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柠直播官方下

      突然而来的㵆声音,如投入湖平静湖水⼩的一䃗颗石子,荡懥起了无数的波澜,顿时让础有间酒楼中的食客们炸开了锅。

      “小子,哪来的?你知道是在和谁说话吗?敢在老子面前放肆,老子告诉你,老子横扫八荒之时,你还在娘胎肚子里,不知道在宇宙哪个角落里野混呢。”一位食客手捏着山羊胡子,不怒自威,率先开口,成隁为新话题的弄潮儿。

      옓“小粣子퉪,毛还没长齐就想飞了,要不要老子代你家父母教你一招,什么是尊敬长辈?”一位食客双手手指咯吱咯吱乱响,面色不善的,看着说话者。

      “小子,你很能是吧,听了你小子⤠的口气,怎么,酒一道上天下无敌了?老子问你艄一句,你认为自己喝多少酒才会醉?”

      챺 驳 “哈哈哈!笑死我了,就你们这点ꐞ本事,喝个酒尽然要用恼小杯子来盛,比那娘们还娘们,还不如我老家的那些丫鬟,她们都是直接吹壶,知道什么是吹壶吗?老二,告诉썀他们这些土包子,什么叫做吹壶,免得说我䟄们欺负他们,一群土包子,井底之蛙,喝了几杯酒就认为自己天下无敌了,还真是笑死人不偿命,傻瓜。”

      “吹瓶指的是喝酒之时,直接嘴对壶口的喝法奁,豪爽的ٿ一壶酒一口气全部喝下。具体的喝法规则是站直身子,然后手握住壶口ᝍ,另一只轻握壶身,深呼吸一次,之后低头用嘴亲密塣接触壶口饲,记住不要留缝隙,猛然抬起头,不要有吞咽动作,嘴一定不要漏气,要顶住那股气,一直将壶中之酒喝尽了,喝完之后,将酒壶倒立,一滴䎭也不能剩下,否则就是违规,需要惩罚,至少三倍酒量。

      伫我们吹壶,那是有诀窍的,是得让脖子伸直,让酒直接流下去,庋而不能在中间的时候,喉部샸有吞咽动作,你只要喉部一吞咽,那完了,好的是速度打断,差的就是喷出来。这个吹壶,݋要的东就是速度与激情,更需要一气呵成,否则,就弱了下风,会让人看不起的,怎么,都呆了吧ࠠ!就你们这群土包子,才喝几杯酒,就一个个开始胡言乱语,唉!果然是长江后浪推前浪,一代新人换旧人。”

      “哈哈哈!来酒楼之前,我就听说这里有不少人自称自己为酒鬼,酒圣,酒神,结果不分上下,在캅伯仲之间。从刚才进入到现在为止,唉!井底之蛙就是井底之蛙,永远不知道天有多少,地有多广。唉!真不想让人认为我们这些做晚辈的,以小欺大,仗쁱着年轻欺负你们这些年老。。。”

      “好,好,好,小子,老子管你们吹壶是不是真的,我且问你们燹,老子和你们比吹壶,要为你们需要准备多少酒?” 旈

      贆 “哈哈哈!不服嘛?怎么,看不起我们这些后辈吗,老三,实话实说,告诉他们这些半截入土的土包子,天有多高,地有轞多广。”

      䏢“⌑好的,老大,我是我们三人中最不会喝的,因此才只能坐老三的位置,但是,和你们这些土包子相比,我依퀛然⹸可以一个干翻你们݂全部。告诉你们갨,平时我喝酒喝一壶酒会醉,喝十壶酒也会醉。。。”

      听到来人的话,酒楼的其他食客都笑了,而这家有间酒楼的掌柜听到了众人的议论,笑靥如花,心里更是乐开了花,叫来店小二,让他们进入酒窖之中,将一坛坛的酒搬出来,已经预感到接下来将会发生什么事情了。

      见店小二到后院酒窖中去搬酒,掌柜来到事件的中心位置,对各位食客㸛中的大人物们施一礼,之后看向来酒楼的挑事者,同时也可能是今天酒楼的福星,笑容满面:“这位大鸫人,这就有橍意思了,既然喝一壶酒就会醉了,怎么还耏能喝十壶呢?这又是何道理?”

      “如果是我因功而获封赏,首领当面赐酒给我喝ꝳ,长辈站在一旁,大哥站在꾌背后,我战战兢兢,低头伏地而喝,喝下了一壶就会醉了。

      如果家里有贵客来了,我在旁作陪,必须恭敬的陪酒敬客,应酬而举杯,喝不到两壶リ也会醉了。

      䪷如果有朋友自远方而来,相见倾吐衷肠,畅谈友谊,那❷么就要喝上五六壶酒才会醉的ᙑ。

      如果是乡里之间的宴⮎会,有男有女,随意而坐,三两为伴,猜拳行令,男女握手也不罚,互相注目뽘也不禁止,自由自在,开怀畅饮。这样,我就是喝到七八壶也只会有二三分⃚醉意。

      ⍖ 如果到了晚上,宴会差不多了,大家撤了桌子促膝而坐,男女都同坐在一个坐席上,靴鞋错杂,杯盘狼藉,等到桌上的蜡烛烧尽了,主人送走客人而单单留下我,解开罗衫衣襟,微微能闻到香汗的气息。这时,我欢乐之极,忘乎所以,要喝到十壶才会醉。

      舼所以说,酒喝过头了就会乱来,欢乐过头就会生悲,虽然我明白这个道理,也很少喝酒了,但这十壶酒不过是我平时的酒量,一旦进入酒场,瞬间激起荷尔蒙,让我可以大杀四方,忘乎所以,就是连你们都没办法让我喝趴下。实话告诉你们吧!当我认真起来,连我自己都感到害怕,尤其是在喝酒这件事情上。”

      “哈哈哈!原来是一个自大的黄口小儿啊!我还以为有什么本事呢,小子,在我们面前说自己能喝酒,还不如回去比比谁⤦更会喝奶呢,是吧,各位大人。”

      “是,哈哈哈!小子,多大的人啊,ﯸ还在吃奶着呢,哈哈哈!”

      옭 “唉!一代不如一켼代,想要超越我们这些前辈,把我们扔进垃圾堆里,小子呀,你们还嫩了点,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有间酒楼,可不是你们这些黄口小儿能来的,就只会信口雌黄,还男女同坐,平等交往,小子,你们莫㋼不是脑子秀逗了,ꤓ被那些奇怪的天选者们给洗脑了?醒醒吧!那是不可能的事情,神也没办法做到,现在的年轻人都这么无知者无畏吗?”

      “三位大人,你们确定要与他们拼酒?还是那个什么吹壶?”酒楼掌柜可不想放过难得的好机会,见话题扯远了,赶紧将它导回来。

      “哈哈哈!没错,就是不知ٟ道这些自称酒鬼、酒仙、酒圣等人敢不过接下了,唉!高手寂寞啊!”老二擕独孤皇虾邪仰天长啸,就差一个动作了。

      “这样啊!三뢸位,我看你们面生的很,应该是初次来我有间酒楼吧,有些规矩你们可能还不懂,本酒楼是小本买卖,概不赊账,尤其是对你们这类的新客,并非我ꔌ莫奇欺负你们,也许你们出了这个店门,从此天涯是路人,永无再相见之日,毜所以,三位,丑话先说在前炐头,请拿出你们的诚意吧!”莫奇见多了不可一世的纨绔公子,只要帴对方一有异常举动,不用自己出手,瘢酒楼的这些食客会替自己处理妥当的。

      “哈哈哈!莫大人,你需要我们什么诚意?先过莫大人ᶩ这一关,和莫蔻大人吹壶吗?既然如此,那么,莫大人,我重楼接受了莫大人的挑战,来吧!莫大人,让他们这些乡巴佬感受一下您的风采。”重楼故意曲解莫奇的意思,见本桌还有两壶酒,站起身将其中一壶放在莫奇的面前,而他拍拍另一壶酒的泥封,手一提对着莫奇虚空一敬,便准备吹壶了。

      莫奇先是一愣,顿时反应过来,快步来到重楼面前,抢下后者手中酒壶,右手竖起大拇指:“后生可畏,后生可畏啊!我老了,可没有你们这些年轻一辈的精力旺盛,可经不起吹壶这种折腾,还是免了,免了吧!”

      “各位大人,原来你们都怂了,哈哈哈!唉,可惜了,都是中看不中用的时代弱者,连你们最喜欢ᇺ的事情都做不到,还敢学着太人家干一些鸡鸣狗盗之事,都是为老不尊,不知羞耻Ⴄ之徒。老鵓大,原来这就是狮峰城的过去啊厊!早知如此,我们就不应该来了,耻辱啊!耻辱!㉐”独孤皇邪又开始煽风点火,自然引起公愤。

      “年轻ኽ人,话可不能这么说,老夫是老夫,他们是他们,是不可能归为一类的,我只是一位商人。。。”

      “莫大人,你是不是狮峰城之人?”独孤皇邪打断了不想引起众怒的莫奇的话,开口问了一句。

      豽“没错,我祖祖辈辈都是狮峰城子民,这家䮯有间酒楼也有上百年时间了,自然是这狮峰城的子民了。”

      “那就没错了,既然都是狮峰城的子民,而我观렡你们的岁数췅差不多,都代表了这座城市的过ዜ去,难道我所说的话有错吗?”

      “哈哈哈!三位,规矩不可破,想要约战,你们也要有那个资本,否则,敢冒犯我有间酒楼,就从来没有人有好下场的,就不知你们有没有雄厚的资本了。”莫奇压下其他的不和谐声音,眼珠直转,思考着这三人踢馆的可能性⢤有多高。

      坐在首節位上的逍遥叹微微一笑,随意的从口袋中摸出一个钱袋子,将其扔到莫奇面前,不说话,故作高深,逍遥叹的神情动作对于其他食客来说,那是侮辱,赤裸裸的藐视。

      “莫大人,自己查看下这些馦够不够买下你这有间酒楼的所有酒?”重楼虽然很不想看到莫奇那张令人作呕的奸商嘴脸,但忍着没有当场发飙。

       깁 “莫大人,我们家乡有一个规矩,那就是既然是吹壶,那就要有彩头,哪一方输了,就要请客,为对方将酒资全部付上,我们已经显示了我们的诚意,那么,各位这家老쑭年活动中心的老떋人家们,这个挑战,你们䜮敢接下吗?”

      “酒,我有间酒楼多的是,就怕你们喝不完,不过,我只是这家客栈的掌柜,可不敢砸了自家的招牌,这挑战嘛,㯞唉!要是在큤其他家,我还可以接受,可惜了!老了,没有当初的意气风发,不敢接了。”莫奇见到其他食客的反应,脸上的笑容依旧,不忘添油加醋,将火烧得更大些,果然,有人窜出来了。჊

      “哈哈哈!哪来的小儿,今天让你们爬着离开这家有间酒楼,你们的挑战,我执拳者接受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