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在鸡上写作业好疼

      働……

      三人进屋后来蛾到客厅,在这里还有两个女人坐在沙发上,看上去是母女,其中母亲正在帮女儿用毛巾熬着头上的伤口。

      吉田千绘,53岁,吉田冈平的날老婆,以前是菊浦市另一座国中里的老师,现在已经退休,在家里当家庭主妇ꡮ。

      那个年轻的힪少女是吉田쟩亚希,24岁,现在已经参加工作,在菊浦市的某服装店里上班。

      “怎么回事?!”吉田冈平看见女儿受伤了,赶紧走到沙发旁关心问道。

      “老公,你刚才出去的时候亚希在厨房里做饭,突然上面的餐具貪掉下来砸中了㉋她。”吉田千绘对自己的男人说。

      “爸爸,他们两个是谁?”躺坐在沙发上的吉田亚希看见了羽川修二人。

      “您好,我是加诚海斗,是一位阴阳师,这뺕是我大哥。”加诚海斗走上前说道。

      “阴阳师?什么吗,还是孩子,父亲㕠你怎么能花这种冤枉钱?”吉田亚希似乎非常不高兴,她的^眼睛里明显能看出怀疑。

      ᛡ“亚希别说了,是我让你父亲去找的。”吉田千绘在一旁打住女儿,随后看向ᩡ加诚海斗微笑道:“您不要㤇见怪,我和你父亲以前是师生关系,所以我才‚知道你们家阴阳师的事。”

      ܔ“哦!前ࢴ辈你好!”一听是自己父亲的䱞老师,加诚海斗霸出尊敬鞠了一躬。

      “那么,我们是否能谈谈正事了?”羽川修走了上来。

      “听说你们家最ࠂ近在闹鬼,对吧?”羽川修问道。

      “是的,本来我们也不怎么相信弄鬼,但是已经发生了好多쾟次,我们实在是没有办法。”吉田千绘说道。

      羽杢川修凝重的点点头,“介意我在房子里到处看看吗?”

      “您请便。”吉田冈平对他点䙕头同意。

      “走吧。”得到同意的羽川修对加诚海斗说,然后两个人开㿁始在房间里到处看着。

      离开客厅,羽川修打开眼ᇐ罩Ἵ亮出写轮眼,两个蝌ꑎ蚪般的勾玉在瞳孔里旋转着,对房间进行洞察。

      在写먿轮眼的帮퉲助下,羽川修看见走廊这里很安全,没发现任何异常。

      녔接着他们向厨房走去,这里是一个重点,要考察的地方,不久前还有人在这里受了伤,如果真的❍是超自然东西的话,肯定会留下一些灵力之类的。

      来到厨房后,两人站在厨房门口对里面看了看,这个厨房面积还挺宽阔,装修的非常整洁标志,而且打扫的也很干净,渼正门对着的窗户正打开在通风。

      羽川修用写轮眼在里面到处짝扫了扫,当扫到右边灶台上面的柜门时,写轮眼瞳孔微微켱一缩,他在那柜门上方的把ﭑ手看见了一个蓝色的小手印。

      快帴步走过去,羽川修来到这里对上面进行检查,他这次清晰地看见手印上面有非常㣗微弱的蓝色能量反应。

      “灵力!”

      羽川修心中一震,这次确定了,这⬄绝对是超自然东西留下的。

      “怎么样修大哥?”加诚海斗在一旁问。

      “错不了,这里的确有灵魂存在。”羽伫川修郑重道。

      加诚海斗闻后心里也是咯噔一下,本是抱着看看的心理,看来这次真的不会轻松䵎啊。

      “看的怎么样?”厨房门外传来吉田冈平的声音。

      羽川修赶紧把眼罩拉下来,转过身对他严肃道:“已经确认过了,的确是有个鬼魂在你们家里。”

      “是啊,还请你们想想尢办法,ꋮ我们已经无法忍受这种日子了,拜托了!”吉田冈平又对他们鞠墘躬弯腰。

      캜 碰咚!

      䂿 突然,楼上䅨面传来动静,像是物体摔倒在地上发出的뺐声音。

      퍴羽川修皱眉的看紀向头上的天花板,“你们家楼上还有人在吗?”

      “ᢌ有,这上面住嫲的是犬子。”吉田冈平回道。

      “带我们上去看看。”羽川修请求道。

      在吉林冈平的带领ᱻ下,他们来到走廊侧边的楼梯向二楼上去,不一会儿就来到了二楼靠着窗户旁橣边的一间房间门外。

      ဇ 吱!

      吉田冈平打开了房间门,带着两人进入里面。

      ⹫ 刚过门口羽川修就不由身体一震,他眼罩下的写轮眼看见这个房间里竟宸然有不少㣹灵力在空中飘荡。

      在不远处的床上还坐着一寿名八九岁的男孩,一个人在那里埋头玩着高ቔ达类型的玩具。

      不过羽川修看见这个孩子后却微微皱眉,写觧轮眼的悴视觉下能清楚眊的看见这个孩子的大脑有一团乒乓球大小的蓝色能量。

      䕫有问题!

      羽川修十分确认眼前的孩子有异常,不光是他脑袋ㆲ里的蓝色能呒量,孩子本身看起来非常的内向呆木,甚至是孤僻,搞不好可能被鬼迷住췣了也不好说。

      “这是我的小儿子翔也,今年九岁了,是我和太太到了中年才要的。”吉田冈平介绍着。

      “吉田先生,我知道问题出뛌在哪了,你家的孩子很可能被鬼附뀬身了。”羽川修严肃的看向他。

      “不…不会吧?!”吉田冈平听后吓䎝的脸色苍白。

      “我还不完全确定,但我敢保证这和你的儿子离不开关系。”羽川修认真的说。

      加诚海斗听后走到坐在那里的翔也身边,弯璳腰看着正在玩玩具的翔也温和出声:“翔也,能告诉㿪我你在玩什么吗?”

      ➾ 翔也慢慢将头扭过嘀来釘,当他看见加诚海抖身上挂满的护身符后,眼里顿时露出了惊毄恐的表情。

      ㏨“走开,你走开!正树说他讨厌你!”翔也拿玩具打着加诚海斗。

      暧“你…你说什么䢫?正树…!?”吉田冈平看着自己的儿子浑身不由发颤起来,脸上惊恐的都冒出了冷汗。

      “你认勯识吗?”羽川修皱眉的看着他。

      榫“那……那是三年前来我家溺亡的ீ孩子。”吉田冈平缓回神后答道。꽬

      뼅咣当咣当!!!

      羽川修和加诚海斗两書人还没⼵从震惊中回过神퉜,房间里的家具突然剧烈的颤动起来。

      “怎…怎么了?”加诚海斗也不由惊慌了起来。

      羽川修也面色一紧,赶紧摘掉眼罩露出自己的写轮眼,对房间中进行观察。

      “那是!”

      羽川修看见窗户那边时目光一凝,只见在窗户外竟然有一个脸色惨白的小玖男孩,正对着他们在那里诡笑着。

      “加诚!小鬼在窗户那边!”羽川修喊道。

      쵭 加诚海斗闻后一愣,随后快速从身上掏出符咒纸,向窗户那里扔去。

      呩 窗外的鬼男孩看见后嗖的一下溜了下去,符纸并没有贴中他。

      羽川修赶紧跑到窗户旁边向下面看着,正好看见不远处有一口水井。

      在写Ɉ轮眼的视坳觉效果下ញ,羽川修能看见这口水읡井里有丝丝蓝色的气묝息在往外飘着。

      “走뎬!到后院!”㍅羽川修闭上右眼回头对两人说。 ᘋ 汄

      他们跑出房间直接冲下楼来,一股火的跑到了后院。

      来到井口旁边,羽川修走到前面打鞶开写轮眼,向井里低头看了看,结果除了水以外并没有发㊉现小鬼的影子。

      晋啊!

      这时,屋内又传来母女两人的尖叫。

      羽修川三人一惊,又赶紧掉头跑进屋里詾。

      㽏 当来到大厅处时,只见吉田亚希正在走廊处的过道外,一脸惊恐的看着面前的地板,那地上留下了许多小孩的带水脚印ห。

      伒羽川修他们来到这里也看到了地板上的脚印,这让他与加诚海斗都不由凝重起来。

      (各位观众老爷,请拿你们手中的票票砸我,欺负我,羞辱我,用票票逼我喵加更,让我有点析动力ද)(≧?≦)/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