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黑狼人夜无敌版下载

      谭林森瓊一直以为朱少像传言那样只是个虚名,仍然由病重쇆的朱老板在幕后坐镇,想不到还真有㺞其人,他很好奇,畴这位幕后的年轻大老板究竟是什么样的人?

      他被聘为华亭创投䔒的新总裁,上任已经半年伟了,却是第一次面见拥有最终决策权的大老板赅,自是不敢怠慢,随着潘良泽董事长按约定的时间提前十分钟到场,却见大老板氢已经先隼到了,不由有些后悔,该再早来一些才好。

      朱天赐先到,先给自己要了杯柠檬水,等着二人,他不在乎商界的那些潜规则,自己离得近,就先来了,这没什么。䑑

      他赐起身伸手:“你就是谭总吧,你好。”

      “老板,您好。”谭林森赶紧上前,双手握了握大老板的手,以示尊重,然后轻轻松开。

      “谭总坐,潘叔坐。”朱天赐招呼。

      听他称ꫡ潘叔,谭林森心中輅不由一凌,在公司巬,潘良泽虽然挂个董事长的衔,却几乎什么也不管䉄,他虽然尊重,但只是职务上的客气,心里并不以为然,昨天传达大老板的约见指令,他也以为这位潘董只是一个传声筒,想不到在大老板这㣧里有这么高的地位。

      谭林森越发恭谨,连座位都不敢坐满,只坐了多半个。

      自己的衣食都由对方一言而⏩决,他不得不谨慎,何况还会影响他在商界的声誉。

      潘良泽招呼服务员,给谭总和自己各点了一杯蓝山,然后就象个吉祥物一样坐在旁边,盯着咖啡,不动也不说话,连咖啡都不喝一口。

      朱天赐不喜欢客套,开门见軠山地说道:“谭总,今天约你来,是有殭点私事需要您帮忙。”

      “啊,䄑老板,您尽管吩咐。”谭林森有些惊讶。

      他还以为大老板想要调整投资的战略呢,这对他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挑战,他顳在这行业摸爬滚打这质么些年,已经形成固有的模式,想要改变真心不容易,但好不容易在这么大规模的公司当老总,已经是人生的巅峰,轻易不想再换地儿。

      ₪“是这样,我想搞一些医学研究,你ꒂ帮我物色一个合适的医疗研发公司,不用঍太大,有资质就行,可以采购一些国外先进的设雁备,我要全资收购,挂在我个人名下,与公司无关,如简果我的个人资金不够,可以出让一些股份来购买,谭总您的人面广,帮帮忙。”

      朱天赐想研究自己的毒血,自然要购买国际上最先进的技术设备,但有些设备不是有钱就可以买,还得需要资质,而且出于安全考虑,生物医疗方面的研究不允许私人来搞,还得以公司的名义。

      潘良泽插话道:“今年朱少分红一点二亿。”

      他提醒谭总,尽量不要超过这个数。

       “我明白了。”谭林森立即表态,“老板,您放心,包给我了。”

      这对他来说不难,他本来就接触过䭫这方面的公司,何况他的朋友也不少,这点小事必须给大老板办得妥妥的。

      这位老板还很年青,学的又ᮂ是医学专业,想在医䚲疗科研上作出一些成榧就来,这完全可以理解,朱老板想必也只是练练手,他会尽可能地帮老板省钱。 仩

      급 同时,他也舒了口糖气,老板的兴趣既然不在投资上,他如矷今的职位短时间内就不会有什么变动,除非自己犯了大错,而他以稳著称,极少犯错。

      ⩙然后气氛就轻松了,两人聊了聊公司的情况,朱天赐表示,他无意插手公司的管理,让谭总放心地经营。

      ҏ谭林森顿时安心了,大老板在投资上虽然并不在行,却不是那种莽撞的小青年,并不指手划脚,这种品质在这个年龄是极为罕㔈见的,有了老板的保证᭱,他今后的工作肯定会更加顺利。

      聊到最后,朱天赐说道:“谭总,我知道你非常的稳,但很多时候机遇与风险成正比,如果确实有好项目,你拿不准,我可以帮你把把关,不过,我还在校学习,你尽量自己拿主意。”

      谭林森明白了,公司在求稳的情况下,可以适当地考查걊一些能带到较大收益⚆的项目,风险如果比较大,由老板亲自抉择,也为他承担风险,但必须是大项쨈目,小项目就别来麻烦老板了。

      他肃然道:“是,老板。”

      “不用这么严肃,我信得过你。”朱天赐笑了笑,这位谭总諃果然是聪⩸明人。

      能当老总的,就没有笨人。

      潘良泽在旁边认真听着惏,仔细领会老歽板坆的精神,也好知䑂道将来怎么做,不过,看起来朱少并没有给他加担子,自己当着董事长,拿着高薪,干着轻松的活儿,这是别人羡慕不来的,不过,可不能狼干呲了,对不起老板的信任。

      叚 老板再年゜轻,也是老板。

      经过这段时间的观察和公司实㡮际状况的改善,他已经对这位小老板有了相当的信心。

      当老板的不必事事精通,只要会用人㛨就够了。

      从古至今,会ፇ用人从来都是一个高端的技术餾活。

      不管是对这㯮位ힰ谭总,还是对他自己,这位小老板驾驭得很恰当븴。

      聊了一会儿,谭林森看老板端㾮起水杯喝水,便识相地告辞离开。

      潘良泽把他送到门口,又走了回来。땕

      “朱少,奌还有别的吩咐吗?”他作为代理的董事长,必须秉承老板的意图。

      “潘叔,来,您坐。”朱天赐客气地道。

      那就是真有别的事情要交待了,潘良泽又重新坐好。

      朱天赐说뺰道:“潘叔,不瞒你说,我上这个医䃷学院是因为我的女朋友江素心,我自己并不想当医生。”

      潘良泽点头:“我有所了解。”

      这些事情他不可能不知道,作为朱少的代理人,他必须对东家进行全面的了解,何况之前朱总已经对他说过一些。

      “她也是我父亲从小给给我选的,是受过我父亲祝福的,我这辈子不想再换人。”朱天赐提到老爹就有些感伤。

      ᭯ 潘良泽也有些涩然,说道:“我知道,江小姐是个好女孩。”

      “是这样,医学院是五年制,现在离毕业还远,原本不用这么着急,但有些事情可能需要很长的时间,必须提前准备。”

      “朱少,你有什么事情,尽管吩咐。”

      “我不想素心毕业后到医院当值班医生,成天忙死忙活的,连照顾家庭的时⩝间都没有쑒。”

      潘良泽深有同感:“临床医生这个职业确实付出太大,就算下了班π,也要二十四小时揖开机,随时待命,就算在半夜凌晨,听到招唤也必须以最快的时间赶到医院,真真不是一般人能受得了的。”

      朱天赐道:“所以,我想提前给她物色一个民营医院,班购买一定的股份,这样她毕业后就可以㥷直接进入管理层,工作时间相对就比较自由,也能满足她当医生的爱好。”

      潘良泽ᔦ有些为难:“据我所知,魔都几家规模较大的民营医院经营都둵不错,而且都有一定的来头,并没有转让股份的意愿。”

      쮫朱天赐道:“不用太츒大的医院,小一些也没关系,到时先安顿下来,㎱慢慢来,再说也不急,텧可以慢慢等机会。”

      潘良泽却不想给老板找个小诊所似的民ィ营医院,他自己还要脸皮✥呢,想了想,说道:“朱少,医美行不细?”

      ቖ“美容医院?”朱天赐一怔:“这훍可是个▯暴利行业,会有人转让股份?”

      潘良泽笑道:“也不是什么人都经营得好,如果朱少感兴趣,我倒是正好知道这么一家。”

      朱天赐当即道:“可以,美容医院也是医院,工作更轻松,就算素心她不愿意,到时候至少我可以在里面挂职。”

      潘良泽说道:“兰晴美容医院老板那ﰝ兰晴是我爱人的高中学姐,莬她的独生女儿李心月묥是西京医学院的学哆生,三年前毕业后与同学去太白山旅游的时候失踪了,同去的七个学生,因为走野道,迷了路,只有三个人活着回来,可是这位那兰晴院长一直不愿相信,时常念叨女儿有一天༲会回来的,导致神神道道的,跟丈夫离了婚,医院흯管理得也不好,半年前还出过一次医疗事故,整顿了一个月,赔了不少钱,后来虽然开了业,但没多少顾客,一直在亏흶损之中,她原本想直接关停了医院,毕竟有些舍不得,就这么一直拖着,我去跟她说说,我想她可能比较乐意转让股权,之后撒手不管。”

      朱天赐点汁头:“我原本想着先观望两年,等时机,既然有这个机会,当然不能放过,潘叔,辛苦你一下,把这事儿给办了。”

      ෟ潘良泽道:“这事儿好办,而且用不了太多的资金,我估计有两三千万就差不多了,롄毕竟还要给她留一定的股份,法定负责人不能换,不过,如果她要放手管理的话,还要找蔝一个合适的总经理。”

      薶朱天赐问Ⲅ:“࢙你有没有这方面的人选?”

      祂潘良泽忙道:“可以招聘的,这方面的人才并不缺。”

      朱少的私家企业,他不想涉入,就算真有合适的人,也绝不能提ᝎ出来,不过,可以卖个人情,提前准备好前来应聘。

      朱天赐道:“潘叔,那就麻烦您了,把这事也一起办了吧,我一个学生,什么也不懂,只能仰仗您了。”

      潘良泽有些牙痛,怎么这事儿也落在自己头上?

      那招聘岂씮不只是走个过场?

      䊐朱天赐又道:“事成之后,您来当医院的法律顾问,与总经理同等待遇。”

      潘良泽一怔,朱少在经营上摆明了要当甩手大谗掌柜,但在笼络人心上倒是好手段,两份高薪的诱惑,他是抵挡䝺不住䁓的。

      他保证:“谢谢朱少,我会尽力ᘏ把医院给朱少守好。”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