,而是被九宫山附近的乡民打死。

      但徐枫的话还是深深地刺痛了高一功,尤其是那一句“刻薄寡恩”。不觉间,他深稨深地叹了一口气。“俺们受朝김廷的招安原也不难。”高一功说:“只是不知朝廷会怎样对待俺们?”

      徐枫拍`了拍胸脯,扬声道:“高ᚋ将军且날放心,我与史可法史阁部ꨞ交情很深。到时由我来做说客,保管高将军的高官厚禄。”

      高一功的眼睛果然亮了,叹道:“怎么?足鰍下与史阁部还是朋友?”

      徐枫眼珠一转,也学起古人的腔调来,先是微微一叹,接着说道:“说来惭愧呀。鄙人本是史阁部的埉部下,只因李闯攻破北京,先帝煤山自缢。鄙人主动请缨率兵勤王。但史阁部为了万全之计,才叫我孤身北上,作为一枚石子,把北国这滩死水砸出巔点水花儿来。”

      “石子?水花?”高一功越听越糊涂。

      徐枫凑近他,低淪声说道:“我在河间府煽动百姓起义,说动郝摇旗将军弃暗投明。这就是칧史阁部派我来的用意。”

      高一功双眼瞪得老䎟大,一副惊讶错愕的表情。徐枫微笑着点点头,는又说:“但这事儿十分机密,高将军千万綘不可外泄。”

      “不会的不会的。”高一功急忙表态。

      徐枫将洪承畴安排给自己的任务张冠李戴的放在了史可法的身上,果然说动了高一功。也难怪,否则如何解释河间府的起义那么地有声有色。至于郝摇旗的归顺,照常理原也想得通。但高一功却又先入为主地㻖认为都是碬徐枫在背后所起的作用,心中是又惊又怕。

      “足下……哦不,徐先生,뭷徐将军……”高一功说着就要向徐枫行礼。徐枫急忙将他扶住,说道:“高将军不㥐可如此。这让你的部下看见了ᚬ,ះ成何体统啊!”

      高一功重重地叹了一口气,说:“俺们真是惭愧!跟着闯王举兵反明,逼死先帝,给了满清鞑子可乘之机。ꓴ俺们……俺们真是罪不容诛!”

      他说着几乎就要哭出声来。徐枫一手抓着他那壮实的胳膊,一手轻抚他的后背,就像是在哄一个小孩子。

      “高将军是有难言之隐的,这点我也晓得。碉不仅我晓得,ᓒ史阁部也晓得,陛下也晓得。”徐枫安慰他说。

      “哦?真的吗?”高一功忽然扬起满脸泪痕地脸,惊奇地问道:“史阁部和陛下真能谅解俺们这帮反贼?”렼

      “当然能。”徐枫笑了笑,慢声细气地说:“我从南京出发时,史阁部就再三叮咛我,闯贼虽然可恶,但也是官逼民反。ᜭ百姓没有活路了才会反。史阁部说,是朝廷先有负于各位,而非各騬位有负于朝廷。如今国难餤当头,只要有志反清复明的,就该到南京来,和史阁部一起战斗。”

      高一功闻听此乿言,哪有癖不感动的。잗“史……史阁部大仁大义呀!”他说着就跪伏❺下去,잃仿佛是把徐枫当作了史可法。周围的士卒们见状都觉得奇怪,郛纷纷围拢而来,问道:“将军,您这是怎么了?”

      高一功缓缓拾起身子,才对众人说道:“弟兄们,咱们不如投降朝廷了吧?”

      “啊?”众人都露出迷惘之色来。“将军何出此言呀?闯王迟早要带嫃咱们打回去的。”“是䥡啊쐤将军,咱们┣怎么能在这个时候背叛闯王,投靠什么鸟朝廷呢!”“肯定是你这厮,妖言惑众,骗俺们将军当叛徒!”

      ೂ 十多名士卒就要拔刀来砍徐枫。“我看你湳们谁敢动!”还不待徐枫反应,䴾更多的士兵已将高一功和徐枫围在了中间,也都拔刀相向,指着这些人。

      双方就这样僵持住了,谁也不敢先动手。高一功缓缓站起身来,对这些要杀徐枫的士卒们说:“俺高一功绝不是贪Ꮻ生怕死、见利忘义的人!否则,弟兄们也不会死心塌地地跟着我。当年闯王被洪承畴打得只剩十八骑逃往商簳洛。俺也是这十八骑中的一个。諿要是俺害怕了、胆怯了,当时就应该投降朝廷去,或者杀了闯王请赏去!但俺没有,知道为什么吗?”

      士㯳卒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ও,很瓶久都没有人说话。“是因为忠义!”其中还是有人高声回答了。

      高一功赞赏似的点了点头,说:“不错啊。就是因为忠义!但今天,我还是因为忠义要背叛他,归顺朝廷!闯王进了北京都干了些啥,你们都比我清楚。他瘀滥杀无辜、抢劫富户,얮还有那个刘宗敏,霸占了人家吴三桂的小妾,逼得吴总兵投了鞑子!”

      高一功说得慷唝慨激昂,热血沸腾,ᓀ这些举着刀的士卒们脸上的怒气顿时消减了大半,举着的刀渐渐放下了,神色也不似那般严厉了。

      徐枫也站起身来,轻轻拍了拍高一功的肩膀,说道:“高将军果然是心系万民的人。瓒不过,高将军还有些话没有说完,如果大家不嫌烦,就由我来说箯吧。”

      以前₝上学的时候,徐枫最讨厌的就是校领导꥓的各种讲话。他们那个胖胖的教导主任本就啰嗦,一句话翻来覆去햦地说。好不容易说完了,校长又得来补充几句。而今天,徐枫终于变成了曾经自己最讨厌的人。世事也真是奇妙。

      “你要说啥?”一名士卒䢏没好气地问。

      徐枫微微一笑,䄓向前迈了⠃几步。那些保护他和高一功的士卒也都跟了上去。而那些本来要杀他的士卒倒是向后退了。

      “高将军说得很好。但我们归顺朝廷远不只ቍ是为了这些。”徐枫问对面的一名士卒:“你的家乡是哪里的?”

      “陕……陕西西安府的。”他没想到徐枫会突然问自己的家乡,숾说话也不由得磕巴了一下。

      “那你༪呢?”徐枫又问他身旁的一个。“飒我家是山西太原的。”

      徐枫含笑问道:“如果有一天,你们家乡的父老乡亲、兄弟姐妹都要被满辉洲ਉ人所掠夺,所杀害或者侮辱。你们会怎么做?”

      “跟他拼了!”一名年纪尚小的士卒高声呼喝了一句。

      徐枫满意地点点头,说:“对,就是要和他拼。不过,咱们就这样去拼吗?这㥞样去拼,只能送꽩死놓。倘若死得其所倒也值了,怕就졛怕我们死了,鞑子ᳫ未灭,受苦的还是我们的同胞兄弟。”

      訂徐枫环视一周,提高了声音,慷慨地说道:“所以!咱们뽶才要归顺朝廷,建立起ꈌ抗清统一战线。南京的史阁部雄才大略,一定会领导咱们,争取早日反펦攻,取듃得抗清事业的伟大胜利!”

      軒士卒们听得目瞪口呆,表情也是一个比一个木讷。这艴时候的中国百姓还没有民族国家的观썡念。他⥒们的眼里只有君主而没有国家。所以徐浒枫的这番话是很难在他们的心中激起涟漪的。

      故而,徐枫陷入了一个比较尴尬的境地。自己的演说虽然只有短短几句话,但也是热血澎湃的肺腑之言,却没有人应答。幸好高一功也上前来,说了句:“徐先生的话大家都听到了。愿意跟我一块归顺朝廷杀鞑子的就散了,不愿意的就把刀扔下,俺鏅不会难为他。”

      大家又是你绫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终于有一人站出来说琽:“既然高将军发话了,俺们都愿냼意听。大家一块归顺朝廷!”

      秝 “高将军万岁!高将军万岁!”众人挥舞着手上的兵刃,齐声呐喊着。

      徐枫见了此状也才稍稍安心,困意自然而然地也袭了上来。他打了一个哈欠,说:“既넓然如此,咱们都各自去休息吧。僙明日一早,启程赶往南京。”

      待众人散尽,高一功还拉着徐枫去了自己的营帐,问了他许多关于南朝和史可法的事。这时候徐枫只叹当年历史没学好,只能半真半假地敷衍他了。他越说越困,最后也就一头栽倒,睡了过去。

      不知睡了多久,他忽然被一阵摇晃惊醒了。“徐枫!徐枫!快醒醒!”웟一个女子庯的温婉声音传了过来,略带着几分急促。

      徐枫猛然惊醒,急忙说:“老师我错了,以后再也不在课堂上睡觉了!”

      “徐枫!你是不是睡糊涂了!”黑暗中,徐枫仔细望着这人的轮廓。他摇了摇昏沉沉的脑袋,说:“啊!汫是温小姐!”

      ➦“你还知道啊你,快跟我走!”温雨说着就来拽徐枫。徐枫一怔,一边打哈欠一边说:“不用急,高将军已经答应随我一同去南ᬬ京了。你不用管我了,快赶回去找郝栬摇旗和小宁,把我这里的情况告诉他们,也让他们不要担心我。快去快去!”

      他说着就来推温雨。温雨气急败坏,猛地一甩胳膊,道:“我可告诉你,现在你要是不走,待会儿想走可来不及了。”

      徐枫忙问:“怎么了?”

      “李自成来了!”温雨说道。

      홤“啊?”徐枫猛然一惊,身子如坠冰窟。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