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瓜app破解版无限看破解版

      原来郭盼兴便是当年帝刀阁阁主郭狗蛋的重孙,当年问刀阁被毁狗蛋负伤逃走之后,他䰋的媳妇带着툅年幼的儿子东躲西藏,想让他儿子替父复仇,但是在东躲西藏的逃难日子里,活着亼都ັ是奢望,谈何复仇?

      等到重孙郭ﵞ盼兴出生,他父亲给他起名“盼兴”,就是希望郭老能够东山再起,好在郭盼兴天资聪慧,自幼学刀,拜师偷师只要是刀法都不愿错过,吃尽了苦头,才学有所成。

      䙜 但是青木派早已发展成炎月帝国岭南道第鋭一大门派,并有扩张慼之势,目前雷氏一族势力范围西北道也发现뻀了青木派发展的踪迹。

      所以仅⹃凭一个郭老不ퟕ足以撼动青木派。

      另外由于郭盼兴痴迷刀法至今未婚,眼见年老无后,老无所依,便投入平西王雷氏门下归隐至今。

      以至于江湖之上传言当年名震江湖的刀痴鰧郭已经去世多年。

      赤焰重现,揭开郭老心底的伤疤,追忆先祖,郭老泪洒大厅。

      当从田磊嘴里得知郭狗蛋的遗言之后,郭老也不再吝啬,把平身绝学毫无保留的教给了田磊,这自然是后话了。

      田磊也毫不保留把焚天刀诀转述给郭老,但是他们俩并不是以릥师挐徒相܊称。

      䅬 田磊的出现,让郭老眼里看到了帝刀阁重建的期望。

      那一日之后,郭老似乎变了一个人,眼神不再迷离,整个人都充满了精气神,靡仿佛年轻了二十岁。

      ……

      㯬 那一麙日接风宴,对于平西王府管家王硕琸,也可以说是炎日帝国皇族旁支叶烁来说,是送行宴。ጞ

      平鮤西王雷镇山与王硕相识相묣处四十余年悔,ꌐ即便再别有用心的”接近平西王雷镇山,四十余年的相处也难免日久生情,那一日王硕和平西王喝的酩酊大醉,痛哭流涕。

      “你小子藏得深啊,说什么滴酒不沾,说什么一口就醉,我看全唬人的,这都一坛子老友酒都下去了,你还能喝栞啊!”平西王雷镇山䱄双眼迷离,醉汹汹的说。

      本“回王爷,老哥哥,我酒量是不行,那没骗Ꝩ你。”䴦平西王府曾经的管家王᝘硕,“可是今日,不是我酒量好,而是我舍命醉一宿!”

      浻“好一个舍命,如果你不是叶氏子孙多好,你走了,我连个唠嗑的人都没有了。”平西王雷镇山幽幽的说。

      “唉,这事不提也罢,是筇我对不住老哥,但是小弟我身为叶獪氏子孙,不得不隐姓埋名。”叶烁长舒一口气,䒕仿佛整个人都轻松了。

      “以后我就是光明Ὂ正大的叶烁㹏了,也不用再对老哥哥遮遮掩掩了,来,再닇干一杯!”

      一摊蹱酒下去之后,一直谨小慎微的叶烁烂醉如泥詖,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唉⎪,醉了也앦好,醉了就什么都ラ不知道了。”平西王雷镇山双眼微红,“等你醒了,你就已经离开了ǿ……”

      ꔅ “爹,现在该怎么办?”雷定晏这时候䦘走了过来。

       뢦“用我的马车,送他回京都吧!”平西王雷镇山怅†然若失,双眼盯㎃着天花板,“走吧,他走了,就该咱们反击了。”

      “是,父亲。㑷”雷定晏犹豫半天,还是忍着心中疑问,按平西王的ꂉ吩咐去办。

      “来人,扶王叔到王爷马车上,送他回京!”

      “走陋了,走吧……马车上有金票五千两,算是老兄弟ꘘ这四十多年的薪水吧。”

      “四十三年,四妭十三年,我相信䚨他无恶意,也是因为他,我忍着,任由各种宵小在柍我头顶上撒野㶻。”

      平西王雷镇山的眼神逐渐坚定起来,他眯起眼,総露出十几年未见的凶⪫狠,“现在我老兄弟走了,就不用顾忌谁的낗面子了,我也不用再看他们的脸色了,这十几年该讨的债也该讨了!”

      “时间久了,他们似乎忘了谁才是这西北的王!”平西王雷镇山双眼一睁,虎目圆睁,目光如电是,毫无醉意。

      ꓎忠驷侯雷定晏心头一跳,心中暗喜,曾经威震西北的西北王终于回来了。

      ؆

      “这里人多眼杂헋,明日携带廷剑和)田磊回平西王府。”平西王雷镇山下令道。

      …… 蔳

      这个世界注定有人欢喜,就有人悲伤,就在平西王府狂欢的时候,䅇鸽老头却暗自神伤,以泪洗面☠。

      今日他求见平西王雷镇山未果,此刻잭他心灰意冷,放飞了最后一批鸽子之后,他听着外面响彻连天的烟花爆竹,突然发꽘现这这只能容纳一人的房⊤子却出奇的空旷。

      “凭什么!”

      憬“啊……”

      鸽老头攥着拳头怒吼着,但是他所ᮇ有的愤怒不满都被烟花爆竹所掩盖。

      他忧伤的眼神里闪过一道精光。

      还有一个人也是忧伤的。

      醉卧在平西王马车里的叶烁,睡的昏昏沉沉,但௎是脸上挂着两行热泪,嘴里念叨着,

      “大哥,我没有做出对不住你的事,你也清楚,⮣廷剑之事也不是ꢲ我指使,但是这个锅我背了!”

      “算是为你做的最䌗后一件事吧!繰”

      ……

      “要不要告诉四叔军弩的ᘒ事?”在王府厕所,雷廷剑和他的骺两位哥哥,还有田磊商量道。

      “我觉得还是告诉二爷的好ⳙ,ܺ尕叔他……”说话㾿的是雷廷俊,说起雷定晏他有些犹豫,闭口不言。則

      雷廷剑四叔和雷廷俊父亲为堂兄弟,雷廷俊爷爷早逝,一脉单传,雷廷俊父亲能有今日成果,皆受平西王恩泽。

       “嗯,大哥说得对。”

      “我也觉得这样好一些。” 

      几个人一致同意直接告诉雷镇山一切。

      “可是爷爷喝醉了,咋办?”雷廷凯突然说道。 戡

      “啊,刚才还不是好好的,还给我传令说要我明日随他去平西王府。”周雷廷剑惊讶道。

      “真没想到王爷爷居然是炎日皇族安插在我们雷氏一族的卧底,爷爷不是与炎月大帝是发小么,怎么还会这样?”雷廷凯愤愤不平道。 ᔊ

      “因为炎日帝国日趋统一,并不是三ﳚ王之乱后才对各王猜忌加重,而是在这之前就对各王猜忌不已,更不用说我们团结一致雷氏平西王,所以这也不奇怪。”

      雷廷俊沉声分析道,末了还加了一句,“这也能理解。”

      껳“욝廷剑,你遇刺这事千万不能大意,一波接一波,尽管那个㹇王……叶烁已被逐出西北道,但是他与㬒你也无冤无仇,所以这幕后指使非同小可,你还需万事小心。”

      “嗯,谢谢大哥,我会小心㭐的。”

      “我⌜和大哥明日就得出发赴京,已经耽误几日行程,再迟几日就壺按时赶不到了军营了,那可是大事,这以后……”

      “大哥,放心,如今我回来了,峱应该就安全了,只是我不知道那个王硕为㟿何要杀我?”

      “这个……看样子,爷爷应该清楚,你可以问他。”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