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小视频高清app安装

      (40)

      是夜,明灯四起,道路上逐渐鲜少人烟,静谧安逸之气降临在这㌾片土地上。至少人们无须再忍受酷暑的煎熬,这也是大自然如今能带给下河镇乡里们唯一的慰藉了。

      然而对于白凤来说,如此静䢏夜,若不趁着夜色庇护回到张家药馆里商讨对敌策略,岂不是浪费时机?

      只不过,此时的他与慕容嫣正作为鄂炳还的门客,被团团“保护”在太平道观内,无法轻易脱身。为此,他们只得专心研习舵着手中的《金石要匮》,借此消磨时间。

      他们앵二人身处在一꥓个别致的屋子里。这是由两﹛个彼此相连的房间所构成的屋子,专门为那些有着特殊要求的达官Ќ贵人所筑。例如身居要职,࠭需要旁人随时护卫者枿,此类人等便会居뜞住在里屋,让侍卫居住在外屋随时听候指示꾼。

      㵾包括白凤、慕容嫣二人在内,他们皆被司马荼特殊招待,暂住在㼩如此别致的屋子里。畓名义上太平道是为他们提供保护,实际上,则是实行着“无微不至”的监视。

      䗝因为房子的里屋无门无窗,完全封闭。需要进出者,必뛔须经由外屋,并且经过渞房外的太平道守卫䣴方能成⟼功。

      如此精心的筹划,仿佛业已将所有的密谋皆扼杀在摇篮之中。然而,这却并不旗能让那位少年剑客就此束手就擒。

      Ү早些时分,鄂五小姐便以兴趣为墏由,向太平道借来一本关于金石的百科全书。实际上,是白凤在幕后谋划,他企图从借来的《金石要匮》中寻找关于“啖石”的详细记载。

      在弄清楚“啖石”的来由之后,白凤肋与慕容嫣便以“送还典籍중”为由诓骗门前的太平道守卫,再光明正大地踱步至鄂霏英的屋前觩。

      由于鄂霏英性情乖戾,经常同太平道里的道人发生ퟩ冲突,以致于ὺ所有人都不敢招惹她。就连看守在她房门的㒎守卫也得退避三分,因为他们䥻不知道什么时候鄂五小姐会以他们道人不守ې规矩为由大加批判,闹个天翻地覆。所以,她的房门前一般都鲜少人来往。

      借ᘫ此契机,白凤才寻得完美脱身的ꜞ妙计。

      同鄂五小姐会合后,白凤、慕容嫣二人当即将妙计相呈:白凤借来鄂霏英之戎服,再빦走砜到里屋易装易容,装扮成鄂五小姐身着男装时奿的模样;ဇ鄂霏英则拿过龙鸣剑与那串铜轞铃,换过白凤身上原本的衣服,易装易容成为那位少年剑客。

      慕容嫣见“凤哥哥”霎时比平时身子小了半截,而“英姐姐”则更似男儿,顿时不禁笑道:“凤遙哥哥,如此偷梁换柱,真的可以蒙混过关吗?”

      “只要不被他人知道,‘白凤’曾经离开过道观便可。”白凤回道:“司马荼胆敢设坛⁦求嬟雨,那他肯定有把握,在这几天内会有大雨来临。倘若不抓紧时间谋划,到时候只会让更多的人误入歧途順,永不能脱身。”

      鄂霏英听罢,亦是感慨道:“白凤,亏你能想得如此﹔周道。不过,你这衣裳到底几天没洗掭了?一股子酸溜溜的味道……唉,脗真是委屈慕容妹妹了,她还整天呆在你旁边呢!”

      埯ꄃ“哈哈哈……鄂姑娘深明大义,定不会在意这些鸡毛蒜皮㐠的小事吧?”白꜇凤谈笑之间,还不忘时时关注着四周的动静。

      直至确认无碍,他们适才兵分两路,演一幇出金蝉脱壳。一伙㖫人按原Ꝁ路返回,佯装无事般回到太平道众的重重“保护”之下,另一人则往道观大门方向走去。冡

      换上一身香气馥⭔郁,脂粉盎然的“新衣裳”,白凤熝起初还有些不习惯얄之处。不过在经过大门前的守卫时,很快便感受到了新身⹦份所带来的好处。因为门前的太平道众,甚至都未曾⾎有过阻拦的意思,便低着头恭迎“鄂五小姐”离开了道观。뱗

      虽说也是有几分运气的眷顾,但白凤依旧是从道观里溜了出来,带着他丞已经得知的所有情报径直往张家捎药馆走去。街上安静得出奇,由于他并未带灯笼照明,便只能凭艮着记忆感觉,以及依稀的星月光辉作指引,缓慢得前行。整个世界仿佛也只剩下了星星跟月亮,隔郢了很长的一段时间,才能看见远处有灯火亮起。

      如此诡谲盅的气息一路相随在那少年的左右,令他不得不警觉起来:或许在某个暗处,有何歹人在盯着自己的一举一动也说不准。

      在临近张家药馆的路上,白凤便突然变了方向,疾行而去。足足围着药馆绕了一大圈,适才看准时机悄悄接近药馆的围墙。他估摸着面前的小嵧土墙,发现麚如此矮墙,任凭谁人都可轻易翻过,而翻ꔨ过这堵墙后,他便落脚在药馆的后堂里。

      “居然如此轻易便可潜入进来?”白凤轻声呢喃过后,不知从何处飞来一扫帚,从他面前驰翔而去。

      糔白凤下意识地向后一闪,然后才往扫帚所来之方向一睹,发现是那药童小虎正拿着小있锤和铜锣。在对方卯足了气力,准备敲锣嘶声叫喊之际,白凤适才上前解释,说道:“是樚我!小虎,看清楚!”

      “鄂五小姐?”小虎放下差些敲响的铜锣,扊说道靊:“是鄂五小姐吗?”

      “不,是我,白凤。”那少年边说边擦拭着脸上的脂粉。小虎閷见状,即刻明白了对方的呶来意,将对方迎了进药馆里面。

      在平日里待客的偏厅内,灯火依然未息,原是张一同赵括等人依旧在研究着那个鄂霏英带回来的包裹。

      “师父,白公子他回来了!”小虎对着坐垫上的人讲道。

      身着一声红裳的少年应声而来,问候道:“见过各位!”

      “这……㴏这不是我表妹的衣裳吗?”

      “白兄,想不到你同鄂五小姐感情增进得还挺快啊!”

      “哥哥,你胡说些什么!这其中肯定有何重要的原因,不然白公子绝不会如此易容而来!”

      “小妹说得也是,白公子英武不凡、智略双揪全,怎么也不会跟某些脂粉气息浓重,平日里只ꬔ会耍嘴皮子的世家公子一样啊!꒚”

      ﲎ 几人议论纷纷,七嘴八舌了一番,令白凤哭笑不得。一番解释过后,众人适才恍然大悟。

      邁 张一听完白凤的解释后,不禁佩服道:“司马老默贼᪣早已对白兄生疑,白㮪公子却仍旧冒险前去探得情报邺,真乃壮士也䙏。”

      “在下现在有鄂大人作为后盾,司马貗荼绝不敢任意妄为。”白凤回敬道:“现下是要利用已知的情报,布壮设好一个陷阱,只待太平道隘自投罗网。”

      쐡“白公子有何妙计?”赵小妹一脸期待地望着对方,问道。

      烠“在下想到的,实在算不得什么妙计。只是以卞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罢了……”

      赵括听罢,旋即说道:“白兄请速速道来!”

      “据我所知,‘啖石’乃太平道所独有的奇石。我们大可利用这些已有的啖石制成廋烛心,再仿制太平道祭坛上的蜡烛制成一模一样的蜡烛。”白凤话到半晌,小妹便像是领略到﷕对方的意思一样,插嘴道。

      “然后只待一场大雨来临,届时火烧祭坛,让‘无妄之火’煔也烧到他们头上去!到那时,我们再出来指证太平道的恶行!”

      ־

      白凤看着小妹,欣然笑道:“小묢妹果真/聪明伶俐,只是,我们缺少绝对的物证……张大夫,那日我同嫣儿在药库残骸里寻到的火折子可留有一二?”

      张一道:“当然,全都还留着!莫䣚不是那其中藏有……还未燃烧殆尽的啖石?”

      话音刚落,在后堂守夜的小虎炋便倏然大声敲锣呼喊道:“抓贼啊!来人啊!抓贼!”

      白凤手疾眼快地掐灭了矮桌上的烛光,随后应着阿鹃和赵小妹的意思,躲到了她们的身后,其余的两位公子便应小虎的声音往后堂方向走了出去。 ᓈ

      他们只能目睹一个黑影在屋脊围墙间倏来倏往,窜上窜下,很快便消失无踪了ဋ。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