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日葵视频观看完整版下载

      长生下了楼船,打算直接去无极门找岳平凡,指望岳平凡能尽快送自己回去,距离送猞岳珀回家的期限仅剩十七天!

      长生在城里,寻到一个和岳平巟凡他们穿一样衣服的练气士!主动搭话!

      长生:“这位兄台,可是无极门的弟子?”

      少年上下打量长生:“你不是我大荒本土人?”

      藮 长生:“我是来自荒外!与无极门岳平凡有旧!敢问无极门在哪?”

      少年警惕:“岳平凡吗?䭫你们怎么认识的?”

      长生耐着性子:“我曾与他拼杀妖族驯化场,杀得三进三出,救得人族无数!”

      少年一听,眼前一亮:“我倒是有所耳闻!走走,我带你去找他,你边走边跟我说说!”

      长生跟随少年前往无极门,路上长生将两次闯驯化场的事,平淡无奇的讲给少年听!

      少年听说风铃儿误食人中黄,咍吐的连胆汁都吐完了,笑的抱着路边店铺的柱子猛捶。

      知芡道猪妖口水掉风玲儿脸上㲶,长生给擦干净,把少年笑的直接躺地上翻滚!

      讲到惊心动魄处,ꅔ少年紧张的把手放嘴里,都咬出很深的牙印!

      当然,长生还是有意隐瞒了岳平凡和风铃儿开启元神秘境的事!

      馍说到㏺第二次人族驯化场,长生隐瞒了猞岳珀,只是把变形药说믴成自己带的!

      急少年很是开心,向长生索要了一瓶变形药和䌭等量的解药!

      “我也不白要,我用聚元气丹和你换!”

      长生打开瓶子闻了闻,又还给了他!

      “这种丹药我有一些,现在我也不需要了!你我一见如故,就送与你吧!”说罢,把自己包袱中,他觉得没啥用的聚气丹鵔全给了他!

      少年看着五十⸗多瓶的聚气丹,吃惊的说不出话来!

      “看你穿的寒酸,出手如此阔绰!你叫什么名字?你这个朋友我交定了!”

      “长生,长生果的那个长生!”

      “我叫风无影,我每个月只能领到三瓶,长生兄弟一次就给了我五十瓶。”

      “那囪你和风铃儿?”

      少年扛着包袱:“她是我堂妹,平时可凶了,总是欺负人,这次我可算逮着她软肋了,哈哈哈” 醮

      长生听他这么说也没没当回事!

      两人结伴来到无极门,守门的练气士乐呵呵跟风无影打招呼。

      “大喇叭师兄,去哪玩了?这么快就回来了!”

      ꣱ “少废话,我今天捡到宝了!回头告诉你们一些好笑的事!”

      风无影领着卞长生走近无极门!这里依謒山而建,山体就如一个剑乩柄,剑身深深插入地下,剑柄末端没入云端,上面有树木枝繁叶茂,树林间有楼阁建筑!

      跮 뻰这座山体四周光滑垂直,没有任何ლ可攀登之物!灵士们想要上山,只有靠自己的本事!

      峭壁下是一圈建筑,各个堂口按照八卦布局,拱卫圆柱珠峰!

      风无影:“长生兄弟,你又飞行法器吗?”

      长生摇摇头。

      风无影有点为难:“我的法器带我飞上主峰都有点勉强,带不动你,要不你再广场等我一会儿,我去找岳小子来接你!”

      长生点头同意!

      风无影从腰间解下腰带,向地上一铺,元气催动,腰带被祭起变大!风无影踩了上去,调动元气,腰带载着他忽忽悠悠飞向主峰!

      长生目送他飞去,就要到达主峰时,风无影好似喝醉了!左右横移,摇摆不定!努力了好一会儿,飘飘悠悠降落下来!

      看的长生一脸茫然!不多时,风无影满头是汗的跑了回来!

      嘿嘿笑道:“你给我的东子西太重了,可不是我本事不够哦!你先ౌ帮我保管,一会儿让岳小子帮我带上去!”

      长生接过包袱,风无影刚要离开,又折返回来!不好意思的干笑两声,从包袱取走几Ἰ瓶揣在ㇺ怀里!

      “这几瓶我还是能带上去的!”

      琍 风无影走后,长生坐在广场角落,实在无聊,就把包袱里的丹药平拿鄨出来,摆在石凳上。后退五六丈,욬用丹药打着玩!

      十几瓶丹药瓶打翻后,走近再扶起来,继续打着玩!

      几个练气士发现长生有十几瓶丹药,很是眼热!凑近一块差点急红眼!

      “停下,停下!你怎么这么浪费,不想要给我们啊!知道丹药多珍贵吗?等等,你不是我无极门的人!”

      长生:“我从外地来,寻个旧友!”

      “这些丹药是你的吗?”

      长生客气道:“之前是,后来我送给风无影了!”

      众人一겫听是风无影,一个个露出开心神色!

      “哦ǣ,是大喇叭师兄的啊!那你别浪费,他的就是我们的!”

      说着就去拿石凳上的丹药瓶!

      长生皱眉,风无影送你们是他的事,现在丹药在ꭊ自己手中,你们动就是我的事了!

      长生聚气左手,三鰐道元气丝将上前拿药的练气췶士缠住拉了回来!

      几个练气士动ꔪ怒:“反正你都扔了,给我们也算物尽其用,再说,你不给了风无影了吗?与你无关了!”

      长生:ꂝ“在我手里就是我的!没经我同意,你们不能拿!”

      几个练气士没好气,ໟ也没办法!悻悻的就要离去!长生拿出丹药继䍣续游戏!几颗丹药飞出,石凳上的丹药平发出清脆响声!把几个练气士馋的又这返回퍳来!

      “停停,别扔了!反正你也不想要了!跟我们赌一把如何?”

      长生闲的也无聊,有几个人陪自己玩当然好!当初羊雪钊就曾把自己笛子赌走!要不是风铃儿,笛子估计真就被羊雪钊拿走了!

      现在长生知道赌是什么意思了,尤其是自己的赌注,在自己看来着实累赘!

      “怎么赌?”长生看起来性质盎然!

      几人相互对视,脸上带着不易察觉的笑!

      一个练气士拿出一个袋子,从里边拿出一个鸡蛋大小的鹅卵石!向远处一抛!随即道:“我这乾坤袋里有很多鹅卵石,我们就用手中的鹅卵石去打刚才我丢⺩出去的那块!打中一次记一颗丹药!”

      另一个练气士担心长生听不懂,补充蘃道:“你击中一次,我们就给你ゾ一颗,我们击中一次就给我们一颗,各凭本事如何!”

      长生想了想,偷偷取出一个捕猎令!元气探入,发现自己还有不下五千瓶固魂涆丹!

      长生:“聚元丹就这些了!已经归风无影了!不能拿来赌!”

      众人一听很是丧气,一个个激将长生!长生随后道:“不过我聚魄丹还有一些!”

      众人一听,眼珠子瞪得大大的!

      “你真有?”

      长生点头,从捕猎令取出一瓶递给他们。

      “真的是聚魄丹!堂主每月才能领一瓶!”

      “咱们是不是要发了!”

      “可是他会用聚魄丹ъ和我们赌吗?”

      众人看向长生!

      长生一摊手“无所谓,玩玩看!”

      “拉钩,谁反悔谁是小狗!” 暒

      长生疑惑:“小狗是什么䩜种族的妖?”

      “别管了别管了,开始吧!”

      对方八个人,第一轮每人扔一次,三个人中了!长生没有中!

      没中算平手,长生给中了的三人每人一颗丹药!

      第二轮,五人中了,长生没中!

      接下来十几轮,长生都没中,自己的一瓶聚魂丹分发完了!

      看着他们开心的不得了ꨘ,长生也乐呵呵的!这时长生好像反应过来了,自己一对八,就算⡙每次全中눀了,只要对方有四人中,只能是平手!

      长生眼珠一转,玩心大发懹!

      长生:“不玩了!”

      众人又开始嘲讽激将!

      长生:“我是说一次就赌一颗不玩了,咱们一次一瓶如何?”২

      众人一听差点蹦起来!这不白送丹药嘛!立即答应!

      长生:“规则需要改一改!” 좟

      “怎么改,你说!”

      “每次两人一组和我比,鹅卵石的僨距离要延长一倍!”

      众人窃窃私语!

      潦“之前他一次都没中澋,是个外行,就算我们不中,他也不会中!”

      “师哥,你技术好,你多玩几次,我们少玩几轮,赚他!”

      结果几轮下来,这八个练气士最少的得了眱七瓶丹药,最多的得了二十三瓶!

      长生见时机成熟:“玩的很开心,发财不能只顾自己,多叫些人竩来玩!我这里还有很多呢!”说着还摆出两百瓶炫耀!

      鼂 “你别走啊!我去找人!”

      长生悠哉悠哉的等人来! 갩

      一会的功夫,广场聚集了几百练气士,都想碰运气!

      长生站在石凳上喊:“这么多人玩,一个月也玩不完,不如改一下规则!放心,对你们绝对有利!”

      众人眼馋之前萹得到丹药的人,催促长生快点公布规则!

      长生:“这样,我向天上丢一块石头,你们一起用手中的石头去打,一个打中了!我每人给一瓶!打不中我也不收你们的丹药!”

      쿜 长生顿了顿:“然后你们选一位代表,往天上扔石头,我若打中了,就每人给我一瓶!”

      见众人议论纷纷,都拿不定主意,长生干咳一声!

      “你们拿聚气丹,赌我的聚魄丹!万一赢噚了,你们血赚!”

      “赌了!”众人一致喊到!

      突然一个声音:“你有那么多丹药嘛?”

      众人又开咮始疑뢿虑!

      长生后退两丈,将捕猎牌的四千多瓶丹药通通放了出来,堆成小山一般!

      众人哈喇子都流出来了!

      第一轮长生拿着石头,稀松一抛! 躯

      几ᦣ百个石头尾随而髏至,随后一阵欢呼,没人一瓶丹药,个个开心的合不拢嘴!

      轮擎到长生,丢出去没打中,众人心中落下一块石ś头!

      第二轮,长生握着石头开心一笑,元气聚集在手,狠命一抛!

      众人傻眼了!石头很快消失在天空!片刻后有人高喊:“下来了!”

      乱石飞空,却没一块打中!石头直直落在长生手中!

      长生手中石头起伏,笑看这些练气士将丹药摆了一堆!

      第二轮,一个灵士抛出石头,长生紧随其后丢出石头,石头在空中碰撞爆碎!

      几轮下来,这些灵士手中的丹药全被长生赢走!

      ᅺ有的人ࠈ还跑去借丹药,回来又输了!这时人们才知道,长生扮猪吃老虎!

      璅 裴 一个声音响起:“你们都退下,不去修炼,在这里干什么?”

      鼵众人听到这个声音,立时全좥都退走!

      长生不紧不慢的将聚魄丹收入捕猎牌!看着成堆的聚气丹也懒得要,本打算玩够了,还让那些人分뛛了!哪知被这一吼全跑了!

      ࢜“我说哪里来的野小子!竟敢在这胡闹!”

      长生慢悠悠转头㹲:“是他们非要玩的,我又没勉强他们——羊雪钊!”

      那个长羊角的少年一愣!

      长生可算见到熟人了,上去抱住羊雪钊转了两圈!

      羊檢雪钊眼珠转了转,挤出笑脸:“是你啊?你怎么来啦?”

      长生高兴的眼泪都要流出来了:“说来话长,可算见到你了!岳平凡和风玲儿呢?”

      羊雪钊显得有点不太自然:“呃!他们,他们有事,有事!暂时来不来了!不过,一会儿就到!”

      长生无法安置激动的心:“我这次来,是想请你们帮忙把我送回去!越快越好,猞岳珀回家的日子临近,我要尽快赶回去!”

      羊雪᠈钊:“哦!好好!你来看我们,攕没带啥捁东西吗?”

      长生疑惑。

      唼 羊雪钊:“比如,刚才你收起来的丹䯞药,不是带给我们的吗?”

      长生一愣,当初岳平凡他们离开时,ヘ带走三种品阶丹药,各满⪉满一坛丹药!

      当时羊雪钊还说足够大荒三年用度了,怎么现在眼馋自己这蟾点家当!

      长生犹豫一下道:“这些下等品阶丹药你看的꙰上?都给你便是!对了,你答应再见面锢把头上羊角送我的,说话算数吗?”

      羊雪钊一惊:“啊?”

      长生搂着羊雪钊먺悄咪咪道:“我不白要,养魂单,固魂单各给你准备了五千瓶!”

      羊雪钊一惊大喊:“真的?”

      长生赶紧捂住봬他嘴巴:“小声点,这时你我的交易!”

      羊雪钊眯眼合计“反正犄角还能再长,丹药可是希货!”

      “好,你锯便是!”

      长쪎生冷笑,从元神秘境取出弯刀,按着羊雪钊后脑勺就要下刀!

      “羊怀生,那个赌药的傻小子在哪?”

      椳 羊雪钊赶紧起身,看着长生手中的长刀:“快收起来!”

      长生看去,十多个羊雪钊出现!长生都傻了!

      “羊佩鱼,你坏我好事知不知道?”

      “囕羊怀生,你想独占丹药没门!”

      “羊九干,关你何事!”

      “独吞就不对!”

      “你们这不也屁颠屁颠跑了了吗?”

      鏃 ……

      长生看着一群羊雪钊吵吵嚷嚷,分不清谁是谁!

      不多时,岳平凡带着风铃儿,羊雪钊和风无影,乘坐飞毯降落下来!

      长生看看羊雪钊,再看看吵架的羊雪钊们!

      “你们怎么长的一模一样!”

      羊雪钊:“哪有?我比他们帅多了!”

      长生:“你们能分的出来谁是谁吗?”

      风无影挨个点名,长生惊讶푦:벨“你怎么区分的?” ྋ

      风无影:“犄角不一样!”

      长生“……”

      最后长ꉂ生和岳平凡他们商议回城的事宜,岳平凡告诉长生,飞毯绕过讉魔族领地,七日可达昆仑城!

      长生奔走大荒中

      偶遇灵士风无影

      縹 衊 五级门内赌醘丹药

      错把羊群当雪钊

      ————分割————

      复工了!准更成问题!尽量保持日更两章不短篇!

      为了书友(尾号728069)每日的两推荐票也要继续下去!哈哈哈哈哈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