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玄幻奇幻>

      “娘娘,常公公来了。”棋悦回禀。

      贵妃甩㸗甩手,示意她们退下。

      殿퇐中独留常平。

      常平䠣知意地礟走上近前,躬着身ᷥ候在贵妃ꃖ娘娘旁边。

      要说他们之间有什簱么首尾是不可能的,躈常平滚圆的身材,长着一张喜气洋洋的圆脸,蓂见人自带三分笑,靠着他的圆滑手段才稳稳地站在这后宫当中。

      饶是常安想从他手底下爬ﬠ起来,也花了ᓶ些功夫。

      但这样一个人,比起年轻时喜好习武的鶂陛下来说,身材自是难以ꉸ比拟的,加之贵妃在宫中最受宠爱,是绝看不上那些个梍宫妃与ꔙ太监ࠊ间的纠缠。

      琴棋书画等宫人自也清楚这些,故而柔露殿内从㸐未露出过分毫不好的谣言。 䬔

      问旁的宫里扎进来的手也慓晓得这䜵不是硇什么好把妤柄두。

      贵妃⤄自然有恃无恐,每有秘事便召常平独谈。

      挭琴棋书画虽然忠心,但在贵妃心烶中还怩谈不ᇡ上“好帮手”。휆

      “娘娘,您可是在为陛下留宿「凤鸾殿一事烦恼?”常平笑眯眯地询问,眼角因长年倜累月地笑,难免带了几丝纹路。

      “哼,可不是嘛,陛下向来不愿去她那챁儿的,也不知是她耍了什么狐ﺜ媚手段!”贵妃气得又开始绞手帕子,丰满的峰峦上下起伏。

      “娘娘莫气,这不过是些픞小事。”常平笑容不变,롮镇定地说。 埍

      “小事?这么说来你那好义弟❹攀上太子,也是小事咯?”贵妃横了他一眼,本该充满杀伤力的眼刀,用那双多情的桃花眼来使出㔡,十成的力道也卸熋去一半。

      常䟭平爳早已见怪不怪,自然当作没看见。

      졿 他仍笑着,不过眼底כֿ快速闪过一缕幽光Ů。

      “这个嘛,自然便不是겊小事,可是呢,这大事有大事的做法,小事鐬也有小事㝳的办法……뿅”说着,他压低身子婱,在贵妃耳畔细语。

      贵ជ妃越听빼脸上的笑容越发灿烂。

      붐门外四个大宫女规规矩矩地佥站着ủ,等候传唤。

      ꢺ 常安也正和自己的心腹们在议ꑘ事。 溡

      ȉ“小方子,你办事向来最妥帖憱,这件事便交由你去办。”常᧎安微笑着吩咐,他在心腹们뿻的面前㫶向来比较温和。

      当然,心塙腹们可不敢因此而僭越ꭅ。

      除了常明方。

      背后有人,进退皆宜,自然底气更╇足。

      “是。奴婢定办好틘此事,还请公公放心。”毫不心虚地接受了同僚们的种种目光⊉,常明方躬身行礼应答。

      常安过去最喜他这妥帖的模样,大家也觉得他最有绫常公公的风范。㛺

      只是现在욭想来,却儃不知是像哪个常公公了…ᫀ…

      常安௅心里思绪良擾多,笑容㾽却是分毫未变。

      待交代完此事,ꨫ他复又让心腹们汇报了些宫务ᚏ的情况。

      待一切交代得差不多后,他收敛笑䉗容,嘱咐其他人出去,独独留下常明启。

      秠 和常明启关系禎亲近컄的自然抛给他一个关心的眼神,而其他太监神色ř各异,常明方倒不是很在意,在常安手底下办事的,哪个没挨过骂?换作㯉是在松石殿或ﷆ者松露殿也是一样的晄。

      很Ⴣ快,其他人一溜烟走光了。

      㮜常明启站在殿中,不知是何处做得不够好惹了㶣常安的气。

      “小启子,知道你为什么留下来吗?”常安拿起茶盏,抿了口茶润润嗓子。

      “候……是奴才为万寿宴上准备的吃食不邼够丰盛吗?还是小的手底꺞下的낯人干活률不够爽利?”常明启绞尽脑汁。

      他向来是老实本分的,生怕被人挑出错来,对常安吩咐的事,也都尽心尽종力去做,但主子的心思,好比那天上的云,变幻莫测,他只能从自己身上找问题。 ᾮ 

      “䫖不,因为你办事办得最好。”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