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穿越历史>

      尼“哪里,谬赞了,我就是随便打着消食的⸮……稍等,我今澑晚给你取水。” ᷭ

      李石说着,转身去屋里,自己先从水缸里舀水喝了三瓢,然后用海碗盛了一碗来到外边,캊见那个吴晚霞正站在左边的猪圈廮前出神。

      “女멸侠,你要的水了,不好意思,家里只有井水了。”

      끮俯 吴晚霞回过神,盯着李石欻看了一会,突然道:“李石,其实我是故意来找你的,天风镇出的鱼妖是ᶞ你斩杀的吧,猪圈里的两头猪就是你从村民那得到报酬,对吗?”

      李石正要张口说话,吴晚霞举手阻止道:“你听我说完。”

      “我知道你隐瞒实力待在这个小地方,肯定是有自己的原因,而且你是镇妖司的人,镇妖司有规쾕定,不能在外当私人除及妖师,所以你可能不会承认那鱼妖是你斩杀的,这没关系。”

      “我没有恶意,一开始我只锵是对斩杀鱼妖的高手好奇,以餈为你和那位高手膊有什么关联,所以循엛着线索来看看鷸……现在我对你更好奇了,没想到你这么年轻,但꿙我不会对你的秘密刨根究底湟,也不会跟任何人说有关你的事。”

      懅 “我说这么多,只有一个目的。ퟮ”

      ㊹ “我要对付几只妖怪,一个人没把握,所以想找你合作。”

      椢吴晚霞没说假话,她从村民那得了线索之后,ㆯ派人查探,在一条小竘河边发现了处理肥猪的痕迹,䦐而那⧚个地方,住的最ܐ近的镇妖司官吏就是李石。 凒

      她于是她让下人去打探这个李石。

      从所得到的的资料来看,这个李石只是一个资质ۓ平庸,连内气都没催生的小吏,除了容貌长得好之外,一无是眚处。

      不过昨天晚上,下人又来汇报,说这个李石在街上买了很多青菜萝卜和大量的盐巴……这让她联想到了那三头肥猪。

      她猜测,或许那位高人与这个小吏有关联,所以今日亲自来查看一番。

      没想到,正好见到这个长得确实好看的小吏正在打拳,而且他的拳ҷ法居然让自己望而生畏,那一招一式之间,僚蕴含着恐怖的巨力,打的四周的空气不断震荡!

      秾 这决然不是一个内气都没催生的异人能拥有的巨力。 ꓲ 俩

      她甚至一时想象不出,要多高的修为,才能打出这样恐怖的拳法。

      自己᯾这个被誉翾为天才的资深练气士,怕经不起他半拳。

      她就在心里猜测,斩杀那鱼妖的高手或许蝹就是这个李石本人。

      ч猪圈里鮽的肥猪进一步佐证了她的猜测。

      望着两头肥猪,吴晚霞心念一转,想起了这趟自己从宗门出来的目的,于是开口邀请李石一起除妖。

      自己要对付的那几只妖怪,实力最差的,都能춲口吐人言,自ۛ己一个人肯定对付不了,之前想着回神都找家族搬救兵,现在看来Ẉ,或许不用那么麻烦了。

      隁 吴晚霞的话很突然,李石眨了眨眼睛,思维如电。

      他原本ᅝ是想直接否认和拒绝的,但一听到合作除妖,下䈿意识咽了咽口水。

      地窖的鱼妖肉还三百来斤,看着挺多,其实只够自己饱食两顿的。

      護“你是天风侯府的人?”

      “对,天风侯是我父亲。”

      “原来是侯府贵女,失敬……不知道你要对方的几只妖怪实力如何?”

      “实力应该与那只썟鱼妖差不多,有些更厉害녇一点,但是有你在Ἣ,肯定手到擒来。”

      “那…鬣…”

      㒖吴晚霞见少年틦欲言又止,问道:“有什么不妨直说。”

      李膨石见状,还是直接说道:“那我有个条件,我可以帮你除妖,但妖怪的尸首,包括内丹亾,都得归我。”

      吴晚霞连忙摇头:“那可不行,尸首可以归你,但是内丹必须归我。”

      李石问道:“没的商量?”

      “ṏ实话跟你说吧崥,我的目的就檊是为了收集这些妖物的内丹。”吴晚霞道。

      妽“那抱歉,我还是另外找人合作吧。”李石想了想,开口拒绝。

      如囙果只拿妖怪的尸首,不拿内丹,自己太亏了,内丹可是一直౑妖怪总价值的百分之七八十。

      去除妖必然是要冒风险的。

      吴晚霞急了:“别啊,虽然我要拿走内丹,但是我可以付你报酬啊!”

      报酬?

      李石愣了一下,本能地在她的剑和发簪上瞄了一眼,퀍问道:“给多少?” 卋

      吴晚霞想了想,试探着说了个数:“一千两,如何?”

      李石眼睛一亮,立刻道:“成交!”

      吴晚霞松了口气,立即从腰间衣袂下取出一个荷包,从里面翻出一叠银票,数了十张递到李石面前:“这是一千两,第一只妖怪的报酬,算是我们合作的定金,余下的以后再래给。”

      吊李石:堷?

      你说的一千两,是一只妖怪报酬一千两吗?

      不是总共报酬一千两丯?

      他有点懵,不过很快뻋反应过来,假装若无其事地接过银票。

      蹵 银票李石见过,欧十刀曾经拿过一张一百两뺦的银票在汀他面前炫耀过。

      入眼的是“一百两存银”几个大字∮,左右꣥各有小字,左边是“大周仙朝国库银庄秘制”,诎右边是银ₕ票发行的时间,再外边是密密麻麻的防伪花纹。

      拿起一张翻过来,北面〷中间是三个上中下排列的图案。

      最上面是太极阴阳图,在阴阳眼的位置,纸张下浸有特殊的黑白颜料。

      એ中间是“大周”两个字的道文设计图,道文是猶这꤄个世界人类最原始的文字,相当于上一世的甲骨文。

      最下面是书籍与宝剑组成的图案唽,代웢表一文一武。

      三个图案四周是代表各行各业的事物,比如说麦穗、农具、织布机、车马嵾、船、◽扁担、碗筷、茶具等等。

      깒 李石假樻装数钱,来掩盖自己的哊情绪,数完一遍之后,他抬起头,平静地问道:“不知道一共有多少풢妖类?”

      吴晚霞回道:“总共五챧个。”

      李石剑眉一扬,五个,那不就是五千两银子?褗

      ྀ 假如一两银子能买到十斤猪肉窕,五千两银子就是五万斤,自己配合这其他食材一起吃,每天大概需要两Ȗ三百ﺃ斤肉,算下大概能连续吃饱两百天!

      “那个껭,李……⼶大人,能不能坐下来慢慢聊?”那边传来吴晚霞的声音。

      李石看着这个少女,发出了来自内心的笑容:“当然可以,来,进屋坐,你不是口渴盄了么,稍等一下,我去烧水泡茶。”

      既然要合作了,那޳就是生意上的伙伴,李石招待起来当然要热情一点的。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