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游戏设定>

      冷文斌接过话筒,起身؀,然擨后往台上走去。

      到了台上后,看都不看主持人,而是直接面对各路媒体和在场的所有人。

      “大家好,我是冷文斌,爱心是齼什么?不是嘴上说说,而是实际行动,比如再坐的都拿出了自己能力范围낪之内的力量,金钱多少不能代表你的爱心多少,因哸为爱心就是爱心,它是无价的。”

      坎“目前东方集团申请的᱘东方儿童救助基金会已经下来了,我在这里向所有人宣布,绝对的煡账目透明化,因为我们选人非常严格,我们的目的是帮助孩子们,所以我们需要的也是“天使”。”

      何施雨在后面那个气啊! 顿 囎 “何总,我们用不用䶇闭掉他的麦?”

      何施雨现在想打人,现在什么时候,直播中,更大媒体记者都在,世家豪门也来淨了不少,这个时候闭掉麦?

      迸 “你,立刻去公司结算,以后不在是何氏的人了!”

      何施雨一句话立刻就让本来嘈礱杂的房间一静,然后又恢复窃窃私⦆语,但是却没有一个出来求情的。﨧

      ੁ “呵呵!好一툰个何大小姐,不愧是텳何妹大小姐,我也是眼瞎了会来你们何氏,辛辛苦苦₺服务垓了䗵你们何氏三年的时间,换来的就是这ǿ样的结果,同志们ﮯ好好看甿看吧!”

      愤怒的走了,伤心ꉥ的离开了。

      ﹡何施雨对于刚才的话没有一点蛼表情,因为她不是第一次听到ⅇ这样的翴话了,比这个㜵还难听的她也听过,人就是这样,从来不会第一时间在自己身上找原因。

      ⦜有了冷文斌突然搅局,ၑ让这次的͢活动就显得有点尴尬了,但是不管是捐献还是最后的拍卖縜,都是为了尽心,所以冷文斌ণ没有继续挑事儿,而是选择了离开。

      打击敌人有的是机会和手段,但是做人必须有自己的底线和撊坚⬉持,不然就废了。

      똍对于冷文斌的离去,何施雨并没有感到高兴和感激,而是不屑居색多,要是她有这么个机会一定不会轻易放뿁过对方的,可惜,她没有。

      ʤ......

      一间无人安静的房间里,病床上躺着一个人,眼睛紧闭,只有偶尔医疗器械发出的声音,才让人知道这里还有个病人存찞在。

      瘝 随着外面走廊里传来高跟鞋的声音,峖门慢慢打开了。

      何施雨坐到病床前,看着躺在床上的那个人,眼睛直了,同时泪水决堤。

      也许在这无人的地方面对他的时候,何施雨才会放下所有룱的伪装可以做自己。

      巁 쓒 “小白,你知道吗,我又输了。对不起,瑛可能短时间内我没办法打倒他抢回⠚你心里的뭅那个她了。呜呜呜...”

      葆 洭不知道何施雨是为什么伤心难过,是输给了冷文斌吗?还是因为床上的他?是因为他心里的那个不是何施雨?

      扦੆不管什么原因,这一刻何施雨就是个孩子,哭的不行不行的。

      볞没人看到的是,病꛻床上的人的手指,动了一下。

      ......

      冷氏集团,冷文礼的笋办公室里。

      “喂,我是冷文礼。”

      “冷䑓家大少爷,我是何氏的何纪中,我想뉆和你们冷家谈谈。”

      电话挂断,冷文礼陷入沉思,对于冷文斌和何施雨之间的较量,他当然是知道的,这个时候何家的ꄓ家主≒竟然想要插手,这就让冷文礼僳不解了。

      虽然看似冷文斌和何施雨闹的很凶,可是大家都明白,只有输赢可分,但是对于其他是没什﵏么影响的,䨋这也是冷文斌一开始没想和何施雨较劲的原因。

      츥因为他知道,再怎么样也不能拿何施雨怎么样,至于损失譂的钱财,根本上不了台面,除非能让何氏伤筋动骨,不然没意义。

      而何纪中之所以插手,是因为有点看不下去了,以前因为忙没时间管何施雨,所以放任她胡闹,现在何ష施雨已经接手了何氏,所以就不能任性胡闹了。

      最重要的是,何氏和冷氏拼不起,笰作为一家的支柱,他当然知道一些别人➲不知道的事情,所以只能尽快缓缓关系。

      当然他也䐶知道何野施雨这么做的目的,就是知道了才出来阻止,为了一个根本不爱她的人弄出这么大的事情出来,何纪中已经怒火中烧了。

      所以他的第一个决定睃就是暂停何施雨的一切职务,然后联系冷家䡚开始缓和关系,并且拿出诚意出来。

      可是冷文斌知道后并没有因此而怎么样,因为ᦾ他明白,끦何氏之所以低头,不是因为拼⶝不过冷家,而是不可明说的原因。

      所弿以今后何氏和冷家已经不可能和平无⦞事了,只要黶有獻机会,双方不介意落井垢下石就是了。

      但是目前来说,何氏和冷家可以暂时的相安无事。

      “冷总,目前何氏已⊤经不在和我们较劲了ᨪ,我们的方案是否要做ꭊ出改变?”

      冷文斌看了一眼傅丽듓云。 肓

      “不需要,按照我们的步骤来就好,何氏那边ꘔ不用管他们,做好自己就可以了。”

      ቩ 꺯 要是一般人,或者冷文斌不是那么成熟,也许会因为何氏的退让他做出改变,可是冷文斌是成熟的,在商场里,仁慈等于㶂自取灭亡。

      冷文斌䢀这边的动作,何纪中自然立刻就收到了消息,但是目前不能有多韬余的动作,因为这次的确被kn 打了一个措手不及,也许在高处太久了,失去了警惕性。

      “大哥,冷家的老三,分明就是故㫺意的,我们已经拿出诚意了,他怎么还这么做?难道真以为我们怕了他们不成?真不㒢敢战一场吗?”

      何纪中看了一眼自己这个弟弟,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但何纪中感觉是故意的。

      “老二,我们是不怕,但是现在不能也没有蒼必要,至于原因你不需要知道。”

      䲧 何纪磊神情一顿,他知道这大哥在敲打他,可饊是就当没听明白。

      “好吧,既然大哥这么说了,那就只能暂时忍了。” 剩

      何纪磊略显气愤的说着并看着何纪中。

      “砰!”

      何纪磊出来随手把门姹关上了,然后回头看了一眼,然后回身整理悌一下ꘘ自己,然后挺胸헩迈步的走了。

      只是心里一直有⺳个䞁声音告诉他:“快了,这个位置一定是自己的!”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